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小饭店,对于公孙蓝兰和夏婉玉这样的女人来说,就显得有些陌生了,这对于大部分白富美来说,和路边摊没什么区别吧?不卫生!

  夏婉玉进去之后,看了一眼附近的摆设,就表现出一副蹙眉的模样。

  倒是公孙蓝兰的反应让我有些意外了,她很淡定,而且,在菜上齐了,开饭的时候,她吃得好像很爽,赞美菜的味道不错,夏婉玉呢,随便夹了几口饭就没吃了。

  所以一桌子的饭菜,都是我,小点点,还有公孙蓝兰解决完的。

  “夏小姐吃不习惯?”吃完了之后,我笑着问道。

  夏婉玉看了我一眼之后,没有回答我。

  而公孙蓝兰呢,起身笑着付了钱,然后我们就离开了饭店,坐上车之后,公孙蓝兰也就开口了,说道:“张成,上次你答应我的事情,现在该兑现了吧?”

  “看病?那首先你得告诉我,夏小姐患了什么病?”我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

  “具体什么病,我只能告诉小点点。”

  “张成,你找个公园停下!”小点点直接说道。

  “行!”

  反正这件事,暂时对于我们没坏处,所以我找了个公园,就把车子给停下了,我们一起下了车,由于公孙蓝兰所谓的隐私问题,所以小点点和公孙蓝兰夏婉玉母女走到了不远处那边的凉亭,而我呢,站着这边抽着烟。

  “待会我问小点点就成!”

  我心里冷笑了声,看着她们,没一会之后,我就发现小点点给夏婉玉把脉了,过程很快,也就几分钟之后,诊断就结束了,对于中医来说,诊断的手段就是望闻问切,诊断结束之后,她们三也就走过来这边了。

  这个时候,一辆奥迪车也开到了路边,大概是公孙蓝兰打电话喊来的司机。

  “张成,今天谢谢你,小点点,也谢谢你,要是你研究出什么办法了,希望你能告诉阿姨!”公孙蓝兰客气的说着,然后和我们打了声招呼之后,她们母女两也就坐车离开了。

  等她们离开之后,我一脸疑惑的看向小点点:“夏婉玉真的得了什么病?”

  小点点看了我一眼之后,道:“患者的隐私,我有权不说!”

  小点点这一句话,让我直接没忍住骂了出来。

  “她们是我的敌人,你都要隐瞒我?”我无语的看着小点点。

  小点点轻轻哼了一声,不过她还是冷冰冰的开口道:“夏婉玉结婚几年无法怀孕,四处求医无果,公孙蓝兰让我给她看看!”

  无法怀孕?

  我愣了下!

  公孙蓝兰和蒋明池结婚确实有几年了,他们好像一直没孩子,我还以为是年轻,没要孩子呢,原来是无法怀孕?

  “真的假的?没准是蒋明池的问题呢!”我疑惑的问道。

  “夏婉玉的脉象很正常,没有任何紊乱!”小点点看着我,说道:“以我的判断,她应该是有生育能力,可以怀孕的!”

  “难道真的是蒋明池的问题?”我瞪大了眼睛,蒋明池可是蒋家的继承人,他要是没有生育的能力,那么就有得玩了。

  “未必!”

  小点点看了我一眼之后,冰冷道:“也有可能是一种罕见情况,蒋明池和夏婉玉都有生育的能力,但是他们的生殖细胞无法结合在一起,要是他们换个人,或许就能生育了!”

  小点点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小时候在凤凰村听过的一些事情,说有的夫妻结婚了一直没孩子,离了婚重新换个人结婚时候,无论哪一方都生了孩子,这种情况确实存在,只不过很少而已。

  我忍不住笑道:“难道要他们双方找个人那啥了,验证一下是不是这个原因?”

  小点点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没说话。

  “那么你是怎么给她们答复的?”

  “我说这是疑难杂症,我需要问一下师父!”小点点看着我,说道。

  小点点的这个说法我心里很赞,其实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夏婉玉的病是公孙蓝兰杜撰出来的,为的就是给我下套,虽然我想不明白这种做法有什么好下套的,但是公孙蓝兰那么精明的女人脑子里想的什么,我怎么能清楚?

  后面,我和小点点一起回了汤臣一品。

  回到家之后呢,表姐还没回来这让我有些奇怪,都八点多钟了,表姐难道有应酬,我不喜欢看电视,所以就回自己房间躺下玩手机,自从知道了小点点就住在我的对面,我就有了拉窗帘的习惯……

  我躺在床上玩了会手机,陪着杨波高大力他们在群里吹了下牛,九点半钟左右的时候,外面的门响了起来,知道是表姐回来了呢,所以我就赶紧起床跑到外面。

  c酷匠¤!网‘2正M版'首发《

  果然是表姐回来了!

  不过,回来之后的表姐确实眉头紧锁,而且那张漂亮的脸蛋上面一脸的疲态,表姐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气场强大,无可匹敌的那种,很少会露出疲态。

  “姐,你怎么了?”我赶紧帮表姐拿着包,然后一脸关心的问道。

  “表弟,来坐下!”

  表姐走到沙发面前,然后拉着我坐下,道:“你准备一下,等明天,咱们要飞京城!”

  “去京城?”

  我一愣,疑惑道:“出什么事了?”

  “外公身体不行了!”表姐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的脸色一变,虽然我长这么大,就是过年去京城的时候见过外公一次,但毕竟血浓于水,听到这个消息时候,我的心里就开始难受了起来。

  表姐看到我的样子之后,轻声道:“表弟,从出生到死亡,是我们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情,外公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该经历的经历了,不该经历的也经历了,他的人生跌岩起伏,精彩无憾。其实人的一生就是这样,从呱呱坠地,到老死,然后化为一抔黄土!”

  “我已经通知小舞了!”

  表姐看着我,说道:“等明天,她会直接去京城和我们汇合,她马上就是你老婆了,应该陪着你去看外公最后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