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高诗梦摔倒在地上之后,我的心里没由来的一疼。

  很想上前去把她扶起来,但是,我的脑海里想到了她和夏婉玉之间的对话,以及她出入那间夏家的私人会所,和夏婉玉会面的监控,我就特别气愤,只要是我用真心对待的人,一旦发现对方在欺骗我之后,我都是无法忍受的!

  “老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高诗梦哭着喊道。

  “你的话我再也不会相信!”

  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倒在地上的高诗梦:“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

  话音一落,我就转身,转身之后,我发现自己的胸口憋得难受异常,深吸了几口气,吐出了口中的浊气之后,我咬着牙,不顾高诗梦的哭喊声,一步一步的离开!

  我怕!

  我怕自己一旦停住了脚步,就会对这个欺骗我的女人心软!

  因为她那种伪装出来的温柔眼神,会令我心疼,令我沉醉,我实在无法想象,为什么漂亮女人都这么能演戏!

  难道真的如张无忌她妈妈说的一样,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么?

  我的身后。

  在我离开一百米之后,吴叔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出现在了高诗梦的面前,吴叔之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一直都距离得远远的,怕打扰了,等看到了高诗梦被推到在地上之后,他才预料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所以飞快的赶了过来。

  “小姐,你没事吧?”

  吴叔蹲在地上,检查高诗梦到底有没有受伤。

  “吴叔……他不要我了……从此之后,他不会在和我说话了……”

  “小姐,怎么会这样,之前还好好的!”吴叔疑惑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是夏婉玉!”

  高诗梦脸色痛苦,道:“是夏婉玉,肯定是她和张成说了我和她合作的事情,所以张成他不再相信我了!”

  “我去和张成解释清楚!”吴叔说着,赶紧就站了起来。

  “吴叔,不用了!”

  高诗梦突然摇头,她看着吴叔,眼圈红着,说道:“没用的,夏婉玉是什么样的人,你我都很了解,她既然设计好了,那么肯定是手里有证据的,现在张成已经不相信我,他怎么可能相信你!”

  高诗梦说着,面容凄美,摇头道:“等他冷静下来之后,再找机会和他解释清楚!”

  “小姐,你也不用太伤心!”吴叔一边搀扶着高诗梦,一边道:“张成他气成这样,说明他心里是真正在乎你的,要是他就想着玩玩你的话,他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闸北区,某处别墅。

  公孙蓝兰,夏婉玉坐在沙发上聊着天,没一会之后,一个漂亮纹着纹身的女人来到了客厅之中,低声道:“主子,收到了消息,张成已经和高诗梦闹翻了!”

  “果然!”

  .酷}-匠%t网P永/v久免Z费wA看f小D说6

  夏婉玉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点点头,看向公孙蓝兰:“妈,你的这一招挺厉害的,现在张成和高诗梦闹翻了,等将来发生了什么事,高家也未必会站在张家这一边!”

  公孙蓝兰一笑,道:“高诗梦想利用张成,这件事本来就是真的,一件真实的事情,证据确凿,张成他怎么可能不相信?只不过……张成万万想不到,高诗梦却早已经从心里真正的爱上了他吧!”

  “婉玉,现在你负责长三角这边的事情,要格外小心,张成不傻,别看他平时色眯眯的,但是确实有几分脑子,在争夺资源方面,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公孙蓝兰叮嘱道。

  “妈,你放心,我知道!”夏婉玉冷哼道:“一个张成,我还真不怕!”

  “对了,妈,今晚你住在这里不?”

  “不了!”

  公孙蓝兰摇头,道:“灵妃的两只小家伙,还得回去照顾一下呢,我马上就回去!”

  “妈,灵妃生的那两只小狗,真有孤灯说的那么厉害?”夏婉玉脸上露出几分好奇之色。

  “孤灯没必要骗我们!”公孙蓝兰娇笑道:“咱也不管它们厉害不厉害,反正两只小家伙都挺可爱的,我倒是越来越喜欢它们了!”

  黄浦区。

  我坐上车子之后,心里还是憋得异常难受。

  嘴里吸着烟,我漫无目的在路上开着车,不知不觉,车子竟然开到了郊区,开到了那一次我和高诗梦认识不久,她带着我前往东极岛的码头位置那里。

  下了车之后,我见附件还有小卖铺呢,也就买了两瓶白酒,然后坐在码头边喝了起来。

  喝着喝着,我发现自己的心里更加憋得慌了起来。

  在之前,我心情难受的时候,喝酒的时候,高诗梦都会来陪我,陪我睡,照顾我,同时也让我在她身上发泄心中的不快。

  可是现在呢?

  呵呵!

  我发现连高诗梦她也是欺骗我的!

  把两瓶白酒干完之后,我躺在地上,慢慢的吸着烟,感受着地面的冰凉,大约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我的手机震动声让我清醒了几分,是表姐打来的电话,我赶紧接通之后,就听到表姐的声音,问我在哪,怎么还不回去?

  我回答她说马上就回去,挂了电话,我甩了甩脑袋之后,开车返回汤臣一品。

  在路上的时候,我的脑子里还是不停的浮现出高诗梦的身影,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在酒店交欢,一起去土耳其看热气球……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嗯?喝酒了?”

  我推开门走进去之后,表姐微微皱眉,大概是闻到了我满身的酒气,在酒吧的时候我就喝了不少,后面又喝了两瓶白酒,所以自然是浑身上下都一大股酒气。

  “嗯,喝了点酒!”

  我点点头。

  “先去洗澡,姐去给你煮点解酒汤!”

  我答应着,就去洗澡,等我洗澡出来之后,表姐的解酒汤已经做好了。

  “发生什么事了?”表姐看出了我有心事,关心的问道。

  “姐,没什么!”

  我摇摇头。

  对于高诗梦欺骗我的事情,我不想告诉表姐,因为表姐和武舞,她们和高诗梦都是很要好的闺蜜,高诗梦利用我,设计我的事情,都是针对我的,并没有针对武舞和表姐,所以要是我把这事告诉她们了,我怕影响到她们闺蜜之间的关系。

  至于高诗梦欺骗我的事情,我不会再去追究。

  不过,此时我还不知道,高诗梦她是一个敢爱敢恨,为了自己爱的男人不顾一切的傻女人,而我,就是她的至爱。

  我欠她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biu胡萝卜你别跑「600台」,晓之零式「300台」,JIAJIA「100台」,思沐蓝黛「100台」,风雨无阻6f27「100台」怀念ispief「100台」我突然释怀的笑f0fa「100台」等书友们的挖掘机支持!

  求签到撸撸,投出免费的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