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相信我,那就别问那么多。”宋思思笑眯眯的看了我两眼,说:“老板,昨晚我睡得很晚,现在我打算睡了,你可以离开了!”

  “这么快就下逐客令了?我可是你老板!”

  我哭笑不得的说道,因为我发现很多时候,我在宋思思面前,好像我是小工,而她是老板一样。

  “不想走?行啊,那你留下陪我睡觉!”宋思思盯着我。

  看着宋思思的眼睛,我落荒而逃。

  “胆小鬼!”

  看着我逃离的背影,宋思思小嘴嘀咕。

  跑到楼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的加速,我发现自从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后,宋思思和我聊天胆子越来越大,而且,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微妙,留下来?在宋思思这种极品美女面前,我可不敢保证自己有那份自制力,到时候要是忍不住和她那个了,那以后见了面才尴尬呢!

  大黑这些天和发情的母狗玩得厉害,竟然瘦了一圈,把我给吓了一跳,寻思果然是一滴精十滴血,再让大黑这么玩下去,可得废了不可,于是我拉着大黑离开,这货还挺不情愿的,但还是被我给拽上了车,告诉他我表姐要素描,你又可以当模特了,听我这么说,大黑这才摇着尾巴。

  可是,当我们回到汤臣一品的时候,大黑发现表姐不在,知道是我骗它的,所以对我汪汪叫个不停。没办法,我只能拿出表姐的画板,铅笔之类的,说亲自给大黑素描,这样,大黑才停歇了叫唤,然后仰着脑袋当起模特来,有时候我发现大黑这狗真的成精了,你说啥话它都能听得懂。

  今天下午的时候,蒋晴晴又给我打了电话,问我回来了没有。

  我还是骗她还在都城市,要需要两天时间才能回来。

  后面我们聊了一会才挂了电话,电话里,蒋晴晴透出来的意思都是她无聊,需要人陪什么的,我听着心里很难受,我知道,蒋晴晴其实是一直在等我的答案,当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问你,愿意要她不的时候,我想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拒绝。

  可是,我要是答应了下来,我又能给她什么呢?

  我已经有武舞了!

  武舞这么好的一个娘们,一心一意的对我,我不可能负了她。

  可是,我发现,我拒绝不了蒋晴晴。

  因为一想到她那种失落的眼神,我的心里就特别疼。

  该怎么办才好呢?

  我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一晚,我又失眠了,在床上翻来复起的睡不着觉……我和蒋晴晴说两天后回魔都,等48个小时之后,蒋晴晴肯定会打电话给我让我出去和她见面,这个问题,我始终都是要面对的。

  因为睡不着,所以我起床抽烟,又跑到外面的倒了一杯红酒,然后坐在阳台位置那里,看着外面的夜景发呆。

  表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穿了个性感的睡衣打开门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我之后,说了声表弟还没睡呢,我嗯了声,问她姐你怎么也还没睡,表姐摇头,娇声说睡不着啊,空虚寂寞冷,孤零零的躺在一张床上,旁边也没啥人可以说话。

  表姐说着,也倒了一杯酒坐在我身边。

  “姐,你说男人为什么就这么不满足呢,难道男人的本性,都是花心的?”我问道。

  “花心,喜欢偷腥,这是男人的雄性本能决定的。”表姐对我笑了笑,说道:“而我们女人呢,则是比较注重感情,很多时候,只有在感觉对的男人的时候,才会和男人做那种事情,而你们男人呢,只要是个女人,身材好漂亮的,都会有那方面的冲动吧?”

  我点点头,确实,男人见了漂亮的美女,都有那种冲动。

  “姐,你说男人花心,值得原谅么?”我问道。

  听我这么问,表姐一脸认真的看着我,说道:“表弟,你说为什么很多结了婚的男人出轨了,可是最终还是能够得到妻子的原谅?而一旦女方出轨了,在大多数情况下,男方肯定要求离婚?”

  我愣了下,摇头说不知道。

  表姐笑笑,说道:“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就像女人打男人没什么,而男人一旦打了女人就不值得原谅一样。”

  “懂不?”表姐说完,笑着问道。

  我摇摇头,苦笑道不懂。

  表姐摸着我的脑袋,说道:“行了表弟,别想这么多,顺其自然,人生很短暂,就拿姐来说,从记事开始到现在,感觉什么都还没做,就已经过了人生的三分之一了。所以,按照自己的心来就好,我想,谁真心待你好,你自己心里可以感受到,对吧?”

  “嗯,姐,我知道,你是真心待我的!”我笑笑,说道。

  “那你真心待姐不?”表姐看着我。

  “当然是真心的,比珍珠还真呢!”我赶紧说道。

  后面我和表姐在阳台那里看了会夜景,把酒喝完之后,就回去休息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和表姐聊完天之后,我心里仿佛平静了不少,躺在床上之后,没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翌日。

  我起床很早。

  表姐一大早晨跑完就出门了,我呢,吃了早餐之后,就开车去了学校,先跑到我就读的师范去签了到,然后又溜达到了复旦大学,本来因为和潘凝的事情,我都不敢去篮球场那边的,可是今儿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幸运,竟然在门口那里碰到潘凝母女了,这一次王秋实手里抱着的是足球,见了我之后,一个劲的喊我哥哥,让我陪他去田径场玩足球。

  没办法,王秋实这么热情,我根本拒绝不了。

  酷i匠网%永~u久√免费y看。小说Y^

  一路上,我都不怎么敢看潘凝的眼睛,我想这大概是女人和少妇不同的地方,潘凝的眼睛给人一种魅惑的感觉,她就像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等着人的采摘,尽管我一路上已经尽量和王秋实站在一边,但还是闻到了她身上那特有的成熟女人气息。

  和这样的熟透美少妇在一起,随时都可能擦枪走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