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网上看过不少资料,知道每年因为救护车堵车而死在救护车上的人,不在少数,特别是珠三角,京津唐,长三角这种大城市,堵车那是家常便饭,而有的无良司机,有的时候会违规行驶在紧急车道上,所以就导致了救护车无法准时到达。

  今天很明显就是遇到了这种情况。

  前面都被堵住了,堵得死死的。

  而潘凝的奶奶,时间不等人啊,生命垂危,要是无法准时到达医院,那么后果肯定不堪设想,毕竟,救护车的医疗器材和条件都是有限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选择这种办法!

  刚刚夏青在打电话,好像是要找直升机过来。

  我相信,夏青自然有找直升机的能量,调一个直升机过来,对于他夏家大少来说,很轻松容易的一件事,但是,事情和我们想象中的并不一样,但是,调直升机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还有一点,周围都堵得死死的,根本没有停机坪,所以就算是调直升机过来,也未必能够救得了潘凝奶奶的性命,所以在这个时候,我只能按照自己的办法来了!

  抢去非机动车道那里!

  救人如救火,司机被我抓下来之后,他还骂我,不过我管不了这么多,砰的一声,铁护栏被我撞破,不过车子并没有受到太过强烈的影响,车子撞破了铁护栏之后,就朝着非机动车道冲了过去。

  而我呢,一边控制着方向盘,一边不停的按着喇叭。

  行人吓得纷纷闪开到了一边。

  车子在非机动车道前行,有点横冲直撞的意思,不过还好,由于我不停的按着喇叭,所以行人们的避退速度也挺快的,所以车子一路前行,开救护车,我并不能像自己飙车一样随心所欲,除了速度上必须要跟得上之外,还有一点,车子必须要稳。

  毕竟,病人都在车厢里面呢,还有医护人员,要是摇晃太过剧烈的话,会对病人产生影响。

  不过,我是幸运的。

  ;更新最快;S上‘o酷●_匠网$4

  除了在冲出堵车区那里遇到了点麻烦,其他都没问题,不过那点麻烦在我的车技之下还是摆平了,就这样,在我的驾驶之下,救护车在十分钟之后赶到了医院,当救护车开到医院急诊那里的时候,我就看到不少医护人员站在那里,看来应该是潘凤让人通知了医院,所以医院的领导都知道在救护车上的是个大人物,所以领导啥的都赶来了。

  我平稳的停下车子,车门打开的时候,救护车里面的几个医护人员看到医院领导都在呢,脸色都发生了变化,知道车上的老人身份肯定不简单,所以快速的就将老人抬下车子,推着老人快速走了进去。

  潘凝下车的时候,眼睛还是红红的,我想她和她奶奶的关系一定很好。

  接下来,我,夏青,还有潘凝和他妈妈,也跑到了急救室那里等着,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之后,位高权重的潘凤赶了过来,院领导赶紧就迎将上去,潘凤毕竟是个男人,而且做到现在的位置,心性很稳,虽然担心,但是也不像潘凝那样,急得不成样子,而是脸色凝重的和医院的医生询问着病情。

  夏青显得很热心,见到潘凤来了之后,就主动走上去,站在一旁听着几个权威医生的意见。

  而我呢,看到旁边满是担心的潘凝,情不自禁的安慰她说道:“不要太担心,现在的医疗条件,科学技术这么好,你奶奶会没事的!”

  潘凝摇摇头,说:“张成,你不知道,我奶奶刚刚手术出院没几天,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前她手术之后明明恢复得不错的,怎么会突然发病呢!”

  我安慰了下潘凝,也走到那几个权威医生那里,问起了老人的病情,估计他们以为我是潘家的家属吧,所以我问他们的时候,他们都赶紧回答我,其中和我聊的是一个神经外科的副主任医师,说现在神经外科的主任亲自在急救室给老人做急救,至于老人的病,现在还暂时不知道是不是和上一次的手术有关。

  说道上一次的手术,这个副主任医师也和我说了。

  原来,潘凝的奶奶在不久前,右侧的丘脑出血并且破处脑室,导致了中脑的导水管阻塞,大脑肿胀,所以医院就进行了颅内血肿微创粉碎清除手术,手术做完之后,病人恢复得不错,已经能够认人,后面住了几天院修养之后,身子恢复得差不多,也就出院了。

  潘凝的奶奶已经七十五岁了,所以这样的年纪在进行脑颅手术,没准就是因为手术之后引发的什么症状,不过现在神经外科的主任还在抢救,所以要等抢救出来之后,重新对病人检查之后才知道原因。

  我们等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吧,神经外科的主任从急救室里面出来,潘凤和潘凝她们赶紧就跑上前,问具体情况,面对潘凤这位大佬,那个神经外科的主任是快速的说出了病人现在的情况,他说病人现在的情况暂时稳住了,但是还要做CT之后,才能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病人重新丧失意识的,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在医护人员的快速安排之下,给潘凝的奶奶做了头颅CT。

  CT出来之后,我就看到医院的领导召集来了医院的权威专家进行开会,其中有医院内著名神经外科的权威专家,还有其他科室,普外科,血管外科等专家都过来了。

  讨论的结果是!

  老人重新丧失意识的罪魁祸首,是脑内寄生虫,他们已经用活检术检查出来了。

  不过,看着众位权威医生的表情,我知道,潘凝奶奶的这个病可能麻烦了……那些权威专家,估计也紧张得不行吧,毕竟他们面对的不是一般的病人,而是潘凤这位魔都大老板的母亲。

  “我奶奶的病到底要怎么治疗?”

  潘凝最先忍不住,对医院的一批权威专家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