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很痛,看着近在尺咫的门,我有很多次想推开走进去。

  可是,每当我准备推开门的时候,我的脑子里面就会情不自禁的浮现出武舞那妩媚迷人的脸蛋,武舞,她还在等着我呢?我怎么能留在蒋晴晴的这里。

  看着那次我们接吻的戒指,我的心里愧疚之感再度袭来,努力的深吸了几口气,我朝着楼下迈出了脚步,当我走到楼下的时候,看了蒋晴晴的房子一眼,看着里面的亮光,我一咬牙,上了奔驰S600L,一狠心发动了车子。

  车子缓缓离开蒋晴晴的所住的小区。

  我不知道的是,当我的车子离开了之后,蒋晴晴站在窗子边那里,美眸里面充满了泪水,自言自语:“你最爱的还是武舞,对么?在你心里,我没有她那么重要……”

  一直将车子往前开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堵得难受,车子一路前行,离开了虹口区。

  武舞在环球金融中心那里等我,我开车过去之后,打了个电话给武舞之后,武舞就从楼上下来了。武舞还是那么的性感漂亮,可是可能是工作了一整天的关系吧,所以从她的眼睛里面,我看到了疲惫。

  看到武舞这样,我更加心疼了!

  其实我知道,武舞这样努力的工作,都是为了我。

  掌控了楚氏集团,将来在很多生意上,她都可以帮我的忙,所以,看到她眼神里面的倦意,我心想她工作劳累了一整天,而我竟然和蒋晴晴玩了一天,而且期间还做出过不少接吻等亲密动作。

  ‘;酷匠网$P唯一正U版、,0其}他都#是Q%盗;B版#

  我心里的那股愧疚感骤然爆发,几乎是情不自禁的,我就讲武舞一把给狠狠的搂在了怀里面。

  闻着她香软的身子,我心里就好像这么一直抱着她,不放开。

  “小情人,怎么了?”

  武舞可能是感觉到我今天的不同吧,没有挣脱我,但是声音温柔的问。

  “没什么,就是突然好想抱抱你。”

  武舞听到我这么说,她也一笑,身子也主动抱着我,我们两就这样,在环球金融中心门口那里相互抱着,一直抱了将近五六分钟之后,我才把她放开,放开之后,我主动给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等武舞上车之后,我也赶紧坐进了驾驶座,坐进去之后,我就问武舞想吃啥?

  武舞看了我一眼,妩媚道:小情人,突然想吃你们老家临安的菜了,也不知道魔都这边有没有?

  “有。”我肯定的说道:“我和表姐也经常去吃呢。”

  说完,我就开车载着武舞前往金桥的方向,我要去的那家店叫临安人家,老板是我们老家临安县的,厨子也是临安人,一些临安的产品,都是空运过来的,比如说豆腐,临安的豆腐之所以出名,那是因为做豆腐的水用的是西门古井里面的水,西门古井的水异常甘甜,养育了临安县人,用西门古井的水做豆腐和其他水做出来的豆腐完全不同。

  我把车子开得很快,所以不一会我们就来到了临安人家。

  这里生意正火爆呢,由于我和表姐经常来吃,而且我是临安人的关系,所以和老板也熟络起来,用我们临安的本地方言和老板聊了几句之后,我们就选了一处靠窗的位置,点了几样临安的特色菜。

  等菜的时候,看着武舞白嫩小手上带着的戒指,我忍不住,就一把将她白嫩的小手抓在了手心里面,摸着武舞的小手,我情不自禁的摸上了武舞的手上的戒指。

  “看啥呢?”武舞轻轻的将身子靠在我的身上。

  “这戒指在你的手上,真好看。”我说道。

  “这是我们的战利品。”武舞看着戒指,得意的说道:“当初要不是我坚持,你肯定坚持不住了对吧?”

  想到那一次接吻大赛的时候,我苦笑,说道:“不错,但是吻得我快断气了,竞争对手那么强烈,我差点就想放弃。”

  听我这么说,武舞忍不住白我一眼,哼了声说道:“你有没有一直戴着?”

  “当然,我一直都戴着呢!”说着,我看着武舞,嘿嘿问她说你知道戒指的涵义么?

  武舞一愣,奇怪的看着我说什么涵义,每个手指的涵义?

  我摇摇头,说:戒指!戒指!戒指!意思就是以后不要再用手指了,懂?

  武舞脑子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对我哼哼了两声,瞪着我道:难道你真的戒了?

  我苦笑,说戒不掉啊,一直撸着呢,没办法,生理的正常需求嘛!说完,我忍不住嘿嘿了两声,对她道:“要不,今晚咱们不回汤臣一品了,找个地方去做爱做的事情?”

  我这么说,武舞就故意靠近我,香香的吐息喷在我的脸上,说道:“小情人,啥是做爱做的事情?”

  周围旁边桌子还有不少客人呢,我怕说出来被人听到,所以就压低了声音,说道:“入党啊,用我的枪入你的党,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从多角度促进党内和谐,党指挥枪,干劲十足,绝不萎靡。”

  武舞眨了眨眼睛,说道:“没听懂。”

  我知道这娘们是故意的,不过她这么有情趣,我也继续道:“说简单一点,就是咱们一起找个温暖的,没人打扰的地方,然后我双手抓住你的两个优点,同时用我的长处来弥补你的漏洞,咱们一起努力天衣无缝,现在懂了么?”

  武舞娇媚道:我要求素质过硬哦?

  我信誓旦旦的保证道:咱的素质绝对过硬。

  这个时候,菜也上来了,武舞不在看我,白了我一眼说她饿死了,然后就动起筷子来,我因为和蒋晴晴一起吃过饭的关系,所以肚子不怎饿,但我还是陪着武舞一块吃了些东西。

  武舞一边吃着一边称赞,说这里的菜式确实是标准的临安菜。

  一起吃完饭之后,我和武舞手拉着手离开了临安人家,上了车之后,我就问武舞:喜欢住哪家酒店?希尔顿?香格里拉?还是半岛酒店?或者说直接去金茂的凯悦?

  武舞摇头,妩媚说:汤臣一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