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晴晴估计是从电话里面感觉到我的呼吸急促吧,她就问:“怎么了?你在运动?”

  “嗯!”

  我咬着牙,嗯了一声。

  “今晚有没有时间,我想和你呆在一起。”蒋晴晴说道。

  不知道为啥,蒋晴晴越发这么说,我心里的那股子火气也就越大,但我还是深深压住了火气,努力克制,尽量语气平缓的说道:“今晚我有事。”

  “哦,那就算了,你忙你的!”蒋晴晴的语气里面,充满了失落。

  在平时,要是我听到蒋晴晴这样的语气,我心里肯定特别难受,马上就去找她,可是现在,我却感觉胸口疼得厉害,以及那股子火气,好像要从我的身体里面爆发出来一样。

  努力的连续深呼吸之后,我的胸口才舒服了一些。

  我把手机放在兜里,然后看向小点点:“咱们先不回唐家大院!”

  “要去哪?”小点点语气依旧冷冰冰。

  “喝酒,唱歌!”

  说完之后,我就上了车子,小点点站在原地,一脸古怪的看了我两眼之后,也跟着我上了车,我飞快的开着车子,车子一路前行,到达了京城的天上人间夜总会。

  停好车之后,我就带着小点点走了进去。

  京城的天上人间夜总会很出名,里面的装修也是非常豪华,进去的时候,一个客户经理看了我和小点点一眼之后,还低着耳朵在我面前问我要不要妹妹陪唱陪喝?

  要是我自己来,我就要了,不过由于小点点在的关系,所以我摇摇头。

  要了个包间之后,我就和小点点走了进去,接着我点了一堆小吃给小点点,自己也要了好几件啤酒,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我一只手拿着麦克风,一只手拎着啤酒瓶,这么一边喝,一边唱了起来。

  小点点呢,她也不唱歌,就坐在沙发那里吃东西。

  我像个疯子一样,直接从排行榜上开始唱了起来,遇到不会唱的歌,我就乱哼,啤酒喝了一件又一件,由于之前还喝了不少白酒呢,所以我喝啤酒的时候,喝了没一会之后,就开始胃里难受想吐了。

  跑到卫生间里面,吐了几次之后,我连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不过,我还是没有回去的意思,继续喝酒,继续像个疯子一样唱歌,发泄着我心中的怒气和不快,小点点一边吃着,一边看着我,也没怎么说话。

  最后,我也不知道自己疯到了什么时候。

  反正我的脑子在最后的时候已经不清醒了,连话筒都被我给摔在了地上,最后的记忆,好像是我靠在小点点的身上离开了天上人间夜总会。

  翌日!

  我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快上午的十一点钟了。

  我的头很疼很疼,可能是昨晚喝酒太多的关系,感觉仿佛要炸开了一般,难受得厉害,我起床之后洗了个澡后面,脑袋还是疼得厉害,在我换好衣服,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就发现表姐端着一碗药从门口那里走了进来。

  “姐,你啥时候过来的?”

  “早上就来了!”

  表姐看了我一眼之后呢,就把药递给我说:“小点点给你开的方子,听说昨晚上你喝多了,小点点开的药,对解酒的效果应该很大。

  我嗯了一声,小点点的医术我是相信的,就连外公这样的身子,吃了她开的重要之后,精神明显好转了一些,就连那个几个医护人员,也都问小点点的配方。

  更新p最快*,上^》酷{匠A网

  我把药喝了之后,表姐就问我:表弟,说说吧,昨晚怎么回事,突然自己一个人带着小点点去喝酒?心情不好?

  看了表姐一眼,我苦笑道:姐,没什么。

  没什么?

  表姐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我了解你,要真的没什么,你还会借酒消愁不成?

  说完之后,表姐微微叹了一口气,笑道:表弟,姐之前和你说过一句话你还记不得己,命里有时终须有,有些事情,是冥冥之中天注定的,强求不来!

  我嗯了一声,不知道为啥,这样看着表姐的眼睛,我的难受的心情缓和了一些,无论什么时候,表姐都能够给我安静和祥和,看着她,就好像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一样。

  接下来,表姐和我聊了几句呢,听到唐糖那丫头喊吃饭,我们就一起出去了。

  保姆阿姨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我,小点点,唐糖,表姐四个人坐在一块吃了饭之后,表姐就问起了我什么时候回魔都的事情,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明天就是初十了。

  “要不,明天走?”

  表姐嗯了一声,点头道:“行,姐在京城这边的事情也处理好了,等今天大家在一起吃个团圆饭,明天咱们就回去。”

  “啥,表哥,你们明天就要走?”唐糖那丫头听到我们要走之后,小脸一下子就不乐意了。

  我苦笑了下,表姐看了唐糖一眼,摸着她的头道:“唐糖,你表哥有自己的事业要处理,不可能一直都留在京城的,不过现在交通这么发达,你要是想我们了,就可以飞去魔都看我们,也就是两个小时的事情而已。”

  “那小点点呢?”唐糖看着小点点,这么几天的相处,他们已经产生了感情,毕竟是同一个年龄段的女生,所以彼此之间的话题估计都差不多吧。

  “小点点也要走!”

  表姐看了唐糖一眼之后,说道:“唐糖,打电话通知一下大舅和你爸爸,晚上一起来吃个饭!”

  “知道了。”

  唐糖虽然心中不舍,但还是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接着,表姐就离开了,说有点事需要回颜家一趟,等处理完之后,下午她会和姨夫姨妈一起过来,表姐离开之后,我发现小点点的药挺好的,这才过了一两个小时,脑袋就不疼了。

  “对了,小点点,昨晚你是怎么送我回来的?”我看着小点点,一脸疑惑的问道。

  昨晚我只记得靠在她身上回来的,小点点身上的香味很亲近大自然,就像置身于百花丛中的那种香味一样。

  “开车送你回来的呗!”

  “你会开车?”我瞪大了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