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剑尖就要刺到宋思思,但是宋思思还是不动,我吓了一大跳!

  我大骂了一声之后,怕伤到宋思思,所以身子用力的一甩,由于之前出力太猛,所以完全克制不住,我的身子都控制不住了,失去了平衡!

  砰!

  剑尖避开了宋思思,但是我的身子却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狼狈不堪!

  “咯咯……”

  宋思思见到我摔倒在地,顿时就娇笑了起来,我站起来,气得狠狠瞪了她两眼,道:“笑什么笑,还不是都怪你!”

  “老板,我知道,你舍不得伤害思思,对么?”宋思思笑嘻嘻的看着我,道:“今天思思很开心,就教你点真功夫!”

  “什么真功夫?”我没好气的说道。

  “现在,你再刺我一剑看看!”宋思思笑眯眯的看着我。

  “还来?宋思思,这一次你在耍我,我可不会手下留情!”我瞪着宋思思,道:“你少拿我寻开心!”

  想到我刚刚摔倒,宋思思笑得快岔气的模样,我就气得不行。

  “老板,来吧!”宋思思一笑。

  我哼了一声,然后举起长剑,就朝着宋思思刺了过去,速度很快!

  这一次,宋思思果然没有耍我!

  在我的尖接近她的时候,她动了,她拿着木剑的手动了起来,那木剑在她的手上,竟然发出了嗡嗡的声音,接着,木剑的剑尖接触到我的剑尖。

  噼里啪啦!

  我那钢铁打造的长剑,竟然在她木剑之下,寸寸碎裂开来,而我的手,竟然震得疼痛不已,等我甩开剑柄之后,发现我虎口位置,已经震出了血迹!

  我惊呆了。

  彻底的惊呆了!

  一把普通的木剑,在宋思思的手里面,竟然能够发挥出这样的威力,太逆天了,见到我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的样子,宋思思轻轻一笑,道:“你之前说,练剑没用,那么我告诉你,只要你随便给我一根竹竿,一截木棍,我都可以把它当成剑用,打出刚才的效果,你信不?你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点头道:“我信!”

  我知道,她宋思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此时此刻,我也明白跟着宋思思练剑的好处,万一以后遇到了杀手,木棍之类的都可以当成剑用,那个时候,想必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也是个保命的好手段!

  “在剑术界,有三个境界,第一个境界;讲究手中有剑心中有剑,人剑合一。第二个境界;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天下万物皆为我剑。第三个境界:手中无剑,心中无剑,这是和平。”

  宋思思说道:“蒋家剑神的徒弟凉城,目前到了第二境界,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那你呢?第三境界?”我看着宋思思,若有所思的问道。

  宋思思笑了笑,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拿了一把木剑扔给我,然后道:“现在,咱们开始训练,我希望你至少要能够达到第二境界。”

  “行!”

  我咬咬牙,宋思思刚刚一柄木剑,就把钢铁打造的剑给震碎了,彻底震撼了我,也激发了我心中的那股子武侠梦!

  -3酷匠网_永)d久R免费q看小…说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都想仗剑走天涯!

  晚上回去的时候,我累得跟狗一样了。

  练剑,比练透劲更加费力气!

  吃过下午饭之后,我给武舞打了电话,本想煲电话粥来着,但是担心手机辐射对孩子不好,说了几句情话之后就把电话挂了。

  晚上的时候,夏婉玉突然打了个电话给我。

  她约我见面!

  虽然夏婉玉这个女人特别有心机,而且很危险,但是我同意了。一方面,是我和夏婉玉现在处于合作阶段,她给我弄我妈妈死因,而我,找机会替她撬开夏青的嘴巴,问出她父亲失踪的原因。

  她的父亲夏黄河的失踪,肯定和夏青父子有关系!

  还有一点,夏青去了东北,现在长三角这边的事务,都转交到了夏婉玉的手上,所以,有些事情,必须要好好谈谈。

  夏婉玉代表夏家势力,我可没傻到认为我和她有合作,她就会因此不和我争夺长三角地区的资源,这一点完全不可能!

  夏婉玉约见面的地点,是黄浦江边的一处私人会所。

  每次面对夏婉玉,我都格外小心,所以跟着服务生上楼的时候,我也警惕的注意着四周,虽然以现在的局势来看,夏婉玉还不至于要我的命,但是警惕一点总不会有错。

  夏婉玉接待我的是三楼的一间包厢。

  我进去的时候,夏婉玉已经打扮得性感多姿,她坐在沙发上,高贵优雅的同时,又不乏迷人的女人气息。

  “夏小姐,今天打扮得可真漂亮!”

  进去之后,我嘴巴开口道,面对夏婉玉和公孙蓝兰,我的嘴巴上可不会客气,言语之中,每次都有调戏她们母女的味道。

  “张先生。”夏婉玉看着我:“别来无恙?”

  “多谢夏小姐关心,我好得很!”我微笑道:“不过还要恭喜夏小姐,接受了长三角地区的事务。”

  “谢谢!”

  夏婉玉微微点头。

  “不过……夏小姐,你接受了长三角这边的事务,那就得呆在这边了,和老公两地分居,挺孤独寂寞的吧?”我笑眯眯的道:“我不介意替夏小姐排解一下空虚!”

  夏婉玉和公孙蓝兰不同,公孙蓝兰大概是经历多了,所以我每次调戏公孙蓝兰的时候,从她脸上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夏婉玉就不同了,尽管她心机深沉,但是始终太年轻,所以提及男女之间的事情,她很容易生气。

  果不其然,我这话一说出来,她的脸色就变了,声音也变得很冷:“张成,请你放尊重一些!”

  “哈哈……开玩笑,夏小姐生气了?”我皮笑肉不笑的道。

  “张成,今天我喊你来,是想告诉你,咱们之间有过合作归合作,但是……我现在负责魔都这边的事情,有很多地方都和你的利益有冲突,所以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咱们就各凭本事,我不会手下留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