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我直接就冲了上去。

  我的速度很快,由于距离赵秦远着呢,所以我一个短暂的助跑之后,利用大厅里面的地板,一个滑翔,正好穿过了正在中央跳舞的一个美女的美腿之间,然后以一个惊艳标准的姿势站在了赵秦面前,对着赵秦同样伸出了手。

  我和公孙任杰两个人的手都伸在赵秦的面前。

  现在,就看赵秦要怎么选择了?

  她是选择和公孙任杰跳舞呢,还是选择和我跳舞,或者说,把我们都拒绝了!

  我的眼睛有些炙热的看着的赵秦那双漂亮的眼睛,这么直视,顿时就让我想起了在纽约帝国大厦上面,我们接吻之前对视的样子。

  赵秦看到我炙热的眼神之后,就有些闪烁起来,不敢看我!

  她心里是爱我的!

  她心里一直都是爱我的!

  为什么想要和公孙任杰相亲,因为她怕跟我在一起之后,怕面对不了赵琳,所以她才会选择以这种相亲嫁人的方法,来逃避内心对我的爱!

  所以,在我看到她眼神不敢看我的时候,我就知道她要怎么选择了!

  她肯定要选择公孙任杰,和他一起跳舞,让我死心……

  不能!

  赵秦,你的手,怎么能让其他男人抓呢!

  所以,这一刻,我内心的冲动之下,主动上前一步,在赵秦还没做出选择之前,一下子就把赵秦的小手紧紧的抓在了自己的手中,我这么突然抓住赵秦的手,赵秦瞬间愣住了!

  我趁着赵秦愣住的这一瞬间,就拉着她朝着中央位置走了过去。

  别说赵秦愣住了,就连公孙任杰,也愣了下,然后他反应过来之后,眼睛就愤怒的盯着我,大概是觉得我为什么不讲游戏规则吧,本来我们一起做出邀请赵秦跳舞的姿势,等着赵秦选择,这样是最公平的!

  可是,我很无耻,我不要脸!

  在赵秦没有做出选择的时候,我直接就抓着她的手走进了舞池中央。

  这等于不是赵秦做选择,而是我不要脸的抢先一步!

  我想,要不是因为在他爷爷的寿诞上面,在场的人都是西北这边金字塔顶端的大佬,那么估计公孙任杰早就忍不住,要发飙了吧?

  在我拉着赵秦走进了舞池中央之后,站在不远处的公孙蓝兰冷笑了一声,自言自语的嘀咕道:“果然够无耻,男人追女人,有的时候靠的就是不要脸,和张成比起来,任杰还是输了一筹!”

  赵秦被我拉进了中央之后,她不得不陪着我跳舞了!

  我揽住她柔软的腰肢,随着韵律,跳动了起来。

  赵秦的眼睛一开始是死死的盯着我,眼神里面对我刚刚的举动有些愤怒,但是我的眼神一直温柔的看着她,不管她的眼神里面是愤怒还是什么,我的眼睛一直温柔的盯着她,没一会之后,赵秦就受不了了,那美眸一下子就软了下来,轻声对我说道:“张成,不要闹了,好么?”

  “我就是想和你跳个舞而已!”

  我看着赵秦,温柔道。

  “你答应过我,不逼我的!”赵秦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

  我并没有说话!

  只是轻轻的搂着她,和她温柔的跳着舞。

  我这样和赵秦跳着舞,站在不远处,看着我们跳舞的高诗梦眼睛盯着我和赵秦,嘴里呢喃道:“就算要做他的情妇,也得努力讨他欢心呢!”

  我和赵秦跳舞没有像之前和公孙蓝兰那样,这首舞曲不是探戈,很温柔,就像绵绵缠绵的情人一般,就算我感受到了公孙任杰和公孙俊杰两道充满敌意的眼神,但是此时都我已经没有功夫去理会他们,而是一脸温柔的和赵秦跳着舞。

  “张成,你答应过我,不逼我的!”

  “说话不算数么,张成!”

  “你说话啊!”

  整个跳舞的过程中,赵秦一直低声问着我。

  我闭着嘴,没有说话。

  在着一支舞曲结束的时刻,我轻轻凑上脑袋,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跟着公孙任杰,你不会幸福,我希望你幸福!”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明显的感觉到赵秦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接着我们就分开了!

  我和赵秦分开之后,我就走回了小点点这一边,在一旁和潘凝聊天的高诗梦端着杯红酒走过来,醋意十足的说道:“张成,挺吸引女人的啊,我也要跟你跳舞!”

  听到高诗梦的话,我哭笑不得:“你别瞎参合了!”

  s更c新m最快$上,$酷匠*网P

  “知道啦!”

  高诗梦眼神黯然了一下,然后柔声提醒道:“刚刚你和公孙蓝兰跳那种阿根廷式探戈,肯定把她惹怒了,表面上她没表现出什么来,但暗地里肯定会对付你,你要小心!”

  “我知道!”

  我点点头。

  听着高诗梦的话之后,我的视线情不禁的朝着公孙蓝兰看去,这个时候呢,我正好看到公孙蓝兰对着公孙俊杰,低声说着些什么,那个公孙俊杰听了之后,抬起眼睛来恶狠狠的盯着我。

  “要出手了?”

  我心里冷笑。

  果然!

  不出我所料!

  公孙蓝兰低声和公孙俊杰说完之后,公孙俊杰眼神恶毒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在一支舞曲结束的时候,也就朝着前面台子上面走了上去,走到麦克风面前呢,他就开始说话了。

  首先,他说的是祝爷爷大寿快乐!

  接着,他又当着大家伙的面说,前些年的生日每次都是跳舞啥的,太无聊了,就玩点刺激的,比武给大家助助兴。

  比武?

  人都是爱看热闹的,更何况,确实每次参加酒会都是跳舞啥的,所以听到公孙任杰说比武助兴之后,大家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亮了起来,整个大厅一下子就议论纷纷起来。

  公孙任杰作出了个静一静的手势之后,把目光放在我的身上,道:“现在,给大家介绍一位公子,这位公子大家或许不认识,但是他的父亲,我想有不少人认识,他的父亲,就是曾经大闹过我们关中的张鸿才!”

  够狠!

  我父亲年轻的时候确实在关中呆过,这点我听我妈说过,当时因为一些利益问题,得罪了西北这边的不少人,现在,公孙任杰直接宣布我的身份,这么一来,之前被我父亲得罪过的,基本都会盯上我了,到时候我要去华阴那边见我那个爱慕者的时候,也就更困难了!

  当然,我明白,公孙俊杰之所以这么做,都是公孙蓝兰在指挥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求签到,撸撸,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