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剑的男人?

  我的眉头皱着,地虎看到这个穿着一袭古装,背负长剑的男人之后,他的眼睛也是紧紧的眯着,沉声道:“少主,这个人……可能是蒋家势力之中的剑客凉城!”

  凉城?

  这是在这个男子的名字?

  我皱眉看了下站在阿丘面前的男子,然后看着地虎沉声道:“他的实力怎么样?”

  看正JZ版!◎章节}N上$◇酷F匠网。v

  地虎看了我一眼,脸色格外凝重,说道:“蒋家是四九城的大家族,下面高手无数,一点也不比夏家少,像贪龙松鼠这样的身份,在蒋家势力之中只能算得上二流,十二使之类的,只能算得上二流高手。真正的一流高手,是蒋家的三山!”

  我愣了下,说:三山?有没有五岳?

  站在一旁的宋思思忍不住白了我一眼,说道:“蒋家三大高手,黄裳,芦杉,雁荡伤,他们三人每个人都很强,特别是雁荡伤,俗称当代的剑神,这个凉城,就是雁荡伤的关门弟子,在蒋家势力之中的地位,高于十二使,仅仅次于三山!我这样解释,你应该明白了吧?”

  黄裳?芦杉?雁荡伤?

  我心里寻思名字还真是奇葩,不过,被誉为蒋家的三大高手,想必没一个都很不简单,而眼前背负长剑的年轻人,凉城是剑神雁荡伤的关门弟子,剑术想必也是很厉害的。

  这个时候,凉城再次开口,他看着阿丘,继续道:“你用拳头,我用剑,这一点很不公平。”

  阿丘笑了声,说道:“没什么不公平的,来吧!”

  地虎眉头紧锁,道:“论拳头,我想凉城肯定是打不过阿丘的,凉城擅长的就是剑术,阿丘赤手空拳对上他的剑,肯定要吃亏。”

  “既然你坚持用拳头,那我就不客气了!”

  凉城话音一落,随着“睁!”的一声,他的长剑出鞘!

  那嗡嗡的剑吟之声一下子就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面,听着这股子剑吟,我心里有些吃惊,知道凉城手里面的剑是一把好剑,凉城用剑的速度很快。

  咻咻咻!

  阿丘的反应也够快了,不过……凉城作为剑神雁荡伤的亲传弟子,剑术造诣可见一斑?虽然阿丘的速度很快,但是毕竟他是赤手空拳用拳头的,所以一开始就吃了亏。

  这还没有两分钟的时间,阿丘的胳膊和背部就被剑划伤了!

  “阿丘,退下!”

  看到这一幕,我也不敢在让阿丘这么赤手空拳和凉城斗下去了,一个用剑,一个赤手空拳,本来就不公平,除非有易湿那货的本事,不然很难赤手空拳在凉城这个剑神徒弟的长剑之下占便宜。

  阿丘听到我的命令之后,快速退后,最后走到我面前来站住了身子。

  我和禽兽学的都是蝴蝶刀和双刃刀这种短刀的玩法,至于剑术,我和易湿倒是学过一段时间,可是我知道自己的剑术,对付那些所谓武打明星啥的还可以,但是对付上凉城这种真正的玩剑高手,肯定是不行的,而这个凉城呢,他直接都说了,他只会用剑。

  也就是说,他不会放下剑和你赤手空拳的对决!

  这个时候,我发现,因为凉城的关系,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这一方处于弱势的位置。

  那个身材矮小,面貌丑陋的小诸葛笑眯眯的朝着我们走了过来,一脸得意,笑道:“张老板啊张老板,你们该派出一个人来陪凉城玩一玩了吧?别这样干站着啊?”

  地虎忍不住大骂:“有种别用兵器,靠。”

  “不不不……用兵器,咱们打起来也刺激一点,不是么?”说着,小诸葛嘲笑道:“怎么了?没人敢出来应站?”

  小点点,你咋还不出来呢?

  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是这么的期待小点点的出现,不过……就像易湿说的一样,小点点不可能随时都跟着我,所以,此时的她未必知道我出了事情,更何况,小点点对我的印象不好,非常看不起我,她的任务,只是保护我的命而已,在我丢脸的时候,她就算知道了也未必会出手……或许,她就喜欢看着我丢脸也说不定。

  我心里一转,知道现在也只能自己出战了!

  论剑术,我肯定是比不过凉城的,不过我有蝴蝶刀,可以出乎不意,只要豁出去了,凉城肯定要吃亏,不过……我肯定也会受伤,到时候也不知道能不能把小点点给逼出来。

  就在我准备踏出步子的时候,宋思思突然一伸手,把我给拦住了。

  然后我就听到她悦耳的声音:“老板,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亲自动手。”

  不顾我疑惑,宋思思对地虎喊了声,说:“地虎,去把我的剑取来!”

  地虎点点头,飞快的往楼上而去。

  而我呢,则是一脸惊愕的看着宋思思,宋思思的休息间里面有一把好剑,我是知道的,我这辈子见过两把好剑,一把是我父亲的,另外一把就是宋思思房间里的那一把,当然,现在还多了一把,就是凉城手里的剑。

  地虎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就把宋思思房间里面的剑给取了下来。

  宋思思从地虎手里面接过剑之后,就要走上前,这一刻我急了,赶紧一把就把宋思思给拉住了,然后问她说:“你没病吧,让我来。”

  这一刻我觉得宋思思是疯了,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是凉城的对手?

  估计凉城的一剑,她都躲不开!

  而且,这女人还穿个高跟鞋,就算是跑快一点,也很困难吧?

  我这么拉着宋思思,宋思思忍不住看了我一眼,娇声道:“你怕我受伤?关心我?”

  我没听懂宋思思话里的另外一层意思,忍不住骂了声这不是废话么,然后要夺她手里面的剑,不过我发现……无论我怎么出手,宋思思手里的剑一直在她的手里面,我根本抢不到。

  “你放心,没把握的事情,我不会亲自出手的,站在一边看着吧!”说着,宋思思把我给推开,然后踩着高跟鞋,朝着凉城咯咯咯的走了过去,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非常有节奏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