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六点钟的时候,大舅和大舅妈终于来了。

  他们两来了之后,唐家的嫡系也都到齐了,所有人加起来,一共两桌子菜,由于外公是老一辈的革命,过惯了苦日子,所以平时的生活当中,都不浪费,今天的除夕饭并不奢侈,也就是八个菜两个汤而已。

  两个大桌子,长辈一桌,小辈一桌。

  而我,武舞,以及表姐,都是随着爷爷他们坐在一起,武舞本来就见过大世面,毕竟是出生在武家,所以即便是面对大舅二舅他们这样的大人物,也是表情自然,分寸有度,聊天之中,拿捏得很准。

  一边吃饭的时候,大舅二舅,还有两个舅妈问着我各种各样的问题,毕竟是这么长时间来第一次见面,都快二十年了,大舅二舅显然对我妈妈,对他们的小妹有很深的感情,所以看我的眼神里面,都充满了疼爱,这让我再次感受到了温暖。

  姨妈这个人属于啥都不顾忌的那种,所以在饭桌上对表姐的称呼,依旧是宝贝长,宝贝短的,要不是大家都习惯了,估计会起鸡皮疙瘩。今天是除夕夜,大舅特地拿出了好几瓶珍藏的茅台,大家吃饭的时候,就开始喝了起来,外公身子不行,所以就喝了一杯,适可而止,不过大舅二舅姨父他们都是在工作之中应酬不少的人,所以酒量都挺好的,几个表哥的酒量也不错。

  我的酒量是和小狗他们练出来的,我醉过不少次,但是,一般都是把酒喝杂了,要是就喝白酒,或者说就喝啤酒,我很难醉倒,今天难得聚在一起,我每个人都敬了一杯,十多杯下肚之后,我依旧口齿清晰,这把唐家人都给弄傻眼了,二舅还啧啧称奇,说不愧是张鸿才的儿子啊,连酒量都得到了遗传!

  我爸爸的酒量很好?

  二舅这么一说,我心里倒是有些好奇,因为我从小都是我爸劝导,喝酒误事,我爸爸平时也喜欢喝两杯,不过从来不超过四两酒,在我很小的记忆中,他就是这样,无论多高兴,都是只喝四两酒。

  后面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吆喝唐糖那丫头去把她的古筝拿出来助兴。

  唐糖也不拘束,直接去房间里面就把古筝给抱了出来,她虽然还在上高中,但可能是因为唐家人身上都有音乐细胞的关系吧,所以从小就对古筝很痴迷,而且拜在了国内一个很知名的古筝奇人门下,要说唐家人的音乐细胞,这还都是因为外婆的关系。

  外婆当初可是京城音乐学院的老领导,门下的弟子无数,我妈妈在我小的时候对我说过,她的音乐就是启蒙于外婆。

  唐糖抱出古筝来了之后,给我们弹奏了一曲《将进酒》为我们喝酒的一群人助兴。

  在唐糖弹奏完《将进酒》之后,我主动走到唐糖面前,问她能不能把古筝给我谈一曲,唐糖点头,说可以啊,表哥你要弹什么曲子。我这么走过去的时候,唐家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我的身上,我笑了笑,说等一会你就知道了。

  说着,我就抱着古筝坐下。

  看了坐在最正中央的外公一眼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外公,这首曲子,送给你!”

  我摸上了古筝,气质浑然一变。

  微微闭着眼睛,我开始弹奏。

  随着我的弹奏,唐家的众人都沉浸在了我的音乐世界之中,我自己也沉醉了,我弹奏的这首曲子,气势恢宏,霸气十足,这首曲子,是古人通过辛弃疾的一首词《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改编而来。

  等我弹奏完毕之后,唐家众人看着我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

  外公沉浸了半响,开口道:“好,不愧是幻秋的儿子。”

  其实,我的这一首曲子,听得懂的都知道我在鼓励唐家人。

  这一顿年夜饭,就这么在团圆之中结束了,外公在九点钟的时候,由于呆在外面太长时间,一脸倦意,所以在医护人员的陪同下,外公就回去休息了,接着大家聚集在院子里面聊了许久之后,唐正,唐宏两个表哥因为孩子还小的关系,所以提前开车离开,大舅,二舅跟我分别聊了会呢,也都开车离开了,接着,姨父和姨妈就朝着我走了过来。

  “姨妈,姨父。”看到姨妈和姨父之后,我脸上带着笑容。

  姨妈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过脸看着姨父,说道:“老颜,是你和他谈还是我和她谈?”

  听着姨妈的话,我心里忍不住一惊。

  他们夫妻两,到底想和我谈什么?

  不过,看着姨妈那表情,我心里吓得不行,眼神就有些求助似的看着姨父,我可不想和姨妈谈,倒是希望姨父和我谈,至少,姨父和我谈的时候,不会对我动手动脚,进行身体上的摧残,但是姨妈她会啊,要是万一谈的惹她生气了,估计我又要被扭耳朵,可疼了!

  姨父看了我一眼,他似乎从我的眼神里面看明白了我的意思,就点点头,说:“我来和张成谈吧!”

  姨妈听到姨父这么说之后,就点点头,然后笑眯眯的对我说:“小张成,你姨父准备和你说点事情,关于我们家宝贝的哦!”

  说完之后,姨妈就踩着高跟鞋,咯咯咯的过去和表姐她们几个女的聚在一起聊天了!

  看着姨父,我心里苦笑。

  姨父看了我一眼,指了指后院,说:“咱们去那边说!”

  没办法,我只好跟着姨父,到了后院那边。

  t更h,新H最快_i上酷匠y_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