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可以戴面具,可以化妆,以现在的科学技术手段,甚至可以整容,但是……无论她怎么改变,都改变不了身上的味道,蒋晴晴身上的那股子香味,我很是迷恋,所以那天我闻到那个面具女身上和她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的时候,我心里就开始怀疑了。

  可是……当时我的内心尽管很相信这一点,但还是不敢去承认,不敢去面对。

  一直等到到了京城的时候,夏婉玉那个女人把蒋晴晴的事情告诉我之后,我才知道,这件事自己必须要面对了……我不能再继续欺骗自己,欺骗自己蒋晴晴和蒋家人没有任何关系。

  我说出一个人无法改变自己味道的时候,蒋晴晴盯着我,还有狡辩的意思,说道:“张成,你到底再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

  我忍不住哈哈一笑。

  这么一笑,我的笑容里面竟然有几分残忍起来,抓着蒋晴晴的胳膊,我恰好抓着她带手链的皓腕那里,直接被我给捏红了,“蒋晴晴,我看你还想装到什么?”

  说着,我脑子里面回忆道:“还记得那次在昆南发生的事情么?我们离开盈江河畔的时候,上了出租车,遇到了危险……你说,那一次危险,是不是你们蒋家人故意设计的!”

  一遍说着,我脑子里一边快速的回忆着。

  不知道蒋晴晴身份的时候,我肯定不会多想,但是知道了蒋晴晴的身份之后,回忆起那次的事情,就可以发现其中有很多破绽暴露了出来,当时要是真的有杀手要杀掉我,哪里会这么轻松容易的就让我离开?

  那一次遇袭,就是蒋家设计好,以此来做我和蒋晴晴之间感情的催化剂。

  听到我这么说,蒋晴晴美眸看着我,看了一会之后,她指了指我的手,道:“你放开我!”

  蒋晴晴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是冰冷。

  我依旧死死的捏着她,蒋晴晴挣扎了两下,挣扎不了,然后也就冷笑了,道:“张成,没想到你挺聪明的,我在你身边快三年,最终还是被你发现了!”

  看到蒋晴晴语气冰冷,冷笑的样子,我心里再次狠狠一痛。

  如果她心里面真的有我,肯定不会用这种冷冰冰的语气和我说话,她心里果然没有我,这么几年,一直都是在欺骗我,故意接近我,也是因为想套近我,从我这里得到某样东西!

  “没错,我就是蒋家人!”蒋晴晴漂亮的眼睛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去二中教书,为的就是接近你,既然被你识破了,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咱们之间相遇的很多事情,都是我事先设计好的!”

  “你到底什么目的?”

  听着蒋晴晴的话,我的呼吸急促,心里的那股子愤怒劲,就好像随时都会爆发一样,我捏着蒋晴晴的手腕,再次加重了几分力道。

  “我什么目的?”蒋晴晴冷笑了一声,道:“这件事,我凭什么告诉你?”

  “说还是不说?”我死死咬着牙。

  蒋晴晴看着我,闭着嘴巴,明显是不想说。

  看着她那张绝美的俏脸,此时我的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身子直接将蒋晴晴压在沙发上,另外一只手猛然从旁边的茶几上抓起那一把水果刀,然后就将水果刀冰凉的刀锋贴在了蒋晴晴那白皙如玉的脖颈上面。

  “你说不说?”

  最:%新x*章O节上,-酷5W匠+网

  我狠狠的盯着蒋晴晴,声音愤怒:“你要是不说,我就杀了你!”

  蒋晴晴好像一点也不怕一样,眼睛死死的瞪着我,道:“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说!”

  听着蒋晴晴的话,这么近距离接触之下,闻着她身上传来的迷人香味,我的怒火已经到了濒临爆发的极点,可是,尽管这样,但我还是发现,自己握着刀子的手无法在前进一步。

  只要再前进一步,就可以划破蒋晴晴的喉咙,结束她的生命!

  慢慢的,我的手变得有些颤抖了起来。

  我猛然将刀子往后面一甩,那一把水果刀插进了不远处的电视柜里面,看了一眼蒋晴晴那张迷人不已的脸蛋,我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砰!

  门被我狠狠的关上,接着,我走下了楼,直接坐上了车子,猛踩油门,开着车子飞速的离开了蒋晴晴所住的小区。

  在我关上门的一瞬间,蒋晴晴双眸里面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彻底的崩溃了。

  她哭得梨花带雨,就像一个泪人。

  没一会之后,门被打开了,黄裳走了进来,他看到在沙发上哭泣的蒋晴晴之后,走了过去,一边拍着蒋晴晴的肩膀,一边道:“晴晴,这一天你迟早都要面对的,不是么?”

  “黄裳叔!”蒋晴晴看到黄裳来了之后,哭得更凶了。

  由于她是私生女的关系,没有和母亲住在京城,而是在魔都这边长大,而黄裳呢,奉蒋天杺的命令保护她们母女俩,所以蒋晴晴对黄裳有很深厚的感情,现在看到黄裳来到身边之后,就完全克制不住的哭得更凶。

  “哭吧,哭出来,就舒服多了!”黄裳一脸溺爱的看着蒋晴晴。

  “黄裳叔,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张成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可是他一直没有揭穿我。”蒋晴晴一边哭着,一边说道:“我知道,以他的性格,我要是不对他说出要求的话,他会一直不揭穿我,我心里也希望她不揭穿我,因为这样,我们就能够一直在一起,但是……黄裳叔,我不能在这么继续下去了,这样下去,到最后的时候,我们都会很痛苦。”

  “所以,在今天,我故意诱惑了张成!”蒋晴晴脸色凄美:“我知道,我这样做,肯定会刺激到了他,果然,他就忍不住揭穿我了!”

  “这样挺好的,反正张成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爷爷也不会再让我接触张成从他父亲手里拿那样东西了!”蒋晴晴哭诉着道。

  “晴晴,你错了!”

  黄裳苦笑道:“按照你爷爷的风格,他知道张成爱上了你,还会让你继续下去的,一个男人要是爱一个女人的话,就容易对那个女人心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大量投挖掘机的几个书友,彬临承下,愤怒D小柒,一页纸书,ppllivecom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