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和父母是一种前世今生的缘分……”

  高诗梦听完我的话,喃喃自语。

  我看了一眼高诗梦,说道:“尽管你父母有太多的不是,但是……他们始终都是爱你的,刚刚你这么对你母亲,真的错了。”

  其实,刚刚高诗梦和她母亲说话的语气,我听得出来,她拉着我,故意说我是她的情人,这样做,为的就是讽刺她的母亲在外面有男人的事实,不过,换个角度想想,我也挺理解高诗梦的,这种豪门之间的事情我不怎么懂,但是我知道,高诗梦很小就知道她爸爸在外面有情人,她妈妈在外面也有情人,生活在这样的家庭,对她心理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高诗梦扬起俏脸,盯着我看了片刻,说道:“张成,我真的错了么?”

  “错了。”

  看着高诗梦,我笑笑,说道:“知道不,我从小到大,我妈妈对我特别好,特别是小时候,每次我做错了事情要被我爸爸打的时候,我妈妈都护着我,当然,我妈对我的也不纯是溺爱,也有严厉在里面。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妈妈遇害了,她临死的时候,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着,我妈死的时候,是我长大了第一次哭。和你说这些,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们已经长大,他们不再年轻,父母一天天变老,应该好好珍惜他们在的时光。”

  “张成,我冷,你能抱抱我么?”高诗梦听着我的话,情不自禁的将身子贴近我。

  我点点头,将高诗梦搂抱在了怀里,感受着她柔软的娇躯,她给我的感觉这一刻好像不是那个心思精明的心机婊,而是一个纤弱的女人,一个需要男人怜惜的女人。

  就这样,高诗梦将身子贴在我的怀里,我俩就这么坐在露天酒吧的沙发上,看着黄浦江岸边的夜景,高诗梦怔怔发呆。

  我俩在露天酒吧那里呆了好一会,看着美眸有些痛苦的高诗梦,我主动站了起来,拉着她的手说走,我带你去个地方,高诗梦奇怪的看着我,说张成你打算带我去哪里?我给她说你别管,去了你就知道了。

  说完,我也就拉着她下了楼。

  上了车之后,我就跳转车头,没一会,车子就到达了外滩那一处面馆位置。

  这是高诗梦最喜欢吃的一家面馆,停下车子之后,我就让她在车子上等着,我给她去买面条,我给她买了一份面之后,就回来了,后面我就开车去了黄浦江边,在一处没有人的位置那里停了下来,下了车之后,我带着高诗梦做到了长椅之上。

  我拎着手里的面,递给她说道:“这是长寿面,祝你生日快乐!”

  高诗梦一脸吃惊的看着我,几乎是愣愣的说道:“张成,你……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笑了笑,给她说之前你突然说你懂事之后从来没有过过生日,后面我又想到了你今天的奇怪表现,所以就猜到了。

  高诗梦呆呆的看着我,好一会之后,从我手里接过了长寿面,说了声:“谢谢。”

  “吃吧,今天你是寿星。”我笑了笑,点燃一根烟吸了起来。

  高诗梦小心翼翼的打开面条,小口小口的吃着,我嘴里叼着烟,看着黄浦江对岸的景色发呆,可是还没一会吧,我就听到了抽泣的声音,转脸一看,发现高诗梦不知道何时竟然流泪了,我这人最见不得女人哭,她这一哭,我就有些蛋疼了,苦笑道:“你哭啥呢?我又没有欺负你。”

  “今天,算是我真正意义上从懂事以来过的第一个生日吧!”高诗梦看着我,笑道:“谢谢你。”

  我耸耸肩,说别这么客气,你跟我说谢谢,我感觉很不习惯,行了,赶紧吃吧,再不吃就凉了。

  后面高诗梦听我的话,把面条都吃了,一根不剩。

  吃完面条之后,我俩就坐在长椅上聊天,聊着聊着,我们聊到了潘凝的身上,说起潘凝,我倒是有个问题想问高诗梦,索性趁着机会,我就问她了,不是说你表姐潘凝嫁给了西北公孙家,可是为啥潘凝的儿子叫王秋实呢?

  听我这么问,高诗梦就说你好奇这个干啥?难道对我表姐有意思?

  听到高诗梦这么说,我心里忍不住一紧,脑子里就想起了当初和潘凝这个美少妇发生的暧昧一幕,赶紧就摇头,对高诗梦说别瞎想,就是觉得奇怪,王秋实怎么不姓公孙呢?难道孩子不是公孙家的,而是隔壁老王?

  高诗梦听完我的话,忍不住瞪了我一眼,这样她还不解恨,还在我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说:“张成,你脑子里想的都是啥呢?什么隔壁老王,和你说吧,秋实是我表姐和我表姐夫公孙洋的儿子,不过当初他们在结婚的时候,就做了约定,说第一个孩子要姓王,知道为啥不?因为我表姐潘凝的爷爷本来就姓王,由于是入赘潘家的关系,所以我姨父也就姓了潘,我姨父的意思,就是想认祖归宗,不过他就潘凝一个女儿,所以当初和公孙家的约定,第一个孩子姓王,后面的孩子,可以随着他们公孙家姓,只是没想到,我表姐夫公孙洋出了意外。”

  “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点点头,终于搞明白了为啥王秋实那小子姓王了。

  高诗梦说完之后,双手情不自禁的抱住了我的胳膊,说道:“张成,你说一个女人要是嫁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她会幸福么?”

  高诗梦的这话,让我愣了下,然后摇摇头,说:不知道,老一辈的,就这么相个亲,就结婚在一起了,还不是过了一辈子,所以幸福这种东西,需要靠自己去体会,别人无法评论。

  “呵呵,其实女人要幸福,只要有个疼她的男人就够了。我的梦想啊,就是找一个愿意疼我,保护我的男人,要是我真能碰到这么一个男人,就算是要我做他的情妇,我都感觉自己幸福死啦。”高诗梦说道这里的时候,她微微仰着头,看着我。

  酷8匠I网正版$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