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夏青商量着怎么对付我的时候,虹口区。

  一栋高档别墅内,蒋晴晴坐在沙发上,蒋明鑫坐在她的对面,他看着蒋晴晴,脸色凝重道:“我哥哥再过一会就要来到了,他这一次飞来魔都,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谈,肯定和张成有关系……根据我接到的消息,是准备对张成下手了,晴晴,你自己要加紧时间才行。”

  蒋晴晴皱着眉头,看了蒋明鑫一眼,道:“待会我要是和你哥哥谈崩了,你会站在哪一边?”

  蒋明鑫看着蒋晴晴,苦笑。

  蒋晴晴哼了声,说道:“你肯定会站在你哥哥那一边把?毕竟你们是亲兄弟,而你我,只是堂兄妹而已。”

  “晴晴,其实我心里真的把你当成我的妹妹。”蒋明鑫解释道:“只是,家族内的斗争你是知道的,咱们的祖辈在斗争,父辈在斗争,咱们这一辈还是在斗争,晴晴,家族里面的事情,都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

  “你再这样偷偷去看姜可心,就算你怎么小心,始终会被家里人知道的。”蒋晴晴看着蒋明鑫,叹息道。

  酷O匠/R网唯\一‘正版!D,b其他都+是盗{h版k

  “我知道。”蒋明鑫摇头:“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就想去看她。”

  说着,蒋明鑫再次叹息:“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但往往不是两个人能决定的。”

  蒋晴晴自言自语:是啊,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但往往不是两个人能决定的。

  没一会之后,别墅的门被打开,一个和蒋明鑫长相相似的英俊男子走了进来,蒋明鑫看到这个英俊男子之后,主动站了起来,喊了声哥,蒋晴晴没有站起来,依旧坐在沙发上。

  进来的蒋明池快步走到沙发上坐下,蒋明鑫也坐在了旁边。

  蒋明池看了对面的蒋晴晴一眼之后,沉声道:晴晴,家里面让我来给你带话了,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争取拿到那样东西,同时,咱们也要开始对张家打压,这一次不是开玩笑,而是真正的打压。

  “为什么这么急?”蒋晴晴看着蒋明池,沉声道。

  “为什么这么急?”蒋明池冷哼了一声,说道:“晴晴,最近以唐家的动静来看,他们是打算在过年的时候,就把张成给接回京城过年,二十多年前那件事发生了之后,他们同意张成二十岁之前不入京的,可是从现在看来,他们今年就要把张成给接回去,哼,既然他们都这样了,咱们也没必要在客气下去,你说对吧?”

  蒋晴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说道:“这是你自己的意见,还是家里面的意见。”

  “家里面的意见。”蒋明池看了一眼蒋晴晴,笑眯眯的道:“晴晴,咱们要对张成下手,你好像有些舍不得的样子?”

  “我没有。”蒋晴晴摇头道。

  “没有就好。”蒋明池眯着眼睛道:“在过年之前,咱们要好好打压一番张家在魔都的势力,告诉他们,魔都,不是他们张家人说了算,京城同样也是如此,想进京城?不是那么容易的。”

  “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回去了。”蒋晴晴说着,直接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别墅。

  等蒋晴晴离开之后,蒋明池轻轻滑动着手腕上的念珠,自语道:“女人的胳膊肘都是容易往外拐的,蒋晴晴我派人盯了她很长时间,我感觉……她爱上了张成,明鑫你说呢?”

  “哥,我不知道。”蒋明鑫摇头。

  “呵呵,明鑫啊,我知道你脑子聪明着呢,晴晴的反应你会看不到?”蒋明池说着,还不等蒋明鑫说话呢,他又哦了一声,补充道:“忘记了,明鑫你自己好像都陷进了自己的爱情世界里面,出不来了对吧?”

  蒋明鑫脸色一变,说道:“哥,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蒋明池冷哼了一声:“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明鑫,你当初在欧洲的时候,答应过什么?和姜可心分手,可是,现在你做的是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蒋明鑫咬牙道。

  “什么都没做?明鑫,你别当家里人是傻子,你呆在魔都,天天跑复旦大学做什么?”蒋明池哼了一声,道:“明鑫,男人嘛,花心一点,喜欢美女,这个我理解,爸爸也会理解,但是,现在你和高诗梦订了婚,这段时间内,还是希望你能安稳一些,要想玩,至少也得等到结了婚过几年之后在玩吧?到时候,你要想包养那个姜可心,我不会有意见,爸爸也不会有意见,只要你做得隐秘一点,我亲自掏钱给姜可心在魔都买一套房子,要汤臣一品的,或者说要一栋别墅都行。”

  蒋明鑫听到蒋明池这么说,他呵呵笑了两声,笑完之后,他一脸认真的看着蒋明池:“哥,我和可心的世界,你们不懂。”

  “我们不懂?”蒋明池看着蒋明鑫,摆手道:“明鑫啊,你别矫情了,女人啊,情情爱爱那些都是过眼云烟,做男人,要以事业为重。”

  蒋明鑫嘴角露出嘲讽似的笑容,看着他哥哥蒋明池道:“以事业为重?所以……哥你就娶了一个心机深沉,城府极深,恋栈权力的夏婉玉?哥,你真觉得自己能够掌控得了夏婉玉?别到最后,你成了她的傀儡。”

  “啪!”

  蒋明池一巴掌打在了蒋明鑫的脸上,他脸色愤怒:“有你这么和哥哥说话的么?”

  蒋明鑫不顾红肿的脸,哈哈大笑:“哥,我说的是实话啊。”

  蒋明池恨恨的看着蒋明鑫,又把手扬起来,可是最终他看了蒋明鑫几眼之后,又把手给放了下去,郑重道:“明鑫,最近这一两年,希望你不要再去看姜可心了,这不仅仅是我的意见,也是家里面让我给你带的话,家里面说,你要还违背家里的意愿这么做的话,他们不介意让姜可心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你知道的,他们说得到,做得到。”

  蒋明池说完,转身离开。

  砰!

  蒋明鑫一拳打在玻璃茶几上,玻璃茶几都被他一拳打碎了,他的拳头上沾了碎玻璃渣子,鲜血流了出来,整个拳头上都通红一片。

  他任由手背滴着血,脚上快速离开了别墅,上了他的那一辆大众辉腾,往复旦大学校区开了过去。

  蒋明鑫到达复旦大学的时候,恰好是上课前几分钟,他看到姜可心抱着课本走向教学楼,快步冲了上去截住了姜可心。

  姜可心看到蒋明鑫血迹斑斑的右手之后,脸色大变,赶紧抓着他的手,俏脸急得快哭了:“你的手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蒋明鑫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摸着姜可心的脸,温柔的看着她,说道:“可心,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可婚姻是很多人的事,我不会再来了,你一定要幸福知道么?”

  说完,蒋明鑫转身就走。

  他走了还没几步,就听到姜可心那充满哭腔的声音:“可是,没有你,我不会幸福啊……”

  蒋明鑫身子颤抖了下,可他还是一步一步的,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但往往不是两个人能决定的……本章献给我们那些逝去的刻骨铭心的爱情,祝愿大家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好了,今天更新到此结束,明天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