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个男人的容貌之后,我内心深处震撼不已!

  因为我见过他,并不是在现实生活中见过,而是从宋思思给我发来的那些关于公孙家人员资料里面见过,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公孙云龙老爷子的三儿子,公孙蓝兰的三哥,公孙凤!

  我妈妈的那个爱慕者,竟然是公孙凤!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很是郁闷,这一刻,我心里真想骂易湿几句,他肯定知道我妈妈的爱慕者就是公孙凤,而我呢,就感觉自己像一只猴子一般,之前还那么刻意的对公孙蓝兰隐瞒这件事!

  以公孙蓝兰脑袋的聪明,知道了我要来华阴这边,她会不知道我要见她的三哥?

  看着坐在窗子边上的男人,我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公孙凤是公孙蓝兰的三哥,也是夏婉玉的舅舅,我和夏家是有仇的,他会把我妈妈的真实情况告诉我么?这一点,我很值得怀疑。

  不过,既然是我爸喊我过来的,应该有他的深意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就朝着那个中年男人走了过去,等我走到那个中年男人身边的时候,他才抬起头来盯着我,在我的身上打量了片刻之后,他轻声道:“像,眼睛和嘴巴,确实很像!”

  “我应该喊你一声公孙叔叔吧?”我看着公孙凤,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最新《章;“节《~上酷K匠%网;

  他微微点头,然后指了指对面的椅子,道:“坐下吧!”

  我也没有客气,走到公孙凤面前呢,也就直接坐下了,坐下之后,我就闻到了桌子上面传来浓烈的茶香味,是我妈最钟情的雪山香!

  可能是感受到我眼神的异样吧,所以公孙凤看了我一眼,笑道:“这是你妈最喜欢的茶,因为你妈妈的关系,所以我也喜欢上了这种茶,这个小酒馆里面没有,是我特地带来,让酒馆的人泡的,来,尝尝!”

  本来,在面对公孙家的人的时候,我心里都是警惕的,担心他们下药!

  但是这一刻,看着公孙凤的眼神,我竟然没有拒绝,端着茶杯喝了一口。

  一瞬间,我的唇齿之间充满了浓烈的茶香味!

  “你叫张成,对吧?”公孙凤看着我问道。

  “嗯!”我点点头。

  公孙凤笑了笑,说道:“最近这两天,我还听说了你,在我们家老爷子的寿宴上面,把我侄儿给揍了一顿,俊杰跟我当过兵,他有几斤几两,我心里很清楚,你轻轻松松就能把他给搞定,不愧是张鸿才的种!”

  听到公孙凤这么说之后,我脸色微微有些尴尬!

  毕竟,公孙俊杰可是他的亲侄儿!

  可能是见到我的脸色尴尬吧,所以公孙凤摆摆手,说道:“不用担心,俊杰那小子有时候太过狂妄了,确实应该有个人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一点,我不会怪你!”

  说完之后,公孙凤又继续说道:“我也不会因为你和夏家发生的事情,而对你有什么抵触和为难,当年,我和你爸爸都爱上了你妈,爱情这种事情,很难勉强,我和你妈是很好的朋友,但是她对我的感情都是朋友之情,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爱情,而她对你爸有,所以当年她选择了你爸,我也不怪她,说遗憾,那是肯定的。但人生,本来就不是十全十美的!”

  “确实,人生并不是十全十美!”

  公孙凤的这番话,让我的脑子里面浮现出了蒋晴晴的影子,她潜伏在我身边这么长时间,我心里有了她,可是她却一直把我当猴子一样耍,甚至,没有对我产生一丝感情。

  这一刻,我突然感觉自己很可笑!

  想这么多干什么?

  蒋晴晴欺骗了我这么久,我还想她做什么?她值得么?

  我努力甩了甩脑袋,把脑海里面的蒋晴晴给甩开,然后看着公孙凤,说道:“叔叔,你知道我妈妈的死因?”

  “不知道!”

  公孙凤摇头,他看看我,说道:“你妈妈当年被害的时候,对方做得极为隐秘,这就导致了凭借你父亲和易湿两个人,这么长时间也没调查出来。”

  “那么,叔叔肯定知道怎么找我妈妈被害的凶手把?”我相信,像公孙凤这样的人,要真不是手里掌握了些什么的话,不会这么轻易的见我。

  “我确实知道一些!”

  公孙凤喝了口茶,道:“只要循着这条线路,你们应该可以查出真正的原因!”

  “什么线路?”我赶紧问道。

  “蒋天杺!”公孙凤一脸认真的看着我,缓缓道:“你妈妈被谁害死的,蒋天杺知道!”

  “蒋天杺?”

  我眼睛顿时眯了一下,蒋天杺,不就是蒋晴晴的父亲么?在魔都的时候,我已经把蒋家的很多资料都研究透了,知道了蒋天杺,就是蒋晴晴的父亲。

  想到这里,我拳头紧紧的捏在一起,沉声道:“我妈,是不是蒋天杺害死的?”

  “不是!”

  公孙凤摇头。

  看到公孙凤摇头,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松了一口气。

  “你妈妈的死很复杂,蒋天杺了解事情的真相!”公孙凤冷哼了一声,说道:“只要你能够撬开蒋天杺的嘴巴,就能够找到真正的凶手了,我想,凶手怎么着,都和蒋夏两家有关系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公孙凤看着我,缓缓道:“张成,你知道蒋天杺最在意的是谁么?”

  “谁?”

  “他的女儿,蒋晴晴!”公孙凤说道:“蒋晴晴是他的私生女,是他和他最爱的女人生的女儿,所以他心里最在乎的就是蒋晴晴这个女儿嘛,你妈妈的死,就算不是蒋家人下的毒手,但肯定和蒋家的利益有关,不然蒋天杺的嘴巴不可能这么严,你要想撬开蒋天杺的嘴,可以从他女儿蒋晴晴身上下手!”

  “从蒋晴晴身上下手?”

  我眯了眯眼睛,点点头道:“明白了,绑架,严刑拷打,这些我很擅长!”

  我这么说出来,公孙凤微微皱眉,但他还是没继续在这个话题上面聊,而是一脸凝重的看着我,说道:“张成,你好像把我妹妹蓝兰给得罪了,是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