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味药?

  听到九婆的话之后,我们脸色都是一怔。

  九婆点点头,说道:“给小丫头下蛊的蛊师太恶毒,所以,我必须要这两种药,才能够将小丫头的蛊毒彻底的清除,不过我并没有这两味药。”

  “什么药?”

  我们急忙问道。

  “雪山蝉,还有绿花蛇胆!”

  九婆的目光落在我们的身上,说道:“雪山蝉,需要去苍山顶上寻找,雪山蝉,生活在苍山顶部位置,那里地势很危险,一般人,根本无法上去,更别说捉蝉了!”

  雪山蝉?

  小点点听到雪山蝉三个字之后,微微点头,说:“和西藏那边的雪山蝉,是一个样子吧?”

  “是一个样子!”

  “那我知道了!”小点点点头,接着问:“那绿化蛇胆是什么?”

  是洱海这边特有的一种毒蛇,生活在洱海之中,属于水蛇,它们非常细小,所以受到的空气阻力很小,在水上窜动的速度非常快,很难捉到,而且,毒性很强,要是被绿花蛇咬到一口,可是在半个小时之内致命。

  “这两味药,都很难得到!”九婆说着,看了我们一眼,说道:“我现在的办法,就是克制蛊毒扩散,和针灸的效果差不多,延长不了多长时间,要想真正的救命,还需要这两味药,才能将千尸蛊毒彻底解除!”

  “趁着天黑,我去弄雪山蝉吧!”

  小点点开口说道。

  “我随你一起去!”听到小点点这么说呢,我就连忙补充道。

  “你跟得上我?”小点点说话的语气里面,带着浓浓的不屑,她这么一说,把我给弄得脸红了,毕竟一堆人看着我呢,这个时候,我要是认怂,肯定会被笑话。

  可是……在小点点面前,好像我真的就像个软柿子一样,她想怎么捏呢,也就怎么捏!

  我这人爱面子,咬牙道:“怎么跟不上,你别看不起人!”

  小点点鄙视的看着我,说:“行,既然你想去,那咱们就出发!”

  小点点好像对雪山蝉很了解,西藏那边也有吧,毕竟她从小在西藏长大的,所以知道扑捉雪山蝉,需要光,当然,不能是人造光,必须是能够发热的火才行。

  为了担心雪山上风大点不着火,我们还特地准备了一瓶汽油。

  “张成,路上小心!”

  赵秦跟着我一起出门,在门口的时候叮嘱我。

  “你放心,我肯定能够捉到雪山蝉,救赵琳!”看了赵秦一眼之后,我转身跟着小点点离开,赵秦一直站在门口那里,看着我们的视线消失在黑暗之中。

  雪山蝉,顾名思义,是生活在冰天雪地中的蝉,苍山顶部常年积雪,肯定是有雪山蝉存在的,苍山山脉很大,目前旅游只开发了其中一部分山势比较缓慢的山峰,而比较陡峭的那些,并没有开发。

  我们的目标就是那些山峰。

  小点点在前面走着,她的速度很快,给我的感觉就像她在一般的走路,而我必须要跑着,才能跟上她,我的体力很厉害的,在同龄人当中,谁也不是我的对手,可是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就开始气喘吁吁了,毕竟一直走着山路,而且几乎是摸黑跑着,用物理学方面的话来说,一直在克服重力做功。

  而小点点呢,我观察到,她的脸色如常,没有任何气喘的迹象!

  这个变态!

  我心里忍不住咒骂,这小点点究竟是什么人啊?

  f酷匠。网永久%免¤费i看rV小说

  当然,我却不知道小点点在西藏长大,在那种稀薄的空气之下,她都属于那种爬山不喘气的类型,更别提在滇南这边了。

  三个小时之后,我已经累得跟条狗似的了!

  小点点一脸鄙视的看着我,我戴着的头灯罩着她瓷娃娃一般的精致脸蛋,从她的眼神里面,我看到了那种强烈的鄙视神色:“真没用!”

  我的心脏仿佛被狠狠捅了一刀子一般!

  我哪能和你这个怪物比啊?你要比,拿我和其他人比啊,和其他人比起来,我的体力已经很厉害了好伐啦?我脑子里联想起自己那个的时候,高诗梦都被我搞得双腿都软了,我的体力不够好么?

  我没用么?

  “快点,雪山蝉的活动时间是夜里十二点到凌晨三点,咱们要是去晚了,今晚也就白跑一趟。”小点点补充着说道,听着小点点的话,我想到了躺在床上的赵琳,努力跟着小点点爬山。

  我们一直爬一直爬!

  到后面到了危险地带的时候,小点点用一根绳子绑住我,将我和她绑在一起,这样就可以避免我滑落下山,万一要是滑落下山了,估计摔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大约凌晨一点半的时候,我们终于登上了山顶。

  按照一般人的爬山,这么长的距离,估计得爬一整天才行,可是跟着小点点这个变态,我的潜力都被他激发出来了,也透支出来了,到了山顶之后,我就一屁股坐在雪地上,也不管凉不凉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的双腿都已经不听使唤了!

  而小点点呢,开始捉蝉!

  她的体力很变态,好像爬了这么长的山,对她完全没有影响一般!

  雪山蝉靠着光吸引,她用先前准备好的汽油,布条,再用我的防风打火机点燃了火把,我没有管她,自己累得直接躺在了雪地上,感觉躺着的瞬间,是那么的舒服!

  二十多分钟之后,小点点就走过来,一点也不客气的踢了踢我,说抓到雪山蝉了!

  我赶紧站起来,发现小点点确实捉到了两只雪山蝉在瓶子里面,是白色的,看上去给我的感觉竟然有写萌,或者说是可爱,于是我忍不住拿过瓶子,伸出手指头进去摸了下。

  谁知,这一摸吧,我的手就一疼,赶紧缩了回来。

  “怎么了?”小点点出声。

  “这蝉怎么会咬人啊!”我嘀咕了一声,不怎么疼,就是手指位置那里有个红点。

  “你被咬了?”小点点惊讶。

  “嗯!”看着小点点吃惊的神色,我忍不住问道:“怎么,有毒?”

  “没有!”

  小点点回答。

  不过,我总感觉她的语气有些不对劲,而且,她那张精致如瓷娃娃的脸,竟然有些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家里出了事,大过年,我妈在镇上卫生所输液的时候不知道针水过敏还是滴太快,突然心衰无法呼吸,打了120送去人民医院,暂时的鉴定结果是心衰,肺水肿,在医院里忙了一整天。现在我爸在医院里守着我妈,我回来守家,努力写了两章,明天还要做B超,化验大小便等一堆事,大年三十都得在医院过。希望大家好好珍惜亲人吧,今天我坐救护车上和我妈去医院的时候,腿都是软的!

  关于更新,实在抱歉,最近这几天只能做到努力不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