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凤属于高系成员,所以当初潘凝嫁给公孙家的人,也算得上是和高家联姻,所以公孙家和高家的关系不错,还是世交,高诗梦自然和公孙蓝兰很熟。

  两人站在不远处面带微笑的聊了一会之后,后面又来了几个年轻女子,应该认识高诗梦,所以拉着高诗梦到了一边之后,就攀谈交流了起来。

  我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而小点点这个小吃货,还在吃东西呢!

  现在人都到齐了,所以公孙蓝兰上台讲了话,都是一些基本的礼仪话,讲完之后,公孙蓝兰也就走下了台子,然后那双漂亮的眸子目光就停留在我的身上,我的余光一直注意着她,所以她目光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这女人,想干什么?

  我心里不由得疑惑,不过现场这么多人的情况下,我就不敢相信公孙蓝兰真的敢对我做出些什么伤害的事情来,不过以后就要小心了,特别是去了华阴之后。

  不一会呢,我就发现公孙蓝兰身子动了!

  她一手端着一个高脚杯,高脚杯里面倒了一定的红酒,朝着我的方位,踩着性感的绑带高跟鞋,带着盈盈笑意,摇曳生姿的走了过来,她走路的时候,那纤细柔软的腰肢在扭动之间,仿佛充满了一股其他女人没有的迷人韵律一般。

  2最新@@章节…*上s;酷匠3网Ae

  公孙蓝兰这么走过来,我的一双眼睛情不禁的眯了起来。

  走到我身边之后,公孙蓝兰也就停了下来,她身上那股子能够令男人神经都颤栗的香气,一个劲的朝着我的鼻子里面钻了进去,这一刻,我心神竟然忍不住狠狠的荡漾了一下。差点心神失守,这个女人,魅力也太大了些吧?

  “我们又见面了!”公孙蓝兰的眼神里面带着笑意。

  “真是没想到!”我摸着下巴,盯着公孙蓝兰那张迷人的脸蛋,说道:“昨天下午的时候,要是我知道你的身份,我肯定会把你扶住,不会让你这么狼狈的摔倒在地上!”

  狼狈二字,我故意加重了语气。

  像公孙蓝兰这样的优雅高贵的女人,自然是不希望自己狼狈的一面被其他人看到,可惜,昨天她摔倒的一幕,偏偏被我给看到了。

  我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公孙蓝兰的脸色微微一变,但是很快就恢复了那面带迷人笑容的样子,但是,她应该对昨天的事情很生气,说话的时候,那贝齿都轻轻的咬着,道:“一个有风度的男人,是不会让女人受伤的!”

  说我没风度?

  好吧……我承认,昨天发生的事情我确实没什么风度,明明可以搀扶住她的,甚至,只要我的身子不动,公孙蓝兰她最多撞在我的身上,而不会摔倒在地上!

  “但我昨天还是救了你!”

  我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公孙蓝兰,一本正经的说道:“要是没有我,你在地上挣扎半天也起不来,要是没有我,你的手脱臼,根本无法开车!”

  “所以,你应该感谢我!”

  说着呢,我又补充了一句,说道!

  “咯咯咯……”公孙蓝兰传出银铃般的笑声,那张脸蛋,在笑容之下更加迷人,看着我,竟然有些心痒痒起来,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公孙蓝兰这样的女人身上,好像有强大的吸引力一般,表面上我和她聊着天,但是暗地里,我却贪婪的呼吸着她身上的香气。

  “我应该感谢你?”

  公孙蓝兰面带笑意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张成,我之前听说你很无耻,不怎么相信,现在,我终于相信了!”

  “行,那我就谢谢你,敬你一杯!”说着,公孙蓝兰也就把她手里端着的一杯酒,递给我。

  看到她的这个动作,我的心里倏然间就开始警惕起来。

  在京城的时候,我收到了卧底的消息,说夏婉玉要对我下药,所以,和夏婉玉见面的时候,我几乎没有动过任何茶水和食物,为的就是以防万一,现在,这酒是公孙蓝兰端着过来的,而且刚刚我也没注意她的酒具体是从哪里弄来的,公孙蓝兰是夏婉玉的母亲,万一她们母女两商量好了,在关中对我下毒,那么我要是喝下了这杯酒,不是自己找死么?

  她们虽然未必会毒死我,但是肯定可以用药物控制我!

  我不傻,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微微一笑,然后转身从旁边的服务生盘子里面断过了一杯红酒,然后面带微笑的看着公孙蓝兰:“来,干杯!”

  “张成,你胆子还真小!”公孙蓝兰是个精明的女人,自然从我的反应里面看得出来,我对她的酒不放心。

  “出门在外,小心一点为好,你说对么?”我意味深长的看着公孙蓝兰,说道。

  “对,小心一点为好!”

  公孙蓝兰笑着,她就将两个酒杯里面的酒倒在一起,然后一块喝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我并没有后悔,就算公孙蓝兰喝下了酒,但也不能确定里面没有药。

  喝下了红酒之后,公孙蓝兰那张美极了的脸蛋,好像更加娇艳了起来,她眼睛看着我,笑道:“张成,我听说过你在魔都做的不少事情,真是年轻有为。”

  “怎么?看上我了?”我语气里面有些挑衅的味道,看着公孙蓝兰:“既然看上我了,是打算把你女儿许配给我,还是你亲自上场?”

  “咯咯,你真会开玩笑!”公孙蓝兰笑眯眯的摆手道。

  “我没有开玩笑!”我一本正经的看着公孙蓝兰,说道:“要搁在古代啊,我救了你,你就得以身相许了,知道不?”

  我这话,把公孙蓝兰惹得咯咯娇笑,道:“你只是把我从地上扶起来,帮我接上了脱臼的胳膊而已……又不是救了我的命!”

  听她这么说,我就笑了,道:“要是救了你的命,你就以身相许了?”

  “是啊,可惜……你没机会!”公孙蓝兰轻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