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我的手机震动伴随着铃声,响了起来!

  我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发现是易湿那家伙给我打的电话,我火气一阵大冒,接通了电话就骂道:“你丫有什么事快说!”

  “小兔崽子,本大师来魔都了,还不快来迎接?”

  “迎接你妹!”听着电话里面易湿那猥琐的声音,我咒骂了一声之后,直接挂了电话。

  “是易湿?”表姐问。

  我点头,说就是他。

  “那还是去见一下,没准他带来了什么消息!”表姐微笑的说道,我点点头,就去换了件衣服,表姐也随我一起去,所以拎着个包,我们一起出门,大黑这家伙看到我和表姐要出门之后,汪汪叫个不停,我寻思易湿来呢,带着大黑去也好,所以就把大黑带着一块下楼。

  我打电话给易湿,他说他到了机场那里,就是打不到出租车,所以让我过去虹桥机场接他,我就奇怪了,问他是没钱还是咋的,怎么打不到车?易湿说出租车不愿意载他。

  这让我忍不住大骂了一声,看了表姐一眼之后,说待会见易湿得有心理准备才行。

  肯定是这货太脏了,所以司机都不愿意载他!

  到了虹桥机场之后,我老远就看到易湿在国内到达出口那里站着,依旧背着脏兮兮的那个破包,不过好像比以前更脏了,至于衣服,依旧是那一套衣服,我从认识他到现在,还没洗过一次。

  》:酷i,匠E网z;永久R免P费看小说O

  这货正一边扣着永远也扣不完的鼻屎,一边站着国内达到出口那里,色眯眯的看着从机场里面出的美女,时不时呢,还偷偷把鼻屎弹在那些美女的衣服上啊,脖子上啊,美腿上啊之类的!

  对于易湿这货的品行,我和表姐都了解。

  只不过,当易湿看到我们的车子,走过来,距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呢,我就闻到一股酸臭的味道,这货身上的味道,好像比以前更浓了,怪不得司机都不愿意载他,我有些怀疑他坐飞机来的时候,旁边的人是怎么忍受的?

  还有,他是怎么过安检的?

  估计安检人员给他做安检的时候,都会恶心的想吐吧?

  表姐内心强大,没有表现出什么来,我猜要是换做武舞那娘们,闻到易湿这股味道之后,肯定又得吐了!

  大黑从后备箱里面钻了出来,对着易湿摇着尾巴,后面等易湿进了后排之后,我本来打算让大黑跟着易湿一块坐后排算了,但是没想到大黑也不愿意坐后排,又跳进了后备箱里面,估计大黑也无法忍受它的这个前主人了!

  车子里面弥漫着易湿身上的味道,我只好把窗子啊啥的都给打开了,不然我和表姐估计都得被熏死,现在我都有些佩服菲菲姐呢,竟然能够忍受易湿这样子,爱的力量果然强大!

  易湿上了车,就说饿死了,还没吃东西,要我带他去吃东西!

  表姐说就去江南会所吧,我说行,估摸着以现在易湿这货的味道,“十里飘香”去其他饭店,估计都要被赶出来,只能去自家的地盘。

  表姐在路上的时候提前和江南会所那边打过招呼,所以我们到了江南会所之后,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

  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呢,表姐没吃东西,就喝红酒,易湿问她怎么不吃,表姐说了声怕胖,减肥。其实我哪里不知道,表姐属于那种怎么吃都不会胖的类型,表姐,武舞,高诗梦三闺蜜都有洁癖,这还是表姐内心强大的原因,我想要是换做武舞或者高诗梦中的任何一人,估计都无法淡定的和浑身上下充满恶臭的易湿同桌吃饭!

  我呢,和易湿呆在一起的时间也比较长,都习惯了,再加上肚子也有些饿了,所以也陪着易湿吃了些菜。

  吃完饭之后,易湿满足的拍了拍肚子,明明有准备纸巾的,但他就是不擦一擦嘴巴上沾着的油渍,就开始扣起鄙视来了。江南会所里面的梅兰竹菊四大美女本来在弹奏音乐的,但是看到易湿的样子,音乐竟然也受到了影响,没有发挥出正常水平。

  “好爽!”易湿一只手拍着肚子,一只手扣着鼻屎,说道:“总算把那个臭女人给甩了,爽!哈哈哈……”

  “你把哪个臭女人给甩了?”我不禁问道。

  “菲菲啊!”易湿说着,语气里面充满了抱怨,说道:“她在昆南那边寂寞了,空虚了,直接把她的妈妈桑业务交给一个心腹管理,然后直接跑到东北那边,说要找我同居,同居了一个月不到,新鲜感就没有了,我看路边跳广场舞的大妈都比她还要迷人一些。”

  臭女人?菲菲姐还没有跳广场舞的大妈迷人?

  我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菲菲姐我见过,说实话,菲菲那种姿色的大美人已经属于世间少有了,但是易湿这家伙竟然说还没跳广场舞的大妈迷人,他这是在装吗?

  “最让我生气的是,她和我同居了之后,啥都要管我,每天在我耳边唠叨要我洗澡洗头,还有,出门一趟陪大妈们跳广场舞,前脚才刚刚跳呢,后脚她就追来了,当着那些大妈们的面把我一顿狂揍,我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臭婆娘,这样的脾气,难怪都三十多岁了还没嫁人,活该!”

  “所以你就来魔都了?”我忍不住开口问道。

  “来这边躲一段时间,等她找不到我,应该会回昆南了吧!”易湿一边大大咧咧的扣着鼻屎,一边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