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小点点的话,我心里猛然恍然大悟。

  其实,之前我爸妈逼我看的一些书中,也有关于白族风俗习俗的书籍,上面我也看到过,一般情况下,白族女人一般都是被称为金花,而男的则被称作阿鹏哥。

  所以,到了白族群居的地方,你要是个男的,被称为阿鹏哥不要奇怪,你要是个女的,被称为金花也别奇怪。

  还有一点,洱海市的白族,女人当家的占多数,要想看一个白族家庭是男人当家做主还是女人当家做主,就看他们家屋檐那里,那里雕刻有龙凤,如果是龙在上,那么就是男人当家做主,如果是凤在上,那么就是女人当家做主。白族以女人当家做主的居多,不过这个上官村却有些奇怪。

  要不是小点点这么说,连我都没有往这方面想,现在回想起来,果然其他人家没一家的屋檐上都是龙在上凤在下,而偏偏这一家,是凤在上,龙在下,女人当家做主!

  小点点这么说出来之后,我就发现了,那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脸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酷E匠网首)发T(

  那个四十多岁的妇女保养的不错,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一朵美人金花,嘴角位置那里,还有一颗痣,更增添了几丝妩媚。

  我心里一直以为,叫九婆的应该是一个老太婆,没想到是才四十岁左右的一个女人。

  小点点这么指出那个九婆之后,九婆脸色发生了变化,然后快速的摆手,冷声道:“我不是什么九婆,你们找错人了,赶紧走吧,离开上官村!”

  “九婆!”

  这个时候,赵秦已经忍不住了,主动走上前,道:“请你救救我的妹妹,有人告诉我们你能够解千尸蛊的蛊毒,请你帮帮我们,我妹妹的时间不多了!”

  赵秦的语气里面,充满了哀求之意。

  赵秦这么说,我也就赶紧背着赵琳上前,让九婆看到赵琳,此时的赵琳已经睡着了,估计是太累了的关系,但是小脸很是苍白。

  我这么走上前,九婆自然就看到了赵琳,看到赵琳之后,她的眼神里面闪过了一丝悲悯的神色,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注意到,但是我注意到了,所以心里就知道有门。

  看来,这个九婆应该不是个坏人,至少,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

  “抱歉,我真的不是九婆,你们走吧!”

  “为什么?”

  赵秦急得快哭了,赶紧上前说道:“九婆,我妹妹中了千尸蛊,危在旦夕,希望你能够救救她,她还这么年轻,她有的时候虽然调皮,但一直都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孩子,对父母孝顺,对我这个姐姐也特别好,我们俩姐妹的关系从小一直都很好,有的时候在被窝里面聊天都能聊一个晚上,赵琳她还是这么花季的一个女孩子,她才二十岁啊,她的美好人生才刚刚开始,求你救救她!”

  “九婆,求你救救她!”

  我也情不自禁的开口,因为赵秦的声音哽咽,所以我也联想到赵琳,声音也变得很难受。

  “她是你妹妹?”九婆开口。

  “嗯,亲妹妹!”赵秦神色痛苦,“我就这么一个亲妹妹,她要真的出了事,我真的不敢想象自己该怎么面对!”

  “我也有一个亲妹妹!”

  九婆听完赵秦的话之后,开口说了一声,然后走下楼梯,来到我们的身边,看了在我背上的赵琳一眼之后,皱眉道:“抬到内屋里面!”

  听到九婆的话之后,我们脸色大喜!

  听着九婆的意思,是愿意救赵琳了,我快速的背着赵琳,我们一群走上了楼梯,这家果然是九婆当家,九婆说了之后,她的家人也就赶紧让开了一条路。

  进了里屋之后,我把赵琳放在床上。

  放在床上之后,九婆看了赵琳一眼之后,用手翻看了一下赵琳的眼皮,然后皱眉道:“千尸蛊扩散的速度很快,按理说,现在这小姑娘已经不可能生存了,可是为什么能延续这么长时间?”

  “我们用针灸延续了蛊毒的扩散!”我开口说道,然后看了看小点点,示意是小点点进行针灸的!

  “针灸?”

  九婆看了一眼小点点之后,眼神里面充满惊讶的神色。

  后面,九婆又检查了一下赵琳的五官,接着又说男的离开,女的留下,估计是要检查赵琳的身子吧,所以我们几个男人的也就离开了里屋,赵秦,还有小点点留在了里面,关上门之后,我的心情着急。

  也就一直等啊一直等!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

  内心的焦急,让我忍不住点燃了一根烟吸了起来,我和南叔一块抽着烟,大约四十分钟之后,门终于打开。

  我赶紧走进去,看到九婆一脸皱眉的模样,心里急,赶紧就问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救赵琳?

  九婆摆摆手,示意我们离开里屋,等我们一起离开了之后,来到正厅里面,九婆一脸凝重的看着我们,道:“谁是家属?”

  “我是!”赵秦赶紧走上前。

  “你父母呢?没来么?”九婆问。

  “没有!”赵秦摇头。

  “那么,你能做得了主吗?”九婆看向赵琳,听着九婆的话,就像出现了危机情况,医生要做手术一样,赵秦很快的点头,说我能做主。

  这个时候,九婆看了我们一眼,就道:“这丫头中的千尸蛊有些非同一般!”

  “千尸蛊确实是我们白族的蛊,不过也分很多种,这丫头中的蛊,是最厉害的那种。”九婆看着我们,说道:“到时候,你们到底惹了什么人,对方下手这么毒?”

  赵秦摇头,说不清楚,仇家太多。

  接着她急着问:“九婆,我妹妹有救么?”

  “可以救!”

  九婆点头。

  这个时候,我就听到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插嘴说道:“我妈妈可厉害了,是我们这一代最厉害的蛊师!”

  那个小男孩这么一说,九婆就狠狠瞪了小男孩一眼,吓得小男孩都赶紧退到了一边,瞪了一眼儿子之后呢,九婆看向我们,说道:“这个丫头,我有办法救治,但是,缺两味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