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劲?

  听到易湿的话之后,我愣了下,脑子快速的就想起了昨天晚上见到赵秦的时候,确实,那个时候赵秦确实有些奇怪。

  不过当时我没多想,毕竟在关中见到赵秦,我心里高兴,所以没有想太多,现在易湿说起来,我倒是发觉有些不对。

  第一,昨天我和她在一块的时候,虽然她漂亮迷人的脸蛋上面挂着笑容,但她的笑容里面好像都充满了苦涩,还有凄美的味道。

  第二,昨天晚上分别的时候,她突然对我说了句你要好好的之类的话,当时我想到的是杀手,到现在,确感觉那么不对劲。

  当然,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赵秦究竟怎么了,看到易湿那副样子后,不禁骂他说究竟怎么回事,你快给老子说明白。

  易湿看着我,抠鼻的同时,鄙视的看着我说小子,这么和你说吧,你孩子他妈来关中这边,主要目的就是见男人,相亲。

  什么?

  听到易湿的这句话,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说你怎么知道?

  易湿咧咧嘴,喘息着一股子大蒜味道,哼道:这天下,还没有本大师不知道的事情,凡事掐指一算就能知道。

  看到易湿这装的样子,我真想揍他。

  不过,我知道他说的应该不是假话,联想起昨晚上赵秦的各种奇怪的表现来看,赵秦这一次来关中,还真是和男人相亲的。

  不知道为什么,知道赵秦这次来主要目的是来相亲,我心里特别不舒服。过年在京城的时候,赵秦是相亲过的,不过那一次被我给破坏了。

  可这一次,赵秦又来关中这边相亲,这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我感觉这一次赵秦的相亲,并不是她家里人逼迫,而且她自己主动的。

  为什么?

  赵秦心里是爱我的,这一点我很清楚。

  可是,因为赵琳这一层关系,所以无论她心里多爱我,都是不可能和我在一起的,因为她很爱赵琳,和赵琳的感情很深,所以跟我在一起的话,她心里过不了那道坎。

  就因为这一点,所以她才会选择主动相亲,和其他男人结婚。这样,她就可以忘了我。

  赵秦!

  越想着她,想着她的样子,我的心里也就越堵的慌。

  “赵秦和谁相亲?”看着易湿,我沉声说道。

  易湿扣着鼻屎,对我说这里是关中,你觉得赵秦会和谁相亲?

  “公孙家的人!”我脸色凝重,冷笑了一声,赵秦可是叶世良的孙女,能够和叶家联姻相亲的,在关中这一带,也就只有公孙家有这个资格了。

  “小子,脑袋还算聪明。”易湿咧嘴笑道:“时间不早了,如果你还不采取行动的话,赵秦这位美人,可就永远不是你的了。”

  易湿这番话有些夸张,相亲而已,又不是结婚,不过……想到赵琳要和其他男人相亲我心里就不舒服,不知道为啥,我内心深处不希望其他男人染指赵秦。

  “知道他们相亲的地点在哪不?”我眼睛盯着易湿。

  “知道。”

  易湿咧嘴一笑,看了我一眼,说道:“怎么,小子确定要去抢了。”

  “抢!”

  我点点头。

  看到我点头的样子,易湿上下打量了我两眼,说道:小子,你现在这穿着打扮太屌丝了。

  屌丝?

  我瞪了易湿一眼,咒骂道滚犊子,你丫比我还屌丝。

  要是让我回去酒店重新换衣服鞋子之类的,那需要浪费不少时间,到时候,估计赵秦的相亲都结束了。

  D看A{正版1章、节…上*酷g\匠C网

  万一赵秦对公孙家的那个男人有什么好印象,到时候我岂不是……要哭死?

  让易湿上了车之后,我就要易湿带我去赵秦相亲的地点。

  赵秦的相亲地点是长乐坊那边的一处私人会所,按照易湿的带路,我把车子开了过去,下了车之后,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一处很高档的私人会所,我估摸着应该是公孙家旗下的,专门用来招待贵宾。

  不过,既然是私人会所,进去自然就有了难度。

  好无一例外的,我和易湿直接被挡在了门口,那个保安看着易湿的时候,就像在看一个乞丐一般。

  硬闯,有易湿在的话,硬闯肯定是可以闯进去的,不过到时候这件事肯定会闹大,所以我想了想呢,也就把手机给掏了出来,门口的保安是两个穿黑衣的男子,年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从精气神方面来看,应该是两个身手不错的高手。

  掏出手机之后,我就调出了一张相片,这一张相片是我昨天晚上和公孙兰蓝在唱歌的时候,我偷拍的,其中有一张,我自己也拍摄了进去,所以这一张照片给两个保安一看之后,他们看着我和易湿的脸色直接就变了!

  “我和你们老板是朋友!”

  两个保安此时此刻,已经没有怀疑,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和公孙兰蓝在一块唱歌的,而且,这一张照片把包间大部分位置都照了进去,明眼人,应该能够看到整个包间之内就我和公孙蓝兰,所以,我相信这些保安肯定会认为我和公孙蓝兰的关系很亲密。

  所以,这一张照片给他们看了之后,他们看着我和易湿,眼神里面马上充满了恭敬,特别是看我的眼神里面,竟然有几分男人之间的羡慕起来。

  看到他们这种眼神之后,我心里不禁有些好笑!

  私人会所的大门口有一处花园,在走到私人会所里面之后,我就看到了花园里面有一张玛莎拉蒂敞篷跑车,这是公孙蓝兰的跑车!

  公孙蓝兰也在这里?

  我突然有些头疼了起来!

  公孙蓝兰既然在这里,就有些麻烦了!

  “待会进去,估计会遇到公孙蓝兰那个女人“”怎么?怕了?”易湿扣着鼻屎,看着我,说道:”小兔崽子,未来孩子他妈都快被其他男人抢走了,你还怕个毛啊怕!“我这人最受不了刺激,易湿这家伙这么一说,我自然不想让他看不起,于是我咒骂说谁怕了,我一个扛枪的怎么可能害怕防空洞。

  说着,我就带头,直接走了进去。

  这处私人会所总共有四楼,进去一楼大厅之后,我扫了一眼,并没有发现赵秦,整个时候里面的工作人员也进来了,问我找谁,我直接说找蓝兰。

  大概是听到我对公孙蓝兰的称呼有些亲密吧,所以那个工作人员就指了指二楼,说公孙小姐在楼上招待客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梦丶天子「400」,wanghaocd932「200」,软妹爱中出「200」Demons27202「200」,空氣氣息「170」,callme大龙「100」,徐weiphone「100」等书友的挖掘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