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亚斌看到我和宋思思之后,脸色狂变,在我的预料之中。

  因为当初在柒号餐厅的时候,他本来想欺负我的,趁机打我脸,但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个蒋明鑫,本来,要是蒋亚斌不欺负姜可心的话,蒋明鑫肯定只会在暗中,不会出现,奈何,蒋亚斌的运气不是太好,偏偏欺负了蒋明鑫的禁脔,于是,他这个并没有什么实权的蒋家嫡系就被蒋明鑫狂揍了一顿。

  我知道,此时此刻,蒋亚斌的心里肯定很委屈。

  但他能说什么?

  或者说,他能做什么?现在蒋家的权力中心都集中在了蒋明鑫那一脉的身上,蒋亚斌他就算是不甘心,但是他难道能打蒋明鑫一顿不成?

  不能!

  他挨揍的事情,完全是因为我而起的,所以现在我很确定,蒋亚斌心里很恨我。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蒋亚斌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我和宋思思,眼神里面充满了警惕的味道。

  我脸上带着笑容,看着蒋亚斌,说道:“咱们能找个地方,好好聊聊么?”

  “聊什么?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你走吧!”蒋亚斌压着火,恨恨的看着我。

  “我知道你很不喜欢我,不过,我想我们聊天的事情,你应该会感兴趣?”说着,我从兜里掏出一颗烟,叼在嘴里面,看着蒋亚斌,说道:“关于你在蒋家的地位问题。”

  蒋亚斌并不笨,我这么一说呢,他的一双眼睛就微微眯了一下。

  本来蒋亚斌是个帅哥的,不得不说蒋家的基因很好,不过现在被蒋明鑫揍得鼻青脸肿,看上去,竟然给人一种很是滑稽的感觉。

  “进来!”

  蒋亚斌眼光闪烁了一会之后,对我和宋思思开口做出邀请。

  我和宋思思对视了一眼之后,跟着蒋亚斌一起走进了别墅,在来找蒋亚斌之前,宋思思已经利用情报部门的能量,调查清楚了蒋亚斌的一切,这里是蒋亚斌在魔都私人别墅,周围应该没有蒋家的眼线。

  蒋亚斌虽然实权不多,但是毕竟是蒋家嫡系,所以不缺钱,别墅里面装修得很是豪华。

  里面有两个保姆阿姨,蒋亚斌让她们到了茶之后,就打发离开了,整个别墅里面也就剩下我,宋思思,还有蒋亚斌三人,这个时候,蒋亚斌看了我一眼呢,也就开口道:“张成,你想说什么?”

  “合作!”

  我眯着眼睛看着蒋亚斌,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

  “合作?”蒋亚斌眼睛盯着我,好一会之后,他冷笑道:“张成,你这是在说笑吧?你是我们蒋家的仇人,将来迟早有一天,要和蒋家开战的,你觉得我会和你合作,背叛蒋家?真是笑话!”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蒋亚斌面孔一下子就板了起来,沉声道:“如果没有什么事,请你们离开。”

  “蒋亚斌,你的脸还疼吗?”

  听到蒋亚斌开口之后,宋思思脸上露出笑容,有些讥笑的问道。

  蒋亚斌听到了宋思思语气里面的意思,冷哼道:“你不要妄想挑拨离间,对于危害蒋家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蒋亚斌!”

  宋思思轻轻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然后道:“其实你不用掩饰,我从你的眼睛里面看到了野心,你肯定不愿意这么窝囊的生活一辈子,对么?”

  “你什么意思?”蒋亚斌脸色微微一变。

  “蒋亚斌,俄罗斯那边军火的事情,你好像插了一手吧?”宋思思笑眯眯的看着蒋亚斌。

  蒋亚斌本来还算淡定的眼神,听到宋思思的话之后,直接变了,他眼光闪烁了一会之后,摇头道:“你说的是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我再给你解释一遍,其实你偷偷搞参与军火倒卖的事情,我是从蒋明池那里调差出来的,这么说吧,蒋明池其实已经知道了你偷偷倒卖军火的事情。”宋思思脸上带着笑容:“我就这么做个善意的提醒吧,如果你还要继续这么搞,蒋明池肯定会动你的!”

  听到宋思思的话之后,蒋亚斌的脸色一下子就惨白了。

  宋思思看了我一眼,我心里明白宋思思的意思,也就接口道:“蒋亚斌,你现在在蒋家的地位,你应该很清楚。你爷爷去世了,现在,是你的二爷爷掌权,权力中枢都是集中在你二爷爷那一脉的身上,蒋明川负责东北那边的事情,蒋明池这个蒋家继承人负责京城,而蒋明鑫呢,则是负责千年帝都那边,就算蒋晴晴这个私生女,也能负责长三角地区,论权力,你连蒋晴晴这个私生女都不如,现在,你虽然每年有分红,但是只是在某个公司挂职个没有实权的副总吧?平时都是在京城音乐学院上学?”

  “当然,如果你甘心现在的生活,那么只要你乖乖的听话,安安分分的不惹事,不闹事,那么等蒋明池坐上了家主之位之后,他估计不会动你,担心一旦你惹事了,给蒋家惹麻烦了,他肯定会收拾你,到时候,你都只能乖乖挨收拾!”说着,我冷笑了一声:“如果你想一辈子都这么窝囊生活的话,今天的这些话,你就当我没说!”

  听完我说的这些话之后,蒋亚斌眼光闪烁。

  从他的眼神里面,我看到了不甘心!

  同样是蒋家人,同样流着蒋家人的血液,只是因为爷爷死的早了,蒋家的权力中枢就被二爷爷那一脉牢牢掌控,就算是换做我,我也会不甘心。

  这个时候,我看了蒋亚斌一眼,继续道:“其实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道路,第一条,跟我合作,虽然说不敢保证你的未来权势滔天,但是至少你不用看你二爷爷那一边的人脸色。第二条,继续做你的蒋家人,然后一直窝囊下去。”

  蒋亚斌听了之后,眼光不停的闪烁,内心好像在犹豫挣扎。

  宋思思看到这一幕之后,直接站起身子,对我说道:“老板,咱们走吧,看来,人各有志,咱们也勉强不了!”

  这个时候,蒋亚斌抬起头,道:“如何合作?你们能给我什么好处?”

  酷Y匠{网首t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挖掘机库存不够了,求签到和撸撸投出免费挖掘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