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园是昆南这边专门提供给同学聚会的休闲场所,记得曾经,因为在校庆上拿了奖金,我们还来这边聚了餐,但是蒋晴晴落水了,还是我把她救上岸的!

  因为这里是专门提供给同学聚会的,所以有专门活动的场地,海子园方面,也提供气球啊绑带啊之类的活动器材,在场的人,谁也不知道我和蒋晴晴之间发生过了些什么,所以估计都还以为我依旧是那个胆大包天,敢和班主任对着干,同时也和班主任关系最好的学生。

  这种绑在一起踩气球的活动,同性绑在一起没意思,自然是男女组合。

  有句话说的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所以,我都没有拒绝的机会,就被我们班的几个女人拉到了班主任蒋晴晴的面前,其中班长是周晓晓的表妹,黄茹,黄茹这么一个丫头,混到了班长的位置,我还真没想到,不过现在看来,黄茹恢复的不错,没有因为之前遇到渣男而一直悲伤下去。

  现在班级里的情况是正班长黄茹,副班长吴恒。

  我被拉到蒋晴晴身边之后,她们几个负责本次活动的女生也就蹲下身子,将我和蒋晴晴的一只脚绑在了一起,由于我们的脚是绑在一起的,所以距离也是很近,这么近的距离之下,蒋晴晴身上那股子撩人的香气呢,也就钻进了我的鼻子里面,味道依旧熟悉,依旧醉人,可惜……此时的蒋晴晴,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喜欢耍小性子的小女人蒋晴晴了,而是蒋家的人!

  是我的敌人!

  hT看gI正*1版5《章x节"`上Y^酷√@匠网*

  这个时候,我的目光也就看向蒋晴晴,可是我这么看向她,才发现她的目光根本没有落在我的身上,虽然我们的双腿绑在一起,按理说这么近距离的情况下,蒋晴晴至少应该看我一眼的,但是我发现没有!

  她一直把目光落在旁边几个女生的身上,脸上带着笑容的和几个女生聊着天。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没由来升出一股子火气。

  蒋晴晴啊蒋晴晴,之前你戏演得多好啊,而现在呢,你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越想,我的拳头也就捏得越紧,而且心也痛得厉害。

  自己付出了真心,可惜什么都换不来!

  这种感觉,我想很少有人能够体会!

  痛彻心扉!

  由于我们班是理科班,所以男女比例有些失衡,算上我和夏诗两个提前离开的,我们班一共四十人,男生二十七,女生只有十三个,相当于是二比一的比例,不过,为了让所有男生都能够参加活动,所以安排每个女生都要参加两次,这样就每个男生都能参加。

  主持活动的,是班长黄茹和副班长吴恒。

  每次踩气球一共六对男女参加,而气球的数量是五十个,活动还设置了惩罚,反正每一组踩气球最少的那个对,要当着众人的面表演一个节目。

  黄茹说了规矩之后,踩气球游戏也就开始了。

  吴恒负责吹哨子。

  随着哨声响起,六对男女就开始动了起来,其实,男女这样绑在一起踩气球,双手拉在一起,一起配合那样才有效率,而蒋晴晴并没有和我拉手的意思,所以,大家动起来之后,我和蒋晴晴的动作,就显得有些生硬了。

  其他对砰砰砰的踩爆气球,而我和蒋晴晴呢,半天也没踩爆一个!

  本来,对于这种游戏,输赢我也无所谓……可是,当我看到蒋晴晴那副在面对别人的时候一脸笑意,而面对我的时候,冷冰冰的样子,她这样,也就把我心中的怒火再次刺激起来了。

  由于脑子里愤怒,所以我的双脚懂得很快。

  我和蒋晴晴的双腿是绑在一块的,蒋晴晴移动的速度哪里比得上我?我这么快速的移动下,气球被我和蒋晴晴砰砰砰的踩爆了好几个,而蒋晴晴呢,因为穿个高跟鞋,而且跟不上我的关系,所以在我踩爆,第五个气球的时候,就听得她痛呼了一声,另外没有和我绑在一起的哪只右脚崴到了,整个人就痛得蹲在了地上。

  由于蒋晴晴的痛呼,所以众人都停止了游戏。

  “蒋老师,你怎么了?”

  “蒋老师,你的脚是不是崴到了?”

  “赶紧,快帮蒋老师解开,有冰没有,找冰来给蒋老师敷一下!”

  同学们议论纷纷,都围了上来,两个女生也快速的帮忙解开了将我和蒋晴晴双脚绑在一起的绑带,由于刚才游戏热闹,所以众人应该没有看出来,是我用力的去踩气球,而导致蒋晴晴速度跟不上,她的鞋跟又太高,所以就崴到脚了!

  要是他们知道是因为我的关系蒋晴晴才扭到脚的,肯定要都要责怪我了,尽管我在班级上的人气不错,但我心里清楚,蒋晴晴才是他们最拥戴的。

  本来,我想把脑袋转到一边,不去看蒋晴晴,但是想到了她刚刚那一声痛呼,让我的心里很难受,于是我也情不自禁的低下头看向蹲在地上的蒋晴晴。

  她那一张迷人的俏脸之上尽是痛苦,看到她的这个样子,我心里疼得厉害。

  刚刚我为啥动作要这么大呢?

  我要是动作不这么大,蒋晴晴也就不会受伤了吧?

  看到蒋晴晴痛苦的样子,仿佛比我自己扭到脚还要难受一般,所以我就完全克制不住的赶紧蹲下了身子,去看蒋晴晴的扭到的脚,在推拿这方面,我手法还行,我这么轻轻的伸手在她的脚踝位置摸了一下,心里松了一口气。

  蒋晴晴伤的并不重,其实这等于是脚踝位置脱臼,只要用标准的手法用力,就能够接好。

  不过,在接上的一瞬间很痛苦,就像手臂脱臼那种痛苦一样。

  “张成,怎么样?要不要送医院!”杨波在一旁问道。

  “不用。”

  我话音刚落,双手就猛然用力。

  “啊……”

  蒋晴晴一声痛呼,不知道是不是本能还是啥的,剧烈的疼痛让她一口就咬在了我的肩膀上面。

  我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蒋晴晴呢,脸色也疼得有些苍白!

  不过,没一会之后,她的脚就恢复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大量投挖掘机的几位书友:彬临承下,莫须有的借口,林伟,Qu,一页纸书,萌萌哒灵王,暴力狂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