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这一夜,我和宋思思的关系又有了一次突破。想着和宋思思暧昧不清的关系有些头疼,我在迷迷糊糊之中睡着了。

  东北。

  夏家大院。

  夏长江坐在沙发上,冷冰着一张脸,他的双腿装上了义肢已经一段时间了,适应了义肢的生活,不过,毕竟是义肢,所以他的双腿看着有些僵硬,不像正常人的腿一样。

  在夏长江对面坐着的,是他的儿子,夏青。

  夏青的脸色战战兢兢,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坐轮椅了,而且一直沉寂在家里面,从不外出,但是夏青从小对父亲却有一种恐惧感……这种恐惧感,就算在他爷爷的身上也没有如此的强烈。

  在魔都,丢了亥猪这么一个高手的命,夏青的脸色有些紧张不安,他低着头,不敢直视夏长江的眼睛。

  “儿子,亥猪去了魔都还没多长时间,就没了?”

  夏长江语气淡淡的道:“你还真能败家啊!”

  “爸爸……这不怪我!”

  夏青咬着牙,道:“我不知道张成身边的那个小点点这么厉害,闷雷和闪电竟然都无法阻止他。”

  “不怪你?”

  夏长江冷声道:“要不是你太冲动,亥猪怎么会死?”

  看正版章#r节;\上I酷◇+匠!网0_

  “爸,都怪张成,你再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等我回去之后,再好好找机会收拾他,这一次,我一定废了他!”夏青咬牙,不甘心的说道。

  “砰!”

  夏长江重重的拍打了一下桌子,沉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喊回东北这边过来?”

  “因为我的失误,让我们失去了亥猪!”夏青道。

  “不!”

  夏长江哼了声,然后他再次重重的拍打了两下桌子,道:“我喊你回来,不是因为是去了亥猪,亥猪再厉害,他也只是一个下属而已,没有了,可以再找,但是你是我的儿子,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会对我还有你妈妈造成什么?”

  “爸!”

  夏青听到了夏长江的这句话之后,忍不住喊了一声,他的喉咙蠕动了一下,想说什么,但是没说出来。

  夏长江看了他一眼,语气缓和了下,道:“假如你不来东北的话,张成那小子肯定会报仇……到时候,我担心闪电和闷雷保护不了你的安全,还有一点,也是至关重要的,亥猪那天晚上,除了张成之外,还伤了高铭的女儿高诗梦!”

  “儿子,我和高铭,高家的老爷子都有过接触……虽然高铭在外面有私生子的事情,高家的老爷子知道,但是,他最喜欢的,还是高诗梦这个孙女,现在高诗梦被我们的人给伤害了,高家肯定会做出反应的,你来东北这边,也安全一些。”

  夏长江冷哼了声,道:“至少,在东北这边,谁也没有本事动得了你!”

  “爸,那魔都那边的事务,岂不耽搁了?”

  “夏婉玉会暂时接手!”夏长江开口说道:“这是我和你爷爷商量之后的结果,你现在暂时不能去魔都!”

  “难道我一直窝在东北?”夏青眼神里面充满了不甘,道:“爸,我不甘心!”

  “我也不甘心!”夏长江双眼深邃,道:“你放心,你不用在东北这边呆多长时间,迟早都要回去的,等你回去之后,夏婉玉会乖乖把位置让给你,而且……在这段时间之内,我也会给夏婉玉施加压力,让她对付张成!”

  第二天一大早,我醒来的时候,宋思思早已经起床了,而且没一会之后,表姐和武舞也过来了,我庆幸宋思思起床早,不然的话要是被武舞和表姐抓到我和宋思思同床共眠,到时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就像那一次我给周晓晓暖床被勾毛发现一样,他一直记恨着这件事。

  表姐和武舞来了后,宋思思打了个招呼也就离开了。

  武舞伺候我吃了早餐,等医生来查房的时候,又询问了下病情,医生对我的身体进行了检查,惊讶我恢复速度很快,我想这和小点点的针灸和中药治疗分不开。

  虽然高级病房打扫干净,但是我真的不愿意武舞在病房里面多呆,毕竟医院始终病人太多,空气不卫生,为了武舞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着想,还是尽量不要来医院,我劝了好长时间之后,武舞才回去了。

  武舞回去之后,就剩下表姐了。

  等武舞走了之后,表姐眯着眼睛道:“表弟,夏家这一招,倒是挺厉害的啊!”

  “姐,你也知道消息了!”

  “知道,夏青已经回了东北!”表姐冷声道:“听说,夏家早已退出的那位老怪物已经回到了东北,目前正窝在大兴安岭,有他在,要想动夏青,几乎没有可能!”

  “夏家老怪物?”

  我知道表姐说的是夏家的第一高手,调教出风雨雷电四大门主的高手,试想一下,风雨雷电四大门主,无论在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而他们都是有夏家那位高手教出来的,那他的真正本事要有多大?

  我哼了声,道:“姐,我就不相信夏青他会一直窝在东北!”

  “这个是肯定的!”

  表姐微微皱眉,道:“而且,夏长江十分有野心,这些年,我们都以为他颓废了,但是没想到他再次重新站了起来,隐忍了这么多年,心智还真不一般!”

  “姐,其实我感觉心智最厉害的还是你!”我看着表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流氓兔eba9「300台」等书友们的挖掘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