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易湿把话说完,我忍不住开口道:“我怎么感觉你这是在装呢?”

  易湿嘿嘿了声,道:“你说菲菲怎么那么喜欢缠着我呢,人有魅力,就是没法子!”

  表姐把空间留给了我和易湿,江南会所这边有足疗,所以表姐上楼做足疗去了,大黑呢,跟我一样,静静这么看着易湿装!

  我心想大黑这么能装,敢情是跟易湿学的啊!

  “小兔崽子,我看你有心事,怎么回事?”易湿看着我,抠着鼻屎道。

  我看了易湿一眼,然后张了张嘴,道:“你给我说的那个,赵秦会给我生一个女儿的事情,到底真不真?”

  易湿白了我一眼,说道:“这个我做不了主!”

  听完易湿的话之后,我忍不住破口大骂,说道:“当初你是怎么说的,你说我和赵秦是情人之相,还说她将来会给我生一个孩子,还是个女孩,生男生女你都说出来了,现在又说你做不了主,什么意思?”

  “没错啊,这些话是我说的!”易湿在衣服上抹着鼻屎说道。

  “那你现在为啥说你不能做主?”

  我怒了,这逻辑不通啊!

  易湿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说道:“没错,我是算出来了,但是你不和人家那个,人家怎么给你生女儿?”

  我咒骂了一声,低着头,仔细想想,易湿说的也对!

  要是我不和赵秦那个,她怎么给我生女儿啊?

  但是,我能和赵秦做出那种事情么?好吧,就算我无耻,我不要脸的瞒着武舞和赵秦做那种事情,但是我和赵秦能够过得了赵琳那一关么?

  过不了……

  :看正…}版v章l$节上rH酷H9匠w、网

  我们还是有缘无分!

  想到这里,我情不禁的叹了一口气,易湿见我叹气的样子呢,也就扣着鼻屎站了起来,看了我一眼之后,说道:“小子,其实我很鄙视你!”

  “鄙视我什么?”我心里很不爽!

  “明明花心,明明喜欢偷腥,却还要装出一副正经人的模样,内心愧疚,犹豫,不像个爷们!”易湿改扣牙齿缝,一边抠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就拿本大师来说,就是喜欢四处勾搭女人,而且菲菲那个黄脸婆也知道这件事,要是被她抓到了,我顶多挨顿打,完了后继续勾搭美女,光明正大的,多畅快!”

  我张了张嘴,正打算反驳呢,易湿又问了我一声:“小子,你知道逗比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

  “什么?”我一愣,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易湿猥琐一笑,道:“本大师的理想,就是活到老,逗到老!”

  我和易湿这家伙呆的时间长,也知道他的猥琐,所以听出了他话语里面的内涵来,这还真是充满内涵的一段话啊,前戏又叫逗比,你懂的!

  “对了,小兔崽子,你菲菲姐要是给你打听起我的事情来,千万不能告诉她我在魔都的事情,不然我收拾你!”易湿交代了我一句之后,也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走到门口那里的时候,还猥琐的看着门口的两个旗袍美女开叉的地方流口水,估计那两个美女都恶心得不行了,要不是看到易湿是和我还有表姐一块来的,估计都不能忍了!

  易湿离开了。

  我的脑子里一直想着易湿的话,后面表姐没一会就足疗完出来了,知道易湿离开了之后,她也就随着我一起回了汤臣一品。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又浮现出了易湿和我说的话,想到了自己对武舞,对表姐,对蒋晴晴,对赵秦,以及对赵琳等等,在面对美女的时候,我和所有男人一样,脑子里想的都是那点破事,天下没有不偷腥的男人,这句话还真正确。

  还是表姐厉害,这一切,都被她看得很透彻!

  在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的时候呢!

  虹口区。

  某处酒店的总统套房之内。

  一个英俊的男子,年纪在二十二三岁左右,端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烟,穿着华贵,都是特别定制的衣服,没有什么具体的牌子,但是懂的人一眼就可以从衣服的色泽看出来,这一身衣服绝对价值不菲。

  另外一个男人则是主动的去泡茶!

  “亚斌,怎么来这么早?”这个泡茶的男人,正是蒋系的成员之一,争锋月,而他被称为亚斌的男人,就是蒋家的嫡系成员之一,蒋亚斌!

  “三天之后就是钢琴比赛,来早一点,熟悉一下环境也好,还有……”蒋亚斌把目光落在争锋月的身上,说道:“你不是被欺负了么?我提前过了,也是给你找回面子!”

  “亚斌,我调查过,那个小子,是张家的人,好像和蒋家一直有仇!”争锋月说着,补充道:“这是我爸爸告诉我的!”

  “我知道,张成!”蒋亚斌冷哼了一声,说道:“张家,一个落败的家族而已,现在整个张家也就张成一个男丁,就他一根独苗,能够做出多大的事情来?现在,他唯一依仗的就是颜家女人给她撑腰,哼,不过,在魔都这边,我们蒋家的势力也不小,我会想个办法,狠狠收拾他一次。”

  争锋月听到蒋亚斌的话之后,脸色顿时大喜。

  “不过,我得先好好准备一下比赛!”

  蒋亚斌看了争锋月一眼,说道:“我爷爷走了之后,我们那一脉在蒋家的势力逐渐衰弱,虽然钢琴这玩意对我没什么帮助,但是我还要争取成为木罗夫的关门弟子,哼,到时候我肯定会受到很多人的关注,那个时候,就算等将来蒋明池当家做主了,他对我,也不敢太过,毕竟我要是出名了,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亚斌,你的钢琴是京城音乐学院最厉害的,天赋这么强,被木罗夫大师看中,应该没什么问题!”争锋月笑着解释道:“这一次比赛,其实就是木罗夫这个钢琴界泰斗想找一个人收关门弟子而已,到时候你肯定会被选中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