章煌脸色难看,他抬起头盯着宋思思:“这些你们是怎么搞到的?”

  “这些都是夏青自己拍摄的,这个是夏青的癖好……”宋思思沉声道:“至于怎么弄到手的,就是随便用了点手段而已。”

  “章煌先生,让咱们华夏的人都用上令我们华夏自豪的智能手机,不仅仅是你的梦想,也是我和我们老板的梦想。我希望你能够加盟凤凰,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章煌先生,希望你能加入我们!”我也站起身子,对章煌伸出了手。

  章煌看了我和宋思思一眼之后,他最终伸出手和我握在了一起。

  成了!

  离开苏杭市的时候,我坐在后排,盯着宋思思道:“原来你早有准备,怪不得这么自信?”

  宋思思哼了声,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夏青喜欢搞女下属的老婆,寻求刺激,这事情,底下不少人都知道。章煌每天沉溺做手机,自然忽略了这些事,连自己老婆被夏青搞了都不知道!”

  “这夏青也是,他要想玩女人,什么样的女人玩不到,偏偏要搞良家,而且章煌这样人的老婆也不放过!”我冷笑道:“这可怪不得我了!”

  “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刺激么?”

  宋思思听我这么说,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就盯着我,笑眯眯的道:“再漂亮的女人,都有玩腻的一天不是么?你们男人那点心思,谁不知道?”

  宋思思这么说着把,她的身子就朝着我靠了过来。

  见到她这样把香喷喷软绵绵的身子靠向我,把我给吓了一大跳,我已经习惯了被宋思思勾引,但是现在阿丘还坐在驾驶座开车呢!

  宋思思,你还害臊不?

  我心里骂了声,然后情不禁的看向阿丘,我发现阿丘一脸认真的开着车,眼观鼻鼻观心,都不看向后排这边。

  我赶紧挪动了下位置,远离了宋思思一些。

  宋思思见我这个动作之后,情不禁的白了我一眼,然后道:“老板,现在章煌是搞定了,但是对于君雷,我想就有些困难了!”

  “此话怎讲?”

  宋思思看了我一眼之后,道:“公孙蓝兰这个女人很有手段,她的两个哥哥,一个从军,一个从政,所以公孙家的生意基本上都是公孙蓝兰在负责,君雷这样的人才,公孙蓝兰怎么可能放手?”

  我皱眉。

  确实,君雷给公孙蓝兰创造了不少财富,况且,公孙蓝兰也给君雷开了很好的条件,君雷怎么可能会跳槽?还有一点,公孙蓝兰很有手段,同时女人的报复心都很强,这一点我想君雷很清楚,假如君雷真的加盟了我们凤凰集团,那么保不准公孙蓝兰会对君雷展开报复,到时候凭借公孙蓝兰的手段,想要君雷消失,或者说是断手断脚之类的,太过简单了。

  而且,还让人抓不到证据!

  她公孙蓝兰绝对有这个能耐……

  所以,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花高价,超过公孙蓝兰给君雷的高价让他跳槽,君雷也未必敢跳啊?

  赚再多的钱,没命花,或者说要一辈子躺在床上或者坐在轮椅上花,有什么用?

  宋思思说到这里,她看向我,道:“君雷这个人才我们非常需要,所以,老板,我希望你能够和公孙蓝兰好好谈一谈,让她愿意把君雷让给我们!”

  我看着宋思思苦笑道:“君雷这样赚钱的好手,公孙蓝兰怎么可能愿意放手?况且,她和我还有仇!”

  “是么?”

  宋思思听我这么说,意味深长的看着我道:“老板……我怎么感觉你和公孙蓝兰之间的关系好像挺好啊……她过生日,好像也专门邀请了你,对吧?还有,在生日上你闹那么大,公孙蓝兰竟然没有对你做什么,我想要是换做其他人,估计要遭到公孙蓝兰的报复了吧?”

  听完宋思思的话,我不禁无语,暗想那天晚上,老子的车都被公孙蓝兰给撞坏了,而且那天我还救了她一命呢。

  “老板,挖君雷的事情,一切要看公孙蓝兰愿不愿意放人,这一点,只能靠你自己出马,思思无能为力!”

  听着宋思思的话,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都在沉思!

  君雷可是个人才,就算是朋友之间,也未必可能会放手,毕竟这个世界,谁也不会嫌弃谁的钱多。更何况,我和公孙蓝兰之间所谓的“关系好”其实就是在相互利用而已,我相信,等我没有利用价值的那一天,公孙蓝兰对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会把我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酷aj匠◇F网正|版$*首l发

  把阿丘和宋思思送到凤凰会所的时候,恰好是下午饭时间。

  我打了电话问表姐,表姐说她在外面有应酬,不回家吃饭,所以我就寻思和阿丘,还有宋思思一起吃饭,但是没想到宋思思说让我尽快找机会和公孙蓝兰接触,谈谈君雷的事情,能够争取到君雷,尽量把他争取过来。

  我苦笑了下。

  不过想到了自己的互联网帝国,我还是咬牙拨通了公孙蓝兰的电话。

  “哟,张成,怎么主动给阿姨打电话了?”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了公孙蓝兰那性感妖娆的嗓音,听着她这嗓音,我忽然冒出了一种狠狠*她的冲动。

  我也不知道为啥,反正就觉得公孙蓝兰这女人特别欠。

  “阿姨,今天晚上没应酬吧?我想请你吃下午饭!”

  “咦,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主动请我吃饭?”公孙蓝兰那意外的声音传了过来。

  “阿姨,赏脸不?”我笑道。

  “行,阿姨正好找不到人一块吃饭呢,说个地点吧,阿姨打扮完就开车过来!”

  听到公孙蓝兰答应了之后,我快速的说了地点,然后挂了电话。

  其实,最好招待人的地点,就是江南会所了!

  不过,江南会所对于我和表姐都挺重要,公孙蓝兰是敌对关系,所以招待她我还是选择了其他地方,地点就是外滩一处不错的酒楼。

  见公孙蓝兰的时候,我寻思自己是不是应该提升一下魅力,学着林伟那货一样喷点费洛蒙香水之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求签到,撸撸,投出免费的挖掘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