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易湿消失的身影,我脸色陷入了沉思。

  说实话,我和易湿接触的时间不算短了,虽然很多时候,他说话聊天给我的感觉都是那种特别不靠谱的,可是实际上却发现,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就连表姐都说过,易湿这个人不简单,他的不简单之处不仅仅是功夫厉害,还有很多方面造诣都很深,就拿我和他训练三个月那段时间,一些高中的课程,我不会的,易湿他都是手到擒来,而且,表姐还说易湿以前不是这样脏兮兮的样子,因为某些原因才会变成这样。

  所以,他一直警告我要小心一个缠着我的女人,特别是临走的时候,他说男人很多时候都会陷进女人设计的陷进里面去。

  缠着我,要害我的女人,到底是谁呢?

  我摇摇头,走回了凤凰商务会所里面,等我回去的时候,表姐她们都聚在一起,高诗梦戴个面具,但是从她那精致的下巴和鼻子,以及那曼妙的身材,就看的出来她是个绝世大美女,至于表姐和武舞就更别不用多说了,没戴面具,自然是吸引了凤凰商务会所里面不少年轻,年老男人们的注意,已经有不少男人上前和他们搭讪了。

  对付搭讪,表姐和武舞自然有一套。

  我过去的时候,楚莎就说时间不早了,明天还有事情要办。

  既然楚莎都这么开口了,所以表姐她们也都起身一起出了大门,高诗梦去了她的迈巴赫上面,而我,表姐,武舞,楚莎则上了我的奔驰车,高诗梦和我们挥了挥手之后,她就开着她的迈巴赫前往静安区那边。

  而我呢,则是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的武舞,对她使个眼色。

  武舞自然知道我要干啥,她轻轻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用手偷偷的指了一下坐在后排的楚莎,我心里苦笑,寻思要不是高诗梦这个女人把楚莎忽悠来了,那么现在老子把表姐送回去之后,就可以带着武舞去享受二人世界,到时候开个总统套,想怎么玩呢,就怎么玩。

  “楚阿姨你们住哪?”我发动车子之后,一脸笑意的看着楚莎。

  卫生间的事情,楚莎还在生我的气,所以没给我什么好脸色,说道:“汤臣一品。”

  恩?

  我有些奇怪,这个时候,坐在我旁边的武舞就解释,说:“我们家在汤臣一品有房子。”

  我心里很快释然,想想也是,武舞家是什么人啊,有钱人,等楚莎把手里的生意慢慢转交给武舞之后,武舞将要掌控一个超级大财团,对于她们家,在汤臣一品有房子很正常。

  不过,这个时候我心里就有些悬了,看着楚莎对我的态度,待会要是去了汤臣一品之后,武舞会不会被她揪住不准离开?到时候可咋整啊?武舞不像表姐,她好像有些怕她妈妈楚莎,拿我来说,我家里也是这样,我怕我爸爸,我爸爸怕我妈,一物降一物,武舞和我说过,她不怎么怕她爸爸武建军,但是却挺怕她妈妈楚莎的。

  {酷yo匠Z网2唯一q正XY版,其s他P都OR是盗:版

  而对于表姐来说,她是个奇葩,貌似就没表姐怕的人。

  想到今晚和武舞的好事可能有些悬了,所以我一路上心情都不咋好。

  到达汤臣一品之后,让我有些意外的是,楚莎竟然走向了我们哪一栋房子,接着,进了电梯之后,楚莎按下了27层的按钮,这又让我大吃了一惊,武舞家在汤臣一品的房子,竟然是27层,我和表姐是住在26层楼的,这说明……武舞就住在我的楼上?

  我看向表姐,发现表姐脸上挺淡定的,心里就知道了,表姐也知道了武舞家的房子在27层呢,她当初买下26层,难道也是这样的关系?

  电梯在26层楼停下之后,我和表姐走出电梯,这个时候呢,武舞就看了楚莎一眼,笑道:“妈,我去颜麝那里拿点东西,待会上来。”

  “拿什么东西不能明天再拿?”楚莎说着,直接就按下了电梯的门。

  我只能在电梯外面,眼睁睁的看着武舞被楚莎带上了楼。

  等电梯上去的时候,我站在门口那里忍不住骂了一句。

  表姐一脸笑意的看着我,说道:表弟,你好像把你的丈母娘给惹生气了,这下你可有苦头吃了。

  我一脸委屈的看着表姐,说道:我也没咋惹她啊,就是在唱歌的时候没开卫生间的门而已,靠,还真是奇怪,当初在都城市的时候,楚莎好像都站在我这一边的,咋现在对我意见这么大?

  表姐白了我一眼,说道:“你把她养了二十多年的宝贝女儿都忽悠到手了,她能不意见大么?

  我心里发苦,随着表姐一起进了房间,表姐进家之后,就去洗澡了,我跑到房间里面,越想,越是不甘心,好不容易见到武舞,可是连个亲热的机会都没有,作为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难道要老子撸一辈子?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委屈的看着我的双手,寻思我的双手充当女朋友这么几年,是不是该多多注意一下,给他们擦擦护手霜啥的,保养保养。

  不行……必须要想个办法!

  我没敢打电话给武舞,直接发了个短信过去,问她:能找到机会下来么?

  “不能,我妈妈看得很紧。都怪你,要不是在唱歌的时候你不开卫生间的门,我妈怎么可能生气。”武舞抱怨我说道。

  我苦笑,谁知道敲门的是楚莎啊,我还以为是高诗梦那个难缠的女人呢!

  放下手机之后,我那你这里就开始想起办法来,家里面是有些户外运动的装备,绳子也有,我脑子里面转动着,就飞快的下了楼,把车里面的工具包拿了上来,找了根闲置的钢筋做了个爪,然后在栓在绳子上,接着我就拿着绳子跑到了阳台那里。

  抬头看了上面一眼,我嘿嘿一笑。

  当然,这种事情我不敢当着表姐的面做,只好在客厅里面看着书,表姐今天也是累了吧,所以洗澡出来之后,把头发吹干就进入了卧室,把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