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有句话叫做: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了,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缩写也就是人艰不拆。表姐是不知道这句话还是咋的,还要拆穿我?我发现自己和表姐这样的心理学高手在一起,就像赤裸着一样,浑身上下的隐私都暴露给了表姐。

  我和表姐是彼此面对面的,我的脸几乎都快贴到了她的脸蛋上面。

  由于我们这么近的距离呢,所以我们感受着彼此呼吸的温热,也呼吸着彼此的呼吸。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之前因为结婚的事情,我心里有些烦闷,但是这么抱着表姐,我的心竟然快速的就安定了下来,就好像回到了童年时代那种无忧无虑的日子一般,就希望时间一直停留在这一刻。

  我们呼吸着彼此的呼吸,这么轻轻的抱着彼此。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最新?章节上w酷)匠/#网

  “表弟!”表姐开口喊了一声。

  “嗯?”

  “你结婚了之后,姐就不能跟你住在一块了!”表姐轻声说道。

  表姐这一句话,好像一个晴天霹雳一样,狠狠的把我的心给电得抽搐了一下,我一直都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现在……表姐这么说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我要和武舞结婚了,我得重新买个房子,然后和武舞住一块啊!

  那个时候,我还能和表姐住在一起么?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堵得难受,直接就开口道:“姐,我要跟你住一块,不要结婚了!”

  “傻表弟,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怎么能不结婚呢?”表姐柔声道。

  “那你嫁给我,我们就能住一块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情不禁就说出这样的话,我说出来之后,自己都被自己的话给吓了一大跳,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对表姐说出这样的话来!

  天啊!

  由于说出这样的话,所以我的一颗心忍不住就加快了速度,表姐的身子和我贴在一起,她应该感受得出来,我的心跳加快了!

  “噗嗤!”

  “姐,你笑啥?”

  “姐要是真嫁给你,你要啊?”表姐柔声问道。

  “要啊!”我点头。

  “你敢要么?”表姐眯着漂亮的眼睛看着我,我发誓,这是我看过最漂亮的眼睛,然后她轻哼道:“姐每天都欺负你,你不是挺怕姐的么?那你还敢要姐?”

  “怎么不敢?”我咬牙道:“扛枪的难道还怕地道不成?!”

  “真不怕?”表姐反问道。

  “不怕……”我心有些虚。

  “还是,你本身就是喜欢享受姐欺负你的感觉,贱骨头?”

  “我是贱骨头!”我苦笑道,仔细想想,确实是这样,和表姐呆在一起每天被她欺负,我都习惯了,就拿去关中的这几天来说吧,反正没有表姐的欺负,就感觉少了什么一样。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睡觉吧!”表姐说道。

  “嗯!”

  闭上眼睛之后,我发现自己怎么都睡不着,好一会之后,才开口道:“姐,我想和你住一起!”

  “要不,我和武舞结婚了之后,你也跟我们住在一块,反正你和武舞是闺蜜。”

  “睡觉!”

  表姐说道:“姐困了!”

  “好!”

  我张了张嘴。

  在平时,只要我抱着表姐,或者周围有表姐的味道,我都能够快速的入睡,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这么抱着表姐睡在一起,但是我竟然失眠了。

  脑子里想的问题就是:结婚了,就不能和表姐住一起了!

  在我被失眠困扰的时候。

  都城市!

  牧马山蔚蓝卡地亚别墅!

  武舞的房间内,她轻轻靠在床上,翻看着一本胎教方面的书籍,那张妩媚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母性之色,没一会之后呢,房间的门被推开了,楚莎走了进来,道:“小舞,肚子饿不?想吃点啥,妈给你做!”

  “还真有点饿了!”楚莎这么一说呢,武舞还真感觉自己有点饿了!

  “现在除了你自己,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呢,两个人一起吸收营养,当然饿了!”楚莎一面说着呢,一面问武舞想吃什么?

  武舞想了想,说想吃炸酱面,非常想吃!

  楚莎说行,妈马上给你做。

  楚莎说着就离开了,武舞呢,也放下了书籍,走到了客厅里面坐下,一边桌上的报纸呢,一边等待着炸酱面,没一会,楚莎就做好了炸酱面,楚莎的手艺非常不错,她的手艺是她妈妈传授给她的。

  “好香!”

  武舞闻到炸酱面的味道之后,食指大动,端着炸酱面,就吃了起来。

  可是,吃了还没两口呢,武舞的脸色就一变,然后快速放下碗,朝着卫生间里面跑去,很快,卫生间里面就传来了哇哇呕吐的声音。楚莎心疼得不行,赶紧跟了进去,帮女儿拍打背部。

  吐完了之后,武舞回到客厅里面坐下,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坐了好一会之后,才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现在怀孕两个月了,有了妊辰反应,妈当初怀你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有的时候会特别想吃某种东西,但是吃了还没几口,就开始反胃想吐!”楚莎一脸心疼的看着武舞,说道:“想做妈妈,都得经历这一步!”

  “妈,是不是反应越大,生出来的小孩越聪明?”武舞问道。

  “妈怀你哥的时候反应没有怀你的时候大,他就没你聪明!”

  “嘻嘻!”

  武舞听到之后,嘻嘻一笑,她情不禁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神里面,充满了母亲的慈爱之色。

  “小舞,等过几天,就给你们商量结婚的事情!”

  “妈,真要这么快结婚么?”武舞张了张嘴,问道。

  “难道你还要等孩子生下来再结婚啊?”楚莎瞪了武舞一眼,说道:“我和你一样大的时候,我和你爸都结婚三年了!”

  说完之后,楚莎又一本正经的道:“小舞,谈恋爱,是他停下来陪你,但是并没有改变自己的行程,随时都可能走。而结婚呢,是他放弃了自己的路,愿意和你走同一条路。所以恋爱容易,结婚难。爱上你的人,依旧是路上。娶了你的那个人,才叫家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