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易湿半天没动静,我忍不住咒骂了一声,道:“吓唬我!”

  谁知,我这一声刚刚骂出来呢,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一下子就朝我扑了上来,由于我触不及防呢,这么一扑,就被这黑乎乎的东西黑扑到了。

  大黑!

 扑倒了我之后,大黑就伸出舌头,不停的在我的脸上舔啊舔啊,弄得我一脸口水。

 我把大黑推到了一边,然后跑到卫生间里面洗了个脸,出来的时候,易湿摇摇头,说:“小兔崽子,你的身手还是没什么长进啊!警惕心太弱了!”

  “谁知道大黑躲在一边!”我咒骂了一声。

  “总之就是身手太弱!”易湿摆摆手,说道:“看来,还得好好训练你一番!”

  “怎么训练?”

  听到易湿的话之后,我眼睛顿时一亮。

  我的功夫,可都是易湿交给我的,还有衣冠禽兽,当然,我和易湿学的最多,他是武学大师,所以没说一句话,都能给让我豁然开朗一般,在武学方面,每次得到他的指点,我的进步都是挺神速的!

  “我还有点事,等晚上再约吧!”

  易湿说着,扣着鼻屎就离开了。

  大黑汪汪叫了两声,却不跟着易湿离开,而是跑到阳台那里晒太阳了。表姐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愣了下,问我:“易湿就走了?”

  我点点头,然后吸着房间里面的味道,忍不住说道:赶紧开窗换空气,靠,简直受不了他了,明明换上干净衣服是个听沧桑的男人,为啥每天都一副脏兮兮的样子呢!”

  表姐笑了笑,一边打开窗户,一边道:“这个世界上,能够打开易湿心扉的只有一个人!”

  “谁,菲菲姐?”我心里一下子就八卦了起来。

  表姐笑着摇头,说道:“易湿心里确实有菲菲,不过,却不是他最爱的女人!”

  “那他最爱的女人是谁?”

  我再次八卦,对于易湿为什么变成这样,我心里也非常好奇,同时,我心里更加好奇,易湿最爱的女人,究竟是谁?

  “不知道。”表姐摇头。

  “那个时候,姐还穿开裆裤呢!”表姐对我眯着眼睛道:“问你爸去,你爸肯定知道!”

  “我爸?”

  听到表姐的话之后,我苦笑:“姐,我和我爸的关系你懂的,我们父子两坐在一起半天,也未必会说上一句话。”

  可能是昨天晚上和高诗梦玩得太晚,所以累得厉害吧,没一会我就困了,和表姐打了声招呼呢,也就回到了卧室睡觉,我一觉就睡到了下午时分。

  }酷匠/网¤正@版B首K☆发K

  等我醒来的时候,表姐都已经把下午饭给做好了。

  吃完下午饭,我把表姐送到了美容会所,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我给易湿打了电话,问他在哪,啥时候指点我?易湿告诉了我一个地点,让我开车过去。

  易湿说的地点其实并不远,在金桥镇那边的曹家沟附近。

  等我到了,把车子泊好的时候,老远就看到易湿了,他正扣着鼻屎,坐在草坪地上,然后在他旁边,站着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长发女子,不是小点点那个飞机场,又是谁?

  怎么小点点也在?

  我心里低估了一声,就走了过去。

  我还没走进吧,就听到易湿一边扣着鼻屎,一边喊了声:“打!”

  这个打字一出来,我就看到他和小点点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而下一刻,我的身上就感受到了巨大的痛楚,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呢,身子就远远的被打飞,摔倒了一边的草坪上。

  “你们什么意思……”我嘴巴里正要咒骂。

  “砰!”

  我的身体上再次一疼。

  “我去……”

  这一次我摔得更惨,不知道是小点点,还是易湿的一拳,直接就把我给干进了曹家沟里面,我扑腾着水游泳到了岸边,这才刚刚爬山岸呢,小点点一脚朝着我踢了过来,我又再次飞了进去。

  两个小时之后,我躺在草坪地上,喘着粗气,浑身上下都感觉疼痛不已。

  易湿那货和小点点站在我旁边,易湿一点也不客气的踢了踢我,说道:“小子,反应能力还是不行啊!”

  “你们两个变态一起上,谁打得过你们?”

  我忍不住大声咒骂,易湿和小点点两人什么本事我能不清楚,谁挡得住他们两人的合击?

  “要不,我们一个一个的上?”小点点冷冰冰的开口。

  我心中哭丧着,你们一个一个的上我也打不过你们啊!

  “好了,小兔崽子。”易湿嘿嘿扣着鼻屎坐在草坪上,看着我说道:“我和小点点打了你这么长时间,为的就是检查你各方面的协调能力,以及身体每个部位的反应程度,现在我帮你总结一下,你的腿部力量不错,反应快捷,这个可能和你父亲小的时候让你背负铁沙衣的缘故,相对于双腿,你的双臂力量就显得有些弱了,还有肩膀位置的协调程度,也有不足的地方,所以,我打算教你几招精妙的擒拿手,帮你锻炼双臂和肩膀的反应。”

  “精妙的擒拿手?”

  我忍住身上的疼痛,一下子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后面,易湿就教了我几招,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惊艳不已,现在我已经算不得武学菜鸟了,所以看着易湿演练出来的招式,我才明白这家伙,果然深不可测……

  我的脑子里学东西很快。

  这一点估计是遗传了我妈还有我爸的优秀基因,所以基本的动作要领,我很快就学会了,只要我平时注意一下,增加一些实战训练,我想我就能够精妙的运用出易湿交给我的这几招擒拿手。

  “小兔崽子,我得去泡妞了,先走一步。”易湿说完,扣着鼻屎走了几步,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转身对着小点点招了招手。

  小点点有疑惑的走了过去。

  她们师叔师侄女想说什么,我丝毫不关心,脑子里正回忆着易湿交给我的擒拿手。

  “小点点,如果你心情不好之类的,可以拿张成这小兔崽子发泄,让你心情爽了,也能锻炼他的抗打能力!”易湿交代了一声之后,也就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