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林子凡与那个残忍的女人可是一伙的,说不定人家邀请你过去就是因为那个女人的意思呢?到时候说不定又是一个圈套。”杨清涟继续开口道。

  “你说得有道理。”我点头罕见的同意着杨清涟的说法。“所以我得弄清楚到底是不是刘香兰的意思,而且我反而觉得刘香兰应该不会用这种低级的方法来对付我。昨天那种情况之下刘香兰都拿我没有任何办法,她再想对付我就应该想一些新招数出来才行。”

  “得了吧!”杨清涟不由得再次翻着白眼。“昨天你能够死里逃生不会真以为是依靠自己的实力吧?还不是因为我?”

  “好吧。”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这个女人还真会往自己身上揽功劳。

  不过杨清涟说得也没有错,昨天要不是杨清涟突然闯入打了刘香兰一个措手不及的话,我与公孙蓝兰还真没有那么容易逃出刘香兰的圈套。

  “这件事情确实得感谢你,不过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告诉过我昨天那位在暗中帮助我们的神秘高手是谁呢,你刚才不是就要跟我说吗?快告诉我。”我继续对着杨清涟询问道,这个女人也太会卖关子了,我一直从昨天晚上问到现在,杨清涟至今没有跟我说过那个神秘高手的身份。

  说实话我对这件事情还是挺在意的,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做掉五名顶级狙击手而且还不被人察觉到,如果这都是出自同一人的手笔的话,那么这样的神秘高手实在是非常厉害了,能够结识这样的人物我还是非常乐意的。

  此时的杨清涟眼睛珠子转了转,一看到杨清涟这个样子我就知道她肯定是又要在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了。

  看《正版ZL章…节d上(/酷匠Sv网√U0wz

  果然,此时的杨清涟便笑嘻嘻的对着我开口道:“要我告诉你那个神秘高手到底是谁也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我狐疑的看了杨清涟一眼,心想这个女人还真是会找空子钻。

  “你待会儿去见这个林子凡的时候把我也给带上。”杨清涟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怎么那么喜欢凑热闹啊?”我不由得郁闷,心想着这个女人凑热闹的冲动还是挺足的,什么事情都想要插个手。

  “我就是想要看看这个家伙找你过去到底要谈些什么,怎么?还不许别人有好奇心了?”杨清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一个劲的翻白眼,显然对于我的抱怨杨清涟非常的不满。

  “我倒是想带你过去,不过刚才林子凡的话你也听到了,人家是要让我一个人过去。”我继续说道。

  “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人家好像是不想跟公孙阿姨见面吧?这是最主要的原因,我想带我这样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过去也不会是什么大问题。”杨清涟反驳道。

  我不由得再次郁闷,寻思着这个女人刚才听得还挺认真。

  “虽然确实是这样,不过你想想,如果你也跟着我一起过去的话,那么公孙阿姨的安全谁来保证?这次她可是一个人出来的,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的话你我都难辞其咎,所以当然得至少留一个高手在她身边保护她的安全。而我就不用说了,我要过去见林子凡,只有你能够担当此任了,这种事情你任重而道远啊!”我一脸严肃的开口道。

  看着我此时说话的样子,杨清涟连翻了好几个白眼,没好气的开口道:“你这就是借口!不过……没看出来你还是挺关心公孙阿姨的嘛。”

  “我可不想公孙阿姨在这种时候会出什么问题,要是她真出了问题的话,那事情可就大条了,你可能到现在都不明白公孙蓝兰的安全有多重要,若是公孙蓝兰真出了事情,那么很多事情都得乱套。”我再次说道。

  这倒不是我故意吓唬杨清涟,事情也的确像是我所说的那样,公孙蓝兰现在所处的位置举足轻重,公孙蓝兰身负的不仅仅只是公孙家掌门人这么简单的,要知道公孙蓝兰现在还是两大把控着魔都经济命脉的女人之一,若是公孙蓝兰到时候真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恐怕真的会乱套。

  虽然我依然搞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胆子大到敢一个人来到鹏城,不过公孙蓝兰既然现在只是单独一人,那么能够保护公孙蓝兰安全的人也就只有我与杨清涟了。

  我要单独去与林子凡见面,那么能够担当此任的人自然就只有杨清涟一人。

  “行了行了,别跟我说这些,我对这些东西还真不感兴趣。”杨清涟有些不耐烦的对着我摆了摆手。“不过公孙阿姨我还是非常敬重的,若是换作其他人我肯定不会干这种苦差事。”

  “嘿嘿,我就知道你会答应。”我咧开嘴笑了笑,有些时候这个不讲道理的女人还是很好说话的。

  “现在你可以跟我说说昨天那个神秘高手到底是谁了吧?”我继续对着杨清涟询问道。

  “你都没有同意我让我跟着一起过去,我干嘛要告诉你?”杨清涟白了我一眼。

  “……”

  我不由得无语,我才刚刚在心里夸奖了杨清涟一顿呢,没想到一句话的时间这个女人又现原形了。

  “嘻嘻,你自己慢慢等吧,等到有一天你自己会知道的。我去旁边房间看看阿姨有没有起床。”杨清涟明显非常乐意看到此时我那一副吃瘪的样子,笑嘻嘻的说了这么一句话,随后便蹦蹦跳跳的跑出了房间。

  我不由得感觉到无奈,不过我也没有因此感觉到有多困扰什么的。

  我甚至也很相信杨清涟所说的话,这个神秘高手估计过不长时间我就能够与他碰面,我心里确实有着这样的一股预感,虽然我确实弄不清楚这份预感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现在我应该要放在心上的便是林子凡这个家伙为什么突然要与我见面,他到底想要跟我谈些什么呢?

  林子凡的主动邀请,刘香兰又知道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书友们:1PengWuDi2书友5ad08efa90cd33朋友31864驊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