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公孙蓝兰走进去之后,公孙蓝兰就朝着其中两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过去,其中一个还是个外国人。

  看到公孙蓝兰过去之后,那个外国人低声在公孙蓝兰耳边说了两句,然后继续下注赌博。

  负责这一处赌场的是之前在凤凰会所的一个经理,姓胡,也是宋思思的心腹,被她调来负责,这个心腹看到我之后,快速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怎么样?”

  “老板,情况不妙!”胡经理看着我,脸色紧张,低声道:“那两个是高手,来了还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就被他们捞了三千万了!”

  “什么?三千万?”

  听到这个数字之后,我脸色一变。

  “龙祥呢?”

  “龙祥有事,今天早上的时候就回了昆南那边,等明天才能回来!”胡经理一脸凝重的看着我,道:“老板,现在怎么办?要是把他们赶出去的话,估计被其他赌客看到,会对我们赌场造成不好的影响!”

  他说的这种情况,我自然明白,眼看着人家赢了钱就要把他们赶走,被赌客看在眼里,我们赌场的名声自然会受到损害,到时候估计会影响未来的生意。

  要是龙祥在,那么我们到时不怕,既然要玩就好好陪他们玩呗,看看谁玩的过谁,但是现在偏偏赌王龙祥不在,而且,我估摸着公孙蓝兰就是算准了这一点,她这才带着高手过来砸场子的!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不由得有些愤怒。

  我快步走到公孙蓝兰面前,伸出手一把抓着她白皙的胳膊,然后沉声道:“你过来!”

  说着,我就死死的拉着公孙蓝兰的手,然后走到了内厅的一间办公室里面,到了办公室里面,我才放开了公孙蓝兰。

  “怎么?生气了?”

  公孙蓝兰她笑眯眯的盯着我,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在宴会上,单着这么多人的面砸得我浑身上蛋糕的时候,我是什么样的心情?”

  公孙蓝兰简直被要被气疯了!

  她一向都是以高贵,优雅的姿态示人,可是之前在宴会上的时候,她竟然如此的狼狈……竟然单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的狼狈不堪。

  如果那一刻公孙蓝兰手里有把刀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捅进我的身体里。

  “让你的人收手!”

  我看着公孙蓝兰,咬牙道:“被你捞走的三千万,就算是我的道歉费,怎么样?”

  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心里其实已经考虑衡量过了,现在的这种情况,对于我来说非的不利,这里是我的场子,遍布了我的人,说实话,直接把那公孙蓝兰的那两个高手赌客扔出去都没问题,但是……今天的生意很火,不少常客都在,要是闹大了,自然会影响到我们赌场的生意,到时候那些常客都不来了,我们还赚个屁啊?

  三千万而已,要是赌场运转正常,也不用几天就能够赚回来!

  “三千万?”

  公孙蓝兰听到我这么说之后,一脸冷笑,不,应该说是不屑的看着我,道:“你真觉得,我公孙蓝兰会看得上这三千万?”

  确实!

  公孙蓝兰的身价很高,公孙家在纵横大西北这么多年,真正的财富有多少?在普通人眼中,三千万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但是对于公孙蓝兰来说,真的什么都不算!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过,赚够一个亿!”公孙蓝兰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子扑闪扑闪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得意。

  我拳头捏紧了几分!

  “好了,张成,你做错了事,就应该承担后果!”说着,公孙蓝兰踩着高跟鞋,重新回到了赌场大厅里面。

  我脸色阴沉的坐在办公室里面,没一会,胡经理脸色难看的进来,告诉我说又被那两个高手捞了两千万。

  加起来,就是五千万了!

  我忍不住咒骂了两声,然后站起身子朝着外面走了出去,等我走出去的时候,发现公孙蓝兰竟然在玩老虎机,不过她押注挺少的,都是几千几千的押,她这么做,好像是故意要刺激我一般。

  “有意思么?”

  我走到公孙蓝兰身边之后,沉声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收手?”

  “这得看我的心情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公孙蓝兰回答了我一声之后,她又继续押注,没想到中了,赢了差不多一万多块,她竟然激动得笑了起来,然后看着我道:“张成,你看到没,我赢了!”

  “说吧,你到底什么才会停手?”我咬牙问道,我知道,再继续这样下去,我将会损失大量的钱。

  公孙蓝兰你不在乎钱,但是老子在乎啊!

  “我要你对我说三个字!”公孙蓝兰扬起俏脸:“很诚恳的对我说!”

  三个字?

  我瞬间瞪大了眼睛,然后将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一本正经的道:“公孙蓝兰,你真觉得我张成是那种为了钱出卖身体的男人么?告诉你,我不是,我永远不会对你说出我爱你三个字,你死了这条心吧!”

  公孙蓝兰一脸无奈的看着我:“我要你说的是对不起!”

  “道歉?”

  我愣了一下,眼睛看着公孙蓝兰,心里冷哼了声,暗想道歉,这还行,要让我说我爱你,我是死也不会说的,老牛还想吃我这一颗嫩草,没门……可是我脑子里这么想的时候吧,眼睛情不禁的落在她的脸上,发现她那张连一丝皱纹都没有的脸哪里给人老的感觉,简直嫩得不像话。

  “对不起!”我看着公孙蓝兰,开口说道。

  z酷s匠*H网◇永久免"费H看J小,说z`

  “眼睛里面没诚意!”公孙蓝兰摇了摇头,然后她继续玩老虎机。

  “阿姨,对不起,我不应该弄你一身!”

  我看着公孙蓝兰开口道,我也没有注意到,我说的竟然是如此的内涵。

  “还是没有诚意!”

  公孙蓝兰继续摇头。

  她连续两次这样,直接让我火了,心想她这是故意玩我呢,她根本没打算放过我,所以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冷笑道:“你到底带不带你的人离开?”

  “哟?生气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