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老爷子在午休,所以大家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小,怕吵醒武老爷子。

  众人从对小点点的好奇,然后开始针对起我来,其实我知道,要不是我破坏了武舞和江啸林的婚事,现在武舞和江啸林恐怕已经结婚,甚至连孩子都有了吧?一旦联姻之后,他们也得到了该得到的利益。

  现在因我的关系,所以他们没有从江家出得到利益,自然对我没什么好态度。

  不过,我也懒得管这些。

  武家其他人对我怎么样,我不管,只要是武建军一家人对我态度好就行,武隆明显对我态度不错,叶紫也是,楚莎虽然看着有些吓人,可是我知道她其实不反感我和武舞在一块,至于武建军,更不用说了,我爸爸和他是生死兄弟,当初还定下约定要我娶武舞的。

  “张成,听说你围棋下的挺不错的,会象棋么?”

  武建国的大儿子武城突然对我开口。

  “会一点,不怎么精。”我谦虚的说道。

  =!最新3;章R节H上I酷#匠网

  “既然这样,咱们闲着也是无聊,下两盘玩玩?”说着,在武城的一个眼神之下,他那十岁的儿子飞快的去拿了象棋过来。

  “大哥,有你这么欺负人的么?你在部队里象棋可拿了冠军吧?谁下得过你啊?”

  “就是,大哥,张成和你下,还不被你虐死呢!”

  武城的两个兄弟,武陵和武军开口站在一边说道。

  听着他们三的语气,武舞脸色有些不满,就张了张嘴打算开口说话,不过我轻轻的捏了下武舞的小手,示意她不用,象棋,我还真会一点。

  从他们三兄弟的话里我也听得出来,这是故意要让我难堪呢!

  象棋拿来之后,我就坐下了。

  根据武舞之前给我的信息,武城这位武家第三代人中的老大哥,上过军校,后面开始从军,蹭蹭蹭的就像坐火箭一样升得很快,现在的他三十七岁,但是在部队里已经站在很高的位置了。

  我俩摆好象棋之后,就开始下了起来。

  其实我的象棋并不弱,我爸爸精通围棋和象棋,我和他学得最多的是围棋,当然,象棋方面我也学了不少,更何况,我们凤凰村男女老少都爱象棋,闲暇十分的时候,村口位置的操场上,都是下象棋的,我们村的好几个老头,都是靠着去县城摆残局吃饭的,所以我和他们对弈过不少。

  武城确实是下象棋的一把好手。

  不过,他可能是轻敌的关系吧,这第一把,还没多长时间呢,就让我给将军了!

  武城脸色凝重的看着我,围观的武家人本来是想看我笑话的,但是没想到我第一把就赢了武平吧,所以脸上都很吃惊的看着,武舞看到这一幕,也就放心了下来,说是让我下着棋,她带着小点点去吃点东西,原来小点点还没吃中午饭呢!

  武舞带着小点点离开了武家小楼,而我继续和武城下棋。

  第二局!

  武城知道了我的实力,所以这一局他没有情敌,每一步都经过千思熟虑。

  不过,到快收官的时候,武城犯了一个小错误,被我拿到了机会,又赢了一局。

  连续赢了两局,我看武城额头上都开始冒出汗水来了,而武家的其他人,也都皱着眉头,看着武城。

  第三局。

  这一局,武城更加小心。

  我也小心翼翼的应付着,武城确实在象棋上造诣很深,不过……和我们凤凰村专门就靠摆残局吃饭的那几个老头来说,还是欠了些火候,到最后的时候我还找到了漏洞,第三局又赢了!

  下了三局,我三局都赢了!

  武城看着我的眼神里也有些不一样,他看着棋子,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对我说了声:“张成,你下象棋很厉害。”

  我笑了笑,说了句谦虚话。

  我们三盘棋下完的时候,武老爷子午休醒了,可能是听到我们楼下的声音,知道我来了吧,所以他就喊来了林伯,说让我上楼去他的书房。

  在林伯的带领下,我去了武老爷子的书房。

  看到书房正中央的题字,落款的时候,我再次心惊,虽然上次已经看到了,但第二次看,还是给我一种很强烈的感受,这个站在我面前,九十六岁的老头,到底有着怎么样的辉煌?

  我在沙发上坐下之后,接着我就见林伯拿来了围棋。

  看到这一幕,我就知道肯定是老头子棋瘾发了,所以想找人下棋呢,果然,武老爷子拄着拐杖在我旁边坐下,说他天天都是和林伯下棋,腻了,武家其他人在围棋的造诣上都不怎么深,所以我来了之后,正好陪他对弈两局。

  武老爷子虽然老,但是脑子灵活。

  和他对弈,我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不然一不小心就得输了。

  后面我和武老爷子对弈了三局,这三局下来,第一局因为我一个不小心被武老爷子给赢了,第二局和第三局为小心翼翼,所以武老爷子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可能是武老爷子真的老了吧,所以这三局下来,他就一脸倦容,说休息一下,等醒来正好吃下午饭。

  我和林伯没有打扰他,也就下了楼。

  我下楼的时候,却发现了,除了武家的嫡系之后,一些被邀请的人也过来了,赵秦正在和叶紫聊着天,两人的关系似乎听不错的,我走到楼梯口那里,准备上去和赵秦打声招呼的时候,我就发现一双眼睛死死的落在我的身上。

  循着视线过去,我发现眼睛死死的看着我的,是一名二十五六岁的男子,他的模样和江啸林长得有些相似,旁边站着的是江夫人老太婆。

  原来是江家人,怪不得对我这么重的敌意。

  我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之后,也就没有看他,而是朝着赵秦走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在西安,事情贼多,今天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