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潘凝的时候,我的克制力很弱很弱,就好像潘凝随便动一下,一个眼神,都能够波动我的神经,在面对宋思思的时候,我还能努力让自己保持本心,但是……潘凝是个例外。

  她身上的成熟女人气息,令我神经颤栗,这大概是为什么我每次见了她之后,都会忍不住的关系吧,可不是,这才不小心摸到了手,我的脑子就开始不受控制了!

  我这么把潘凝搂抱在怀里呢,她身上那股子成熟特有的味道也就更加浓郁了起来,我几乎是情不禁的,然后就要去亲她,这个过程之中,我发现潘凝的整个身子都绷紧了,然后她推搡了我一下,道:“张成,你干什么呀,快放开我!”

  我并没有回答潘凝的话,而是直接把嘴巴凑到了她香喷喷,白嫩细腻的脸蛋之上,亲上去的一瞬间,潘凝的身子好像都微微抖了一下,她好像特别敏感一般,我这样抱着她,快速的找准她的小嘴,然后直接亲了上去,我有些霸道我们这么拥抱着亲了一会之后,我就想把潘凝给拉洗手间了。

  毕竟在这里不是办法,卫生间门口,人来人往的,万一高诗梦也来卫生间这边了,看到了这一幕,到时候那可就好玩了……我心里是你一点也不敢让高诗梦知道我和她表姐之间发生过关系的,估计潘凝也是这么想,所以我这么拉着她要进去的时候,所以我们这样拉扯着就要进去,大概是我们太想要彼此了,所以嘴巴还没分开,依旧这么在一起亲吻着。

  可是,这个时候呢,走廊拐卫生间的拐角那里突然走来了一个人。

  一个英俊的男人,是夏青!

  我没想到夏青竟然会来卫生间这边,不过,眼前我和潘凝接吻的这一幕,都被夏青给看了个正着,而且他也看到了我和潘凝要拉扯着一起进卫生间,看到夏青,我心里没有紧张,反而是冷笑。

  而夏青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立即变了,变得很是难看!

  看到夏青变了脸色的样子之后,我也不知道为啥,心里也别爽,要是高诗梦不和我们在一起,我肯定要当着夏青的面直接把潘凝拉进卫生间里,但是现在高诗梦在呢,所以我也不敢太过放肆,毕竟我内心深处,真的有点怕高诗梦那个难缠的女人知道了我和她表姐之间的事情之后,会搞出什么名堂来。

  而潘凝呢,大概也是发现我的眼神不对劲吧,所以忍不住转眼一看,发现了夏青之后,她一张脸刷的一下就彻底了红了,她的俏脸一红,仿佛更加好看,那娇艳欲滴的样子,令人好像将她压在身下,蹂躏一番。

  潘凝因为害羞的关系,所以将我给推开了。

  这一次,我放了手。

  潘凝脸色羞红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快步离开,走到夏青身边的时候她似乎更加害羞,所以步子不禁加快,而我呢,放慢了步子,对夏青露出笑容:“夏公子,你也来卫生间这边啊?我记得你半个小时前才来过一次的,怎么,肾不好?”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看到了夏青快要杀人的眼神。

  好吧,我承认自己说的这话挺贱的,但是我喜欢,夏青来卫生间这边,肯定是来制造契机,和潘凝接触的,但是没想到来了之后,会撞到我和潘凝亲吻着抱在一起的一幕。

  回到原来位置的时候,我见潘凝的俏脸还红着,不敢看我。

  我心里忍不住嘿嘿一笑,这个美少妇,倒也挺有意思的!

  高诗梦呢,好像没发现什么端倪,站在不远处,拿着手机在打电话,也不知道是打给谁的,这一打竟然就是半个多小时,口水都讲干了吧?

  后面夏青来了之后,脸色也就特别难看。

  高诗梦之后女人倒是挺敏感的,打电话来了之后,发现夏青的脸色不对劲,还拉着我到了一边,偷偷问我说张成这是咋回事呢,夏青咋这样了,你是怎么整他的?

  我嘿嘿一笑,道:“像整你一样整他!”

  高诗梦听我这么说,也就哼了声,说张成啊,没想到还是个基佬,要不要我给你找几个小鲜肉,让你今晚好好尝尝鲜,爽一爽啊,我本来就是开玩笑的,老子性取向很正常,被高诗梦这么一说,我幻想着几个男人着躺的样子,心里忍不住一阵恶心,忍不住拍打了一下高诗梦的翘豚,道:“能不恶心不?”

  “就恶心,你咬我?”

  高诗梦白了我一眼,哼了声到。

  “少嘚瑟,不然老子狠狠收拾你!”

  o看!a正。版章《节上J酷匠?网

  “来啊?”高诗梦眼神魅惑的看着我,有些勾魂的味道:“要不就今晚,还是待会吃了饭就开始,看到时候谁收拾谁,还说不一定呢?”

  说完之后,高诗梦扭着腰肢就去了潘凝那边。

  看着高诗梦离开的背影,我心里不禁嘀咕,这心机婊,怎么越来越能勾人了?把人心都搞得醉了下午吃饭的时候,夏青的脸色也有不怎么好看,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恨意。虽然宋思思让我在潘凝面前提一提我想得到新能源项目的事情,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开不出口,总觉得提出这种要求之后,仿佛就像在利用潘凝一般。

  不过,此时我并不知道心机婊已经帮我搞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心往天依「三千多台挖掘机」,贾陆浩,空佑法师等诸多书友的挖掘机支持!

  下面推荐朋友写的一本书,独醉雅《邪无罪》,挺好的,大家可以看看,下面直通车!

《邪无罪》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