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是故意刺激蒋晴晴的,但是我哪里会想到,她竟然在这种特殊的生理期,把那杯冰水都给喝完了!

  我张着嘴,看着蒋晴晴,不知道说什么好!

  “现在,你满意了吧?”

  蒋晴晴看了我两眼之后,耍的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冷冷看了我一眼之后,转身就要起来,我条件反射一般的,一把就抓住了蒋晴晴的手腕。

  “你放开!”蒋晴晴冷笑的看着我,说道:“既然不肯合作,何必再聊下去?”

  蒋晴晴那种冷冷的样子,让我心中那种不快的情绪再次升腾了起来,于是我忍不住冷笑道:“蒋晴晴,别忘你了你的身份,咱们是什么?是仇人,你欺骗了我这么长时间,你觉得我会和你合作?”

  “放开我!”

  蒋晴晴冷声看着我,她的另外一只手扬了起来,一副要扇我耳光的样子。

  “有种你打!”我哼了一声。

  啪!

  蒋晴晴一耳光,直接打在了我的左脸之上,一瞬间,我的左脸就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放不放开?”蒋晴晴语气冰冷的开口。

  “呵呵!”

  我自嘲似的笑了两声,看着蒋晴晴的眼睛:“蒋晴晴,你还真下得了手啊!”

  “我们是仇人,有什么下不了手的?”蒋晴晴说着,那只手再次一扬,还要打我耳光。

  看到她眼神冰冷,没有一点感情的样子,我放开了她。

  这一刻,我心里觉得她已经没有值得我留恋的地方了!

  蒋晴晴见我放开了她呢,转身就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想到了她打我的那一巴掌……如果她真的爱我,会舍得打我那一巴掌么?

  舍不得吧?

  被她欺骗了这么几年,我对她有了感情,而她一直把我当成一个笑话一样。

  我真是个傻子!

  她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呢?

  我坐在位置上,脸上带着自嘲的笑容,然后我喊来了服务员,让她给我上酒,长岛冰茶,都是烈性的酒,我一杯接着一杯的长岛冰茶就往嘴巴里面灌了进去。

  楼下。

  蒋晴晴走到楼下的时候,浑身颤抖,双腿几乎都站不住了。

  她摇摇欲坠的走到了玛莎拉蒂面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正要关门的时候呢,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出现,是黄裳,黄裳阻止了蒋晴晴,柔声道:“我来开车吧,你坐副驾驶!”

  蒋晴晴现在的状态,确实不适合开车!

  黄裳坐上了驾驶座之后,看着双眼通红,小拳头紧紧捏在一起,指甲都插进了肉缝里面的蒋晴晴,叹息道:“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伤害自己爱的人了吧?”

  “我必须这样做!”

  蒋晴晴红着眼睛看着黄裳,说道:“我知道我爷爷的目的,他要的就是利用我来对付张成,张成脑子里很灵活,但是有个弱点就是太重感情,一旦他用过感情的人,无论怎么样,都舍不得伤害,要是继续这样下去,等蒋家和张家真正爆发争斗的那一天,他会因为我的关系,输得一败涂地!”

  “我不想看到这样,所以我只能让他恨我,特别特别恨我,那样他就不会手软了!”

  黄裳看着蒋晴晴,轻轻的伸出一只手,拍着她的肩膀,说道:“晴晴,你对他用情太深了,你为了他,承受了这么大的痛苦,最后他可能永远也不知道你心里其实是爱她的。”

  “这是我的命!”

  蒋晴晴看着黄裳,说道:“我就知道,我爱他,这就够了!”

  “唉!”

  黄裳深深叹息了一声,然后发动了玛莎拉蒂!

  露天酒吧!

  我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长岛冰茶,这种烈性的鸡尾酒浇灌着我的胃,连续十杯下肚之后,我刚刚开始只是觉得肚子有些撑,撑得难受,但后面坐了一会之后,脑子就开始晕乎起来。

  !酷匠%网“首#(发'F

  而且,我的胃里也开始翻江倒海起来。

  下意识的,我就往卫生间门口那里冲了过去,不过还没走到卫生间,在走道那里,也就忍不住,哇哇的吐了出来,胃里面难受得不行。

  整个走道上都被我弄出了一大股难闻的味道。

  在脑子晕乎乎的意识中,我买了单,然后就下楼了,摸索着坐在我的车子上之后,我就发动了车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我下意识的就开向了黄浦江边,开向了之前和蒋晴晴一起跳黄浦江的位置。

  由于之前吐了不少,现在吹着黄浦江的风,我的脑袋比起刚才,清醒了一些。

  我无力的靠在车子上面,看着黄浦江对岸的夜景,心里难受得厉害。

  可是,在这种时候,我的脑子里竟然还想起刚刚蒋晴晴喝了冰水的事情,然后就想着她现在肚子会不会难受!

  张成,你真贱!

  我心里大骂了自己一声,然后发动了车子,将车子开到半岛酒店之后,我直接订下了一个房间,订了房间之后呢,我要了两瓶白酒,坐在沙发上喝着,然后翻出手机通讯录,一个一个的看,看到高诗梦那里的时候,我停顿了下,然后拨通了高诗梦的电话。

  “出来陪我!”高诗梦电话接通之后,我直接就开口说道:“半岛酒店,1024房间!”

  说完之后,我就把电话掐断了。

  静安区!

  某处,高家别墅。

  高诗梦挂断了电话之后,她本来是躺在床上的,但是很快就从床上起来了,然后开始换上了一身性感的衣服,还有超短裙,高跟鞋,然后化了个妆,她站在镜子面子看了一下镜子里面的自己之后,嘀咕了一身:“他应该会喜欢吧?”

  打扮完之后,高诗梦就拎着包下了楼。

  走到客厅的时候,她的父亲高铭面色严峻的坐在沙发上,沉声道:“诗梦,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里?”

  “我出去一下!”

  高诗梦说着,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高铭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色威严的走到高诗梦面前,严厉道:“这么晚了,你给我回房间睡觉!”

  “我要是不呢?”

  高诗梦盯着父亲,讥笑道:“你不就是担心我出去找张成么?行,那我告诉你,现在我就是要去陪他睡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就这三更了,大家明天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