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凝的身份摆在那里呢,大老板的女儿,不过潘凝这么问出去的时候,我就看到那几个权威专家都面面相觑,一副很为难的样子,看着他们的样子,难道……他们也无法治疗潘凝的奶奶?

  在我们国家,医疗条件最好的就是京城和魔都这两个地方了,就拿我们的老家,昆南那边来说,就算是昆南的市医院,要做一些高难度的手术,都是从京城和魔都这两个地方请着专家过去做的,要是眼前的这几个权威专家都没法子,那么问题就严重了!

  “到底怎么回事?”潘凤看到这些医生专家的表情,面色也变得越来越凝重。

  “潘书记,是这样的,你母亲脑内的寄生虫都是很小的幼虫,本来不会对你母亲的脑部有什么影响的,但是之前给你母亲做的脑部血肿清除手术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了它们,使得寄生虫开始集体游走,这才出现了现在的这种情况。这样的病例,在国内也发生多次。”神经外科科主任赶紧解释着说道,他解释的时候,脸色都有些苍白,上一次潘凝的奶奶手术,就是他主刀,所以估计他吓得不轻吧,肯定是怕老人一旦出了什么问题,潘凤怪罪下来,他就惨了!

  “那要怎么治疗?”潘凤脸色凝重。

  “潘书记,你母亲的病情现在变得更加复杂,寄生虫活动的病灶区太大了,再加上刚刚做过微创手术,所以再次动刀的话,你母亲的身体可能承受不住,毕竟你母亲已经是七十五岁的高龄了。但是,要靠药物驱虫的话,你母亲现在的情况本来就很危急,药物的副作用,足以致命!”

  当潘凝听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就急了,赶紧抓住那个科主任问:“那到底要怎么治疗,你们赶紧给个方案啊!”

  “国内,我们目前没有这个水平治疗!”科主任看了潘凝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

  “国外可以?”

  潘凤脸色很不好,毕竟躺在床上的,可是他的母亲,知道了国内目前没有这个水平治疗的消息之后,脸色怎么可能好?

  “国外,这个我也不确定,不过美国那边,在神经外科,脑血管外科这方面技术先进不少,没准,他们有什么治疗的办法。”说着,科主任脸色有些战战兢兢的看了潘凤一眼,再次补充道:“不过,以病人现在的情况,不适合长途颠簸,要是能够从美国那边请专家直接过来,那更好!”

  当科主任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站在旁边的夏青突然开口道:“不知道你认识克莱尔不?”

  “克莱尔?”

  神经外科的科主任瞪大了眼睛,说道:“你说的是,梅奥诊所的专家克莱尔?”

  “没错,就是他!”

  夏青点点头,开口说道。

  看+正YC版j章节上Hi酷匠¤网

  “克莱尔是神经外科领域的专家,世界级的水平,我在国外进修的时候,我还专门去听过他的课!”科主任一脸激动的看着潘凤,说道:“潘书记,克莱尔专家是这个领域的顶尖专家,没准他有办法治疗你母亲的病,只不过,这个克莱尔性格怪癖,很难沟通,一般情况下,他都只愿意在梅奥诊所看病,不愿意四处跑动!”

  “不,现在克莱尔不在美国,最近这几天,他在新西兰那边!”夏青解释着说道,说完之后,他看向潘凤,道:“潘叔叔,这个克莱尔是我在美国的时候认识的,跟我的关系还不错,我可以把他喊来这边给老人看病!”

  “真的?”

  潘凤脸上明显有些激动。

  潘凝,潘凝的母亲的脸色,以及医院的一干权威专家,脸上都带着激动的表情,想想也是,要是潘凤的母亲在他们的医院里出了问题,估计他们也难辞其咎吧。

  “潘叔叔,这个没问题,我马上想办法联系他!”

  夏青答应着,就拿着手机到了一边打电话,大约五六分钟过后吧,夏青就快速走了过来,说道:“我已经联系上克莱尔了,他今天处理完事情之后,就会直接从新西兰飞过来,估计明天就能够到达。”

  “太好了!”几个医院的专家都忍不住开口道。

  而潘凤夫妻,潘凝听到夏青的话之后,脸上都露出了激动之色。

  而这个时候呢,夏青得意的看了我一眼。

  他这样的眼神让我不禁有些好笑,估计是觉得现在他占了很大的优势吧,不过我心里也希望那个克莱尔赶过来之后,能够治疗好潘凝奶奶的病,因为我心里深深知道失去亲人时候的痛苦,此时的心里我也没想太多关于新能源方面的事情。

  既然那个克莱尔是梅奥诊所的权威专家,那么应该能够有点办法吧,毕竟,梅奥诊所,可是美国最好的医院。

  事情商量订了之后,老人就被医院安排进了ICU,随时观察,等待着克莱尔明天的到来,而潘凝可能是因为知道美国专家要来的消息,所以心里放心了不少,脸色恢复了一些的他就说刚刚真是谢谢我,要不是我开救护车,那么奶奶肯定要出事。

  说着呢,潘凝就给我介绍潘凤,还给潘凤说了刚刚在救护车上发生的事情,说要不是我急中生智,肯定无法赶到医院。

  听到潘凝这么说之后,潘凤就对我伸出手,说:“谢谢你,小伙子,咦,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潘凤这么说,让我心里一惊,暗想上次在世纪公园那边潘凝的住宅的电梯下面碰过吧,没想到他的记忆力这么好,竟然还能记得我。

  正在这个时候呢,王秋实那小家伙被保姆阿姨带来了医院,估计王秋实那小家伙呢老人的关系也好好,所以来了之后就不停的问情况,潘凝给他说了不用担心太姥姥的病情之类的后面,小家伙也就安静了下来,见我站在旁边呢,也就喊我张成哥哥!

  潘凤听到王秋实对我的称呼之后,眼神微微一凝。

  看着我的眼神里面,多了几分意味深长的味道来,我也揣摩不出是什么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