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高诗梦哭了的样子,我的心里难受得不行,这一刻,我真的很想冲出去,把她抱在怀里,问她为什么这么傻,等了我这么长时间。

  四个小时!

  整整的四个小时,从八点钟,一直等到十二点。

  期间,她一直都是满怀期待的看着路口位置,远远的,每当开过一辆车子之后,她都无比期待的看着,可是,当车子开近的时候,她那双漂亮的眸子里面都充满了失望。

  希望到失望,一直延续了四个小时!

  我心里能够体会这种感觉,但是……现在,假如我要是心软了,出去了,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会害了她!

  诚如高铭所说的一样,我已经要娶武舞了,我又能给高诗梦什么?女人,最重要的是名分!

  我给不了她!

  她应该拥有一个优秀的男人,一个能够明媒正娶娶她的优秀男人,而不是我,跟了我,她的一辈子就这么毁了。

  我心里想着这些,看着高诗梦,我好像让她赶紧回去,不要再等了,但是我又想不到办法,而恰好在这个时候呢,天空竟然有些阴沉,远方开始打雷,现在已经是夏天了,雨季来临,所以我知道倾盆大雨要来了!

  酷q‘匠网v正D。版}首Ei发.w

  高诗梦她什么意思?

  还不走!

  感受着雷声越来越大,闪电越来越密,一股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我心里着急无比,等等……吴叔!

  我突然想到,高诗梦可是高家的小公主,高铭绝对不会允许她没有保镖的情况下就这么来京城,所以吴叔应该在暗中保护。

  吴叔的号码我是有的!

  想到这里,我快速的拨通了吴叔的号码,吴叔很快就接通了,我低声问道:“吴叔,你应该在莲花池公园东门这里吧?”

  “我一直在,而且,我也早就发现你了!”

  听到吴叔这么说,我眼睛情不禁的四处转动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吴叔的身影,心里也暗暗吃惊,吴叔不愧是个高手,躲在暗中,我竟然发现不了,而他却老早就发现了我。

  “吴叔,快下雨了,把她劝回去吧!”

  “我了解小姐,应该没用!”吴叔的话从电话里面传了过来!

  “没用?”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担心道:“现在马上就要下大雨了,快把她劝走。”

  “我试试看!”

  吴叔点点头,然后电话就断了。

  接着,我就发现吴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眼前十多米左右的位置,他的手里拿着一把伞,然后走到高诗梦面前,低声说着些什么,由于距离远,所以我听不太清楚。

  不过我看到了,高诗梦没有要走的意思,继续站在那里。

  吴叔根本无可奈何!

  甚至,她连吴叔递给她的雨伞都不接,没办法,吴叔只好陪着高诗梦站在原地那里,渐渐的,雨大滴大滴的开始落下,没一会之后,就开始密密麻麻的飞落了下来。

  吴叔站在那里,替高诗梦撑着伞,而我呢,由于躲在的暗处无法避雨,所以没一会身子就湿了,而也是这个时候,突然狂风大作,尽管吴叔已经把伞控制得很低,但还是被狂风给吹坏了。

  于是,盘陀的大雨一起交在了吴叔还有高诗梦的身上。

  几乎没有一分钟的时间,他们两人已经和我一样,成了落汤鸡。吴叔大声的劝着高诗梦离开,可是高诗梦却死死的站在原地,无动于衷,她的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路口位置,盯着在暴风雨中缓慢行驶的车辆,眼睛又开始了期待,失望,期待,失望如此循环。

  吴叔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站在一旁,陪着淋雨。

  高诗梦,你傻啊!

  我心里忍不住大骂,我的浑身上下已经湿透,雨水大得让我都快睁不开眼睛了,看着在狂风暴雨里面么,浑身已经湿透的高诗梦,我的心里难受,这一刻,我发现自己硬不起心肠来。

  尽管我知道,我要硬着心肠,才能让高诗梦死心,但是看到这一幕之后,我再也硬不起来,于是我咬着牙,走了出去。

  “高诗梦,你疯了?”

  还没走到高诗梦身边之后,我就忍不住大骂了起来。

  我的声音,盖过了雨声,所以高诗梦转过头,她的眼睛是红的,要不是倾盆的大雨,我可以从她的脸上看到泪水,看到我之后,她那红红的眼睛直接就亮了起来,然后朝着我扑了上来。

  吴叔看到这一幕之后,默默的走开。

  而我呢,任由高诗梦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你的心里有我,对么?”高诗梦紧紧的抱着我,哭着喊道。

  “你疯了?”

  我横着心,双手捏着高诗梦的肩膀,然后推开了她之后,眼睛瞪着她问道:“你这样有什么意思?很能淋雨是吧?”

  “你要能淋雨,那就一晚上在这里淋雨呗?”我哼了声,怒声道:“我上次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从今以后,你是你我是我,我们再也没有关系了,你也不要在喊我老公了……等过几个月,我会娶了武舞,而你呢,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你这算什么?”

  “我就是心里想你,所以想见你!”高诗梦红着眼睛看着我。

  我的心软了。

  她的这一句话,让我的一颗心直接软了下来。

  “走,上车回去!”

  说着,我就拉着高诗梦的胳膊,然后朝着吴叔开来的车子那里走过去,我拉着高诗梦,她自然也就跟着我走了,等走过去的时候,吴叔已经在车上等待。

  我把高诗梦塞进去,然后自己也坐进去,接着对吴叔道:“吴叔,开车!”

  吴叔点点头,发动了车子。

  吴叔怕我们冷,所以打开了热空调,车子里面很快就暖和了起来,我没有看高诗梦,高诗梦也没有说话,大概是有吴叔在身边的关系。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开到了高家在京城的别墅。

  “回去好好洗个热水澡,我走了!”

  说着,我就打开车门就走下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