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

  机场。

  随着魔都到东北的航班降落之后,一个男子带着两个随行,从贵宾通道里面走出去。

  接着,他上了一辆豪华宝马X6车子,车子缓缓开向了市中心,最终在一处环境优雅的地方听了下来。

  这里,便是夏家老宅!

  年轻男子下了车之后,自己而走进了豪宅里面,客厅里面,一个老者正在看着一份今天的报纸,见到年轻男子出现了之后,眼神里面露出惊讶,问道:“夏青,你怎么回来了?”

  “想爷爷和爸爸了,来看看你们!”夏青脸上带着笑容。

  “嗯!”

  老者点点头,然后看着他问道:“现在在魔都那边工作,有什么困难么?”

  “有!”

  夏青眼光闪烁了一下,还是张嘴开口道。

  “哦,什么困难,可以和爷爷说说?”老者微微一笑,问道。

  “权限不够!”

  “权限不够?”老者愣了下,摇头笑道:“夏青,魔都那边是长三角的中心地带,长三角经济圈最近这些年经济飞速发展,将来会成为亚洲这边的金融中心,现在那边的事务全部交给你负责,你还嫌权限不够?是不是想连东北这边的东西都交给你负责,才叫有权限啊?”

  “爷爷,孙儿不是这个意思!”夏青听到老爷子这番话之后,脸色发生了轻微的变化,沉声道:“爷爷,我说的是在高手方面,我权限不够!”

  夏青一边主动给老爷子倒茶,一边说道:“爷爷,你知道,我在魔都那边,要对付张家那小子,但是张家那小子身边高手挺多的,一个易湿令人无法抵抗,另外就是那个神秘的小女孩,也深不可测,还有……那个可以将蒋家三湖联手都击败的宋思思,也是一个高手!”

  老爷子听到这番话之后,微微皱眉。

  “闪电和那个小女孩交过手,输了?”

  “嗯!”夏青点头。

  “那小女孩究竟是什么人?”老爷子眉头紧锁,沉声道:“这方面,我会考虑考虑,让风雨雷电其中两门去魔都那边帮助你!”

  “谢谢爷爷!”

  夏青眼睛一亮,接着他张了张嘴……

  “还想说什么?”老爷子看到夏青的样子之后,笑了笑,说道:“咱们祖孙俩,有什么话不凡直说,不用这么遮遮掩掩,反正将来夏家的担子,都要交到你的身上!”

  “爷爷,我想说说婉玉的事情!”

  “哦?”夏老爷子眯了下眼睛,道:“婉玉什么事?”

  “爷爷,婉玉现在已经嫁入了蒋家,已经是蒋家的人了,但是她在我们家这边,权限还是挺大的,这样,你真的觉得合适?”夏青想了想,继续说道:“而且,婉玉的母亲公孙蓝兰太过精明,对咱们夏家的怨气也够大,我担心……”

  “你担心什么?”

  夏老爷子眼睛紧紧的盯着夏青,沉声道:“你是担心婉玉会反我们夏家,对吧?”

  夏青没吱声,算是默认!

  “哼,婉玉姓夏,不姓公孙!”老爷子哼了一声之后,脸色沉闷的盯着夏青,严厉道:“婉玉的能力强,我想,如果她主持魔都那边的事务,新能源项目,也未必会落入张家的手中吧?夏青,以后不准说什么婉玉的不是,他是你的堂妹,你们是一家人!”

  “是!”

  夏青了解爷爷,从老爷子的脸色上来看,他知道老爷子已经发火了,他知道,如果自己对着爷爷干的话,那么他在夏家的地位会急速下降,到时候,自己这个继承人位置没准就被替换了,夏家其他男丁一直对这个位置虎视眈眈,夏青可不敢拿着这个位置当赌注!

  所以,他乖乖的听着老爷子教训,没有还嘴!

  老爷子教训完毕之后,夏青恭恭敬敬的退下,夏家老宅旁边还有几栋别墅,这些别墅都是夏家的所建造的,很是豪华,每一栋别墅里面,都住着夏家的嫡系。

  夏青和父亲母亲一家人是住在最靠里面的一栋三楼小别墅。

  离开了老爷子住的别墅之后,夏青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阴沉起来,清明在外面等候,清明先在的级别,还没有资格进入老爷子的别墅,而在夏家当差多年的忠伯有权限进去,刚刚老爷子教训夏青的一幕,都被忠伯看到了眼里。

  “少爷,发生什么事了?”

  “哼,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就这么护着夏婉玉!”夏青忍不住咒骂了起来。

  这个时候,忠伯小声提醒道:“少爷,小心隔墙有耳!”

  “哼!”

  夏青冷哼了一声,直接朝着他父母住的别墅走了过去。

  夏青的父亲叫夏长江,曾经是军人,本来已经做到了大校的位置,但是后面因为得罪了张鸿才,被张鸿才给弄残废了,郁郁不得志的情况下,也就离开了部队,从此以后就一直呆在夏家老宅里面,这么二十多年来没有离开过半步。而夏青的母亲呢,则是部队上文工团的。

  “爸,我妈呢?”

  夏青走进去书房里面,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父亲之后,开口问道。

  “刚刚出去了!”

  夏长江说了一句之后,也就继续低头看书。

  大概是感觉到夏青的脸色不对劲吧,夏长江慧眼如炬,问道:“怎么?被你爷爷教训了!”

  “爸,我不甘心!”

  夏青紧紧咬着牙,说道:“凭什么夏婉玉一个女人能有这么大的权力,而我却什么都没有?”

  夏长江那眼神闪过一丝刀锋般的明亮,道:“因为老爷子在下一盘棋!”

  “下棋?”

  夏青皱眉:“下什么棋?这盘棋对我有好处么?”

  “没有!”

  夏长江摇头。

  听到父亲这么说之后,夏青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

  “儿子,明天陪爸爸去医院!”

  “你身子不舒服?”

  “去医院,装义肢。”夏长江开口道。

  “爸?”

  夏青一脸吃惊,因为自从腿出了问题之后,父亲一直都不装义肢,而是坐轮椅。

  ;酷S匠网首%¤发

  “重新站起来,找张家报仇,再拿回二十年前老爷子欠我的东西!”夏长江沉声说道。

  夏青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激动起来,因为他知道,二十多年前,父亲本该坐上夏家掌舵人的位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求撸撸签到,投出挖掘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