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长这么大,见过的唐家人,也就姨妈一个而已。

  第二天,我和表姐一大早就起床了。

  在家里面收拾了东西之后,大黑估计是知道我们要出远门吧,对我汪汪叫个不停。

  要去京城,带着大黑过去也不方便,所以表姐在收拾着东西的时候,我就拉着大黑下楼,开着表姐的奥迪车把大黑送到了凤凰商务会所,交给宋思思帮忙照顾,送过去的时候,大黑这货对我汪汪叫个不停,估计是觉得我把它扔在魔都觉得不满吧,当然我也没办法,毕竟等去了京城那边,熟人不多,大黑交给谁照顾我都不放心,还是留在魔都比较好。

  宋思思穿着一声性感的衣服下楼,见了我之后,问:“要走了?”

  “嗯,待会就出发去机场。”看着宋思思,我点点头。

  “那你去了京城,自己小心点!”宋思思的话,让我感觉就是妻子在嘱咐自己要出远门的老公一样,让我心里面暖暖的。

  “我知道,在魔都这边,你也小心一点,小心蒋家还有夏家的动静!”我嘱咐道。

  “我知道。”宋思思对我点头。

  和宋思思聊了一会呢,我就准备回去了,在我坐上车之后,宋思思有忍不住喊了我声张成,我从车窗那里探出脑袋,问她:“还有啥事?”

  “我等你回来。”宋思思笑道。

  “嗯。”

  我点点头,就发动了车子,从后视镜里面,我看着宋思思的眼睛一直目送着我,不知道为啥,我忽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很奇妙。

  等我回去的时候,表姐已经收拾好了,看着时间差不多,我和表姐就赶往虹桥机场。

  我们和武舞约定在虹桥机场碰头。

  武舞直接从都城市飞来虹桥机场,然后随着我们一起去京城。

  按照时间的约定,我接到了武舞,事实证明,找一个懂得打扮的女人,能让男人的心生愉悦,武舞就是这样的女人,虽然我和她已经很熟悉了,但是隔了这么几天再次见到她,我的心里又被狠狠的惊艳到了。

  表姐和武舞,一个风华绝代,一个妩媚无双,她们两这么站在一起,成了机场内的焦点,而我这个站在他们身边唯一的男人,自然就成了机场内大部分男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这种感觉,让我心里面暗爽不已。

  不过,让我有些郁闷的是!

  我和表姐接到武舞之后,我就说去吃个饭,但是没想到武舞和表姐都看了我一眼,说人还没到齐呢,人还没到齐?这让我心里面有些疑惑,忍不住就问谁呀?谁还和我们一起去京城?

  我这么问出来之后,表姐就笑了笑,说等会你就知道了,我接着又看向武舞,她也是一脸神秘的看着我,并没有告诉我的意思,我们大约等了十多分钟吧,随着表姐喏的一下,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瞬间郁闷。

  小点点!

  小点点也要随着我们一起去京城?

  上一次吃了小点点给我开的中药,我的内伤得到了恢复,虽然对小点点心里有气,但是我还是没有以前那么反感她了……只可惜,我不反感人家,并不代表人家不反感我!

  精致得像个瓷娃娃的小点点走过来之后,她笑着面对表姐和武舞,只是在看向我的时候,眼神里面依旧是那种鄙视,看不起的神色。

  今天你对我爱理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我决定努力练武,争取有朝一日打败小点点……但是,想到阿丘说的那句话,小点点是千年一遇的练武奇才,我的心里就变得有些虚了。

  中午的时候,我们四人一起在机场吃了饭,然后就坐上了飞往京城的飞机。

  京城,我来了!

  酷匠$网首发B5

  魔都,虹口区某处。

  夏青眉头紧锁,闪电依旧带着面具,坐在他的对面,而清明则是在给两人沏茶。

  “闪电叔,明天就是除夕,今天张成那小子也去京城了!”夏青看着闪电,一脸关切的问道:“闪电叔,你的身子怎么样?”

  “短时间之内还恢复不了,没想到那个小姑娘这么厉害,究竟是什么人!”闪电声音严峻,眯着眼睛道:“咱们夏家,风雨雷电四门,目前还没有哪一个人是那个小姑娘的对手,而蒋家呢,黄裳,芦杉也不是那个小姑娘的对手,剑神雁荡伤太过神秘,不清楚!”

  听着闪电的话,夏青眉头紧锁,道:“闪电叔,咱们夏家,还有一位绝世高手吧?”

  听到夏青的话,闪电抬起头看了夏青一眼,沉声道:“那位绝世高手已经退下了,除非是夏家遇到了天大的麻烦,不然他是不会出手的,我闪电,还有其他三门的门主,就是那位绝世高手培养出来的,如果他真的愿意出手,那么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能够挡得住他的,一只手也数得过来。”

  “闪电叔,那你说,咱们应该怎么办?”夏青问道,眼光闪烁,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这次过年回东北,大家一起商量商量吧!”说着,闪电就站起身子上了楼。

  夏青看着闪电上去之后,冷哼了一声,这个时候,清明就开口道:“少爷,这次回东北,我想是你的一个机会。”

  “我知道,我会好好找我爷爷谈谈!”夏青点点头,沉声道:“清明,你就留在魔都,过年这段时间我不在,这边交给你负责,根据我收到的消息,张成那小子已经和珠三角商会那边达成了合作,咱们小心一点,预防他们对咱们有动作。”

  “是,少爷!”

  清明点点头。

  东北,佳木斯。

  大雪连天,最近这些天天气很糟糕,鹅毛大雪已经连续下了两天两夜,路上都堆满了积雪,车子也无法通过,这一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

  易湿和我爸,在一处包间内下着围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