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香兰与痞子男已经开车离开了,而我则是背负着双手望着他们的车子越驶越远。

  事情倒是变得越来越有趣了,现在刘香兰的性命完全被我掌控,这应该是一件令人感觉到高兴的事情才对。

  不过我对我所取得的这些成果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一来是因为刘香兰看上去确实不愿意配合我,在很多问题上面刘香兰都不会给予我回答。

  而刘香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她身上肯定是带有很多秘密,甚至我有预感,如果刘香兰能够愿意对我真正的坦诚相待,说不定我能够在刘香兰的身上找到困扰我多年的那些难题的答案。

  只是可惜,刘香兰不愿意配合我,我看得出来刘香兰之前也不是在跟我开玩笑,或许我在强迫让刘香兰告诉我这些问题的答案的时候刘香兰真会选择脱离我的控制走向死亡。

  这第二个原因便是刘香兰在被我控制之后表现出来的平静让我有些意外,我原以为在这种情况之下刘香兰多多少少都会显得有些崩溃,毕竟刘香兰平时本来就是一个手段奇高的布局者,而今天刘香兰突然从某种意义上成为了我的阶下之囚,这样的落差恐怕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弥补得了的。

  我原以为在这种情况之下的刘香兰会给我透露一些我想要的信息,我也大可以拿这种事情来做文章,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刘香兰的冷静确实让我出乎意料。

  刘香兰也的确没有想到今天会落在我的手里,不过面对这样的一个结果,刘香兰更多的却是接受眼前的这一结果。

  难道刘香兰的心理素质真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说实话我还真有些弄不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确实是刘香兰这个女人比我想象中要优秀得多吧?

  不过无论如何,现在刘香兰已经落在了我的手里,甚至刘香兰的性命都被我给掌控着,这对我来说至少拥有了能够撬开刘香兰嘴的资本。

  有着这样的资本在,那我就不需要担心什么,我要做的便是想办法让刘香兰能够配合我,只要能够撬开刘香兰的嘴,那么我就算是成功了。

  “就这样放走他们,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我身边的乌恩其看了我一眼,随后便开口对着我询问道。

  “这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不是吗?”我笑了笑回答道。“其实今天晚上能够取得这样的一个结果确实对我来说已经算得上是出乎意料了,我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会成功,没想到还真是成功了,我甚至都有着一种这不是真实的感觉。”

  “刘香兰那个女人身上没有什么问题。”乌恩其皱了皱眉头。“我只是觉得……刘香兰身边的那个男人绝对不是一个善茬,这个家伙非常擅长伪装,甚至……我感觉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伪装。”

  “你跟我想到一块去了。”我点了点头回答道。“这个家伙确实有些让人琢磨不透,他其实是一个危险人物,说不定他现在的表现只是想要麻痹所有人呢?刚才我说过,搞不好什么时候这个家伙就会跳出来给所有人一个惊喜,其实刚才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现在想来这种可能性其实是非常大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乌恩其对着我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看来乌恩其觉得那个痞子男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对于这种危险的存在,既然无法掌控他,那就应该杀了最好,这便是乌恩其最直接的思维。

  而我则是思考了好一会儿,随后便对着乌恩其摆手道:“先不着急,而且现在就算有这种想法也没有什么用,他已经离开了,我们总不能现在追上去将他给做掉吧?我跟这个痞子交过手,他的实力可能会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惊讶,我也看得出来跟我交手的时候这个家伙都没有用出自己的全力。而且……如果这个家伙真的有问题的话,那么我们留一条线在这里岂不是对我们将来更有用?”

  乌恩其这才点了点头,估计乌恩其也觉得我考虑得有道理吧?

  “不过我还是挺好奇这个家伙的来历的,我会让其他人调查这个家伙的所有资料。”我再次笑眯眯的开口道。

  “这件事情可以交给我。”乌恩其主动请缨道。

  “不。”我摇头直接拒绝道。“你还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乌恩其看着我询问道。

  我想了想,随后便在乌恩其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话,乌恩其听罢这才对着我点头道:“我会办妥的。

  不得不说乌恩其用起来还真是挺顺手,我交代乌恩其去做的事情他从来不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所以我非常乐意将一些重要的事情交给乌恩其去办。

  “那你明天就出发吧,你先去京城,我随后就到。”我再次笑眯眯的开口道。“这次我若去京城那么此行必将十分危险,估计很多人都在京城很期待我过去吧?所以你肯定要秘密先行一步的,放心,我已经让角天角地以及其他角门成员在那边接应你了。”

  “他们已经离开了吗?”乌恩其诧异的看了我一眼。

  “是的。”我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角门成员在今天晚上帮助我端掉了刘香兰手下的那个神秘势力之后,便直接动身去了京城。这样做是为了不打草惊蛇。”

  “那……”乌恩其还想要问我什么问题,不过乌恩其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比较合适。

  “你是想问我周围有没有布置高手吧?”我笑着开口道。

  乌恩其点头,他确实想问这个问题。

  “答案当然是没有了。”我摆手道。“我不过只是吓吓他们而已,这招果然有效,看来他们确实被我给吓住了。”

  乌恩其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甚至还捏了一把汗。

  其实乌恩其一直以为他身后有着众多的超级杀手,没想到那只是我扔出来的烟雾弹,如果痞子男没有被吓到的话,刚才我离开那么痞子男直接出手那乌恩其岂不是凶多吉少?”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更新完毕,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