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你的意思是……?”商蝶一脸疑惑的看着夏婉玉。

  “商蝶,你觉得夏青能不能赢了张成,拿下长三角?”夏婉玉突然看着商蝶,问道。

  “属下不知,不过……夏青好像挺有能力的!”商蝶开口说道,说话的时候,她注意着夏婉玉的脸色。

  夏婉玉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而是说道:“商蝶,没错,夏青的能力是厉害,不过……再和张成的博弈当中,我并不看好他,夏青由于他爸爸的关系,所以对张家的人很仇恨,一个人要是太仇恨一个人的话,就很难平静下来,所以,夏青肯定是沉不住气的!再者,我和张成接触过,其实他脑子里也不傻,毕竟是张鸿才和唐幻秋的种,手段还是有的。还有,颜家女人可是在魔都这边坐镇啊,她也不可能看着长三角被夏青给夺走。”

  “主子,还有高诗梦!”商蝶听完夏婉玉的话之后,开口道:“高诗梦最近和张成走得很近,在京城的时候,他们也偷偷摸摸在一起过。”

  “高诗梦?”

  夏婉玉脸上露出异样的笑容:“没错,高家在长三角这边有很大的势力,就说姓潘的那位女婿吧,就是魔都这边软硬不吃的一把手,主政的时间还有几年,这几年,足以改变很多东西,不过……”

  “不过什么?”商蝶一愣。

  “高诗梦对张成是有目的性的,当然,在短时间内,高诗梦肯定会利用自己的能量给张成好处。”夏婉玉说道这里的时候,眯了眯眼睛:“颜麝,高诗梦,武舞曾经是很好的闺蜜,现在高诗梦这样故意亲近张成,纸是包不住火的,到时候看她们三个闺蜜如何相处?不过颜麝应该舍不得和武舞反目,至于高诗梦的举动,可能会让张成在未来吃亏,所以颜麝没准会和高诗梦反目,她们两的较量,你说谁的胜算大一些?”

  “颜麝!”商蝶肯定的说道。

  “颜麝啊颜麝,咱们是命中注定的对手啊!”夏婉玉眯着漂亮的眸子,阳光闪烁

  翌日。

  下午时分。

  市委那里,一辆奥迪A6L从大门那里缓缓开了出来,最终车子朝着浦东新区那边开了过去,然后在世纪公园那里的住宅区停了下来,车子停下之后,车子里面下来了一位五十多岁,模样威严的男人,男人就和司机兼保镖上了楼。

  “外公,你来了!”

  打开门之后,王秋实就朝着这位五十多岁的男子跑了过去。

  刚刚还体态威严的男人,看到王秋实这个小家伙之后,脸上立即露出了宠溺之色,快速的将小家伙抱在了身上。

  “爸爸,李叔叔,你们坐吧,我已经开始做饭了!一会就能吃。”

  这个时候,一个熟透了的女人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面容俊俏,美艳不已。

  “外公,来陪我打游戏!”

  王秋实拉着那位男人,直接就走到沙发那里坐下,然后开始把游戏连山电视,做得很熟练,那位在官场上软硬不吃的男人陪着自己的外孙拿着游戏手柄打起游戏来,而那个被潘凝称作李叔叔的司机兼保镖呢,则拿着茶几上的一份报纸看着。

  打游戏打了一会呢。

  王秋实就说叽叽喳喳说道:“外公,不对不对,要连跳才能过,连跳懂不懂啊?哎呀,老怪来了,你快躲开……外公,你真是笨呢,还是张成哥哥好,陪我一起打游戏,我们从来都没有输过!”

  “张成哥哥?”

  王秋实的话,这位一把手愣了下,但他也就笑笑,继续陪着外孙子玩。

  大约半个小时后,潘凝的饭菜都弄好了。

  “爸爸,李叔叔,快来吃饭,秋实,洗洗手快吃饭,别再玩了!”

  在潘凝的呵斥之下,王秋实嘟了嘟嘴,但还是赶紧关掉了游戏,然后赶紧去洗手。吃饭的时候,还是王秋实的话最多,一些童趣的话啊,惹得那位一把手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饭吃了大概半个小时。

  吃完饭之后,那位一把手就对旁边的司机兼保镖使了个眼色,对方一下子就懂了,然后就笑着对王秋实说带他下去下面小区的空地上玩篮球,王秋实小孩子嘛,一听可以玩,马上就欢天喜地的抱着篮球下楼了!

  等他们出了门,房子里就剩下潘凝和他的时候,他摆摆手,说:“你先别收拾,爸爸你和说点事!”

  潘凝一脸疑惑,走到沙发那里,到了茶之后就坐下,问:“爸,什么事?”

  “凝凝,秋实的爸爸也走了快六年了吧?这六年,你都自己一个人带着秋实,现在秋实也长大了,七岁,懂点事,所以,凝凝,你也该为自己考虑考虑了!”一把手看向潘凝,眼神里面露出了父亲的慈爱之色。

  “爸爸,我不急!”潘凝摇摇头,说道:“我现在没什么想法,就是想把秋实抚养成人!”

  “不急?”

  听到女儿这么说之后,一把手的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有几分父亲的严厉,说道:“凝凝,你今年已经三十岁了,秋实要想成年,还得十多年,十多年之后,你都中年了,那个时候谁还会要你?凝凝,生活是要过的,你是一个女人,始终都需要男人来照顾。”

  说着,那位一把手又道:“你不要太过自卑,你是我潘凤的女儿,多少男人都愿意排着队娶你。”

  潘凝摇摇头,苦笑道:“爸,你就别替我担心了,我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底!”

  “心里有底?”

  M@看i正b版章\:节z;上酷?p匠网_$

  一把手眼睛盯着潘凝,说道:“凝凝,你是不是已经和谁在一起了,刚刚我听秋实说什么张成哥哥陪他打游戏,要是一般的男性朋友,你应该不会往家里面带吧?”

  “爸,你瞎说什么呢?”

  潘凝瞪了他一眼,赶紧狡辩道,不过她脑子里想着那件事,俏脸情不禁的红了起来。

  “爸,你怎么突然有时间和我谈这个了!”潘凝为了不被老爸看出来,赶紧岔开话题。

  “是这样,夏家那边有人来说媒了,希望你能够和夏青处一处看看合适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卡文卡的想哭,挣扎写了两更。很多读者都不理解卡文,这么和你们说吧,小说创作和其他工作不同,需要灵感,卡文的意思就是不知道怎么写下去,小说两百万字是一道坎,本书马上就两百万字了,所以压力有点大,后续该如何发展,我也希望大家能够给点建议,在本书简介那里有我的QQ和微博微信,大家有好建议的,可以加我,给我替!今天就两更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