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我外公的事迹,我听我妈妈说过不少。

  活到现在这个年代,上过战场的老首长已经极为稀少,但是我外公就是其中之一,目前军界地位最高的老首长,就是经历了无数战乱的武老爷子,而我的外公,和武老爷子属于同一个时代的老人,他曾经和武老爷子还合作过。

  所以,外公这样老人的离世,自然会有中央的高层出席葬礼。

  一号首长在外公的葬礼上读了追悼词,宣读了外公的生平事迹,以及对整个国家的贡献,赫赫战功,辉煌的一生。

  天色阴沉。

  外公葬礼上的时候,表姐又哭了,外公在她的成长当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她来京城读书的时候,姨妈和姨父都为自己的事业忙,所以那个时候表姐都是和外公呆在一块,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不应该阻止表姐哭,这是她一种宣泄方式,一向在我面前气场逼人的表姐哭得像个孩子,在安慰我的时候,她总是告诉我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规则,但现在,她也克制不住自己。

  追悼词完毕,下葬的时候,一号首长走到表姐身边,低声安慰了几句,等葬礼结束之后,一号首长等国家领领导人纷纷离开,后面,唐家的一些嫡系也都纷纷离开了,表姐要留下,我让武舞先回去,也陪着表姐留下。

  当外公墓碑面前就剩下我和表姐的时候。

  表姐一直站在墓碑面前,好久好久,夕阳西下的时候,表姐转过脸看着我,道:“表弟,我们回去吧!”

  “嗯!”

  我点点头,陪着表姐离开,当我走远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外公的墓碑一眼,心里不禁暗暗的发誓道:“外公,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表姐的!”

  我和表姐离开了八宝山之后,我们没有直接返回唐家,而是去了北海公园。

  下了车之后,表姐一边走,一边对我说道:“表弟,我离开凤凰村,来京城上初中的时候,我经常是和外公呆在一块的,那个时候,外公经常带我来北海公园玩。”

  “姐,外公有你这么一个好外孙女,值了!”

  听我这么说之后,表姐轻轻一笑,道:“人生百年,再辉煌,最后也只是化为一抔黄土,所有人的命运都是一样。时间还是太快啊!”

  “所以,该珍惜的,就要好好珍惜!”我看着表姐,忍不住抓起了她白嫩的小手。

  这一刻,我的目光盯着表姐,表姐的目光也盯着我。

  我们四目相对。

  表姐一笑。

  我也一笑。

  好像心有灵犀一般。

  表姐任由我抓住她白嫩的小手好一会之后,才轻轻甩开我,然后她柔声道:“是啊,小舞现在怀了你的孩子,而且还是两个,你应该好好珍惜,好好疼她!”

  “姐,我知道!”

  我点点头。

  当我和表姐回到唐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也恰好到了饭点,不过由于唐家人都处于悲痛之中,所以吃饭的时候大家也是随便吃了几口。

  外公不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所以姨妈按照外公那边的习俗,吃饭的时候都在神主面前给外公祭饭,按照外公那边的习俗,就是每天吃饭的时候祭一次,一直坚持到七天之后。

  而且,在第七天的时候,家属要一起去公墓祭拜一次。

  姨妈的说法,就是按照外公老家的规矩来,虽然这些是封建迷信的东西,姨妈这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自然是不信,不过她尊重习俗,况且七天之后,家眷一起去墓地扫墓吊唁,也是对外公的怀念。

  所以,姨妈的意思,就是让我和武舞表姐一起在这呆七天,然后给外公扫墓。

  在魔都这边,我并没有什么急事,所以自然同意留下来住上一个星期。

  我们住的地方自然是唐家老宅,自从大舅二舅成了家之后,唐家老宅一直都是外公和外婆住,后面外婆离世,也就是外公一个人住,现在外公也走了,唐家老宅也就空了下来,不过按照姨妈的意思,这里肯定是不会卖出去的,这里是唐家的根基,所以她会派人来每天打扫,以后唐家一家子人要吃饭啥的,也就聚在这里。

  晚上的时候,大家都散了。

  唐糖那丫头心情不太好,所以小点点陪着她出去散心了,唐家大院里面就剩下了佣人还有我,表姐,武舞三人。

  后面表姐陪着我们一会之后,也离开了。

  唐家大院里面就剩下我和表姐,小点点和唐糖两丫头还没回来,我和武舞洗洗之后,也就一起回房间睡下了。

  /b酷Od匠6+网首发◇(

  睡下之后,武舞紧紧的抱着我,她身上的那种熟悉,令我沉醉的香气一个劲的朝着我的鼻子里面钻了进来。

  “小情人!”

  “嗯?”

  “我也好害怕……我爷爷的身子也越来越差了,他唯一的愿望,就是看着我成亲生子!”武舞轻轻在我怀里呢喃道。

  “快了!”

  我摸着武舞的肚子,柔声道:“等你肚子隆起来的时候,就是咱们的婚期了,等咱们结了婚之后,差不多再过两个月,咱们的孩子也就出生了!”

  “嗯!”

  “两个小家伙会不会踢你了?”我不禁问道。

  “还没什么感觉,就是有时候会想吐!”武舞娇声道:“你这个做爸爸的快给他们说说话,我每天都和他们说话!”

  听到武舞这么说,我凑过身子,把耳朵凑到武舞肚子那里,然后轻轻的摸着,轻声道:“两个小家伙,我是你们的爸爸,现在老爸给你们取名字,哥哥叫张小武,妹妹叫张小舞。”

  武舞听我这么说之后,白了我一眼,道:“你怎么知道到生的时候是谁先出来?”

  我嘿嘿一笑,道:“不管,反正他们两要么是哥哥妹妹,要么是姐姐弟弟。”

  在我和武舞这两个准爸爸准妈妈因为肚子里孩子的事情聊得激动的时候。

  京城,朝阳区某处钢琴训练中心。

  赵琳刚刚弹奏完了一曲卡农,她眼神有些疲惫的从钢琴面前站了起来,导师木罗夫指导了她几句之后,就说今晚练到这里,两人一起离开了钢琴训练中心之后,赵琳就朝着宿舍而去。

  在半路上的时候,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一分钟之后,赵琳挂了电话。

  她情不禁喃喃开口道:“他来京城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