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舞这个怯怯的动作被易湿看到眼里,他裂开嘴巴一笑,牙齿上沾着不少刚刚吃鸡翅和热狗是沾的辣子,笑了下之后,他对武舞道:“武舞小妞,好久不见,也不知道你还想不想念我的弹指神通。”

  话音一落,易湿就用还沾满油污和辣椒的手指扣着鼻屎。

  武舞这娘们一向洁癖,所以看到易湿这样,她吓得更加紧紧的抱着我,看到武舞这怕怕的样子,我忍不住就骂了,骂易湿说你丫以后再敢吓唬她我跟你没完,易湿哼了声,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说道:“你打也打不过我,跑也跑不过我,你怎么和我没完?”

  我无语的看着易湿,一手搂住武舞,说道:“你要是欺负了她,我打不过你也要打。”

  %$酷匠,=网正版首+f发;☆

  易湿嘿嘿笑了下,从鼻子里面抠出一坨鼻屎来之后,他看了武舞一眼,接着把视线落在了舞池里面的男男女女,最终他想了想,还是抽了张纸巾把鼻屎给擦了,自言自语道:“咱们要做文明人!”

  说完之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后的武舞,说道:“小子,你让开。”

  “你想干啥?”我一脸警惕的看着他问道。

  “我和武舞小妞看个首相。”易湿看着我,嘿嘿笑道。

  我白了易湿一眼,想到了这货上次给我看手相,说我要被一个女人害死,现在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本来我是不打算给易湿看的,可是这个时候坐在宋思思旁边的表姐突然道:“行,小舞,你就给易大师看一下手相。”

  既然表姐都答应了,我也就没说什么。

  不过,我的身子没有让开,而是抓着武舞白嫩的右手,伸过去给易湿看,这货要用脏兮兮的双手去捏武舞的手看,被我一巴掌给打开了,给他说你丫看就行了,别乱摸,我这人小农思想比较严重,可能是从农村出来吧,所以我不想让其他人碰武舞,易湿这货脏兮兮的手绝对不行。

  易湿嘿嘿一笑,就低着头看了起来。

  武舞的小手很是白嫩,我捏着武舞的小手,易湿看着武舞手上的掌纹,他的眼睛盯在武舞的手掌上的掌纹之后,那双深邃的眼睛就一眨不眨起来,紧紧的盯着武舞手上的掌纹,一动不动,看着他的这个样子,我又想起上次他给我看手相也是这样,又给老子搞神秘,可是……渐渐的,我发现易湿这一次比上次和我看手相还严重一些,上一次,他仅仅是额头渗出一点汗水,而这一次,则是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他的下巴往下滴落下去。

  这么看了十五分钟之后,他才大呼了一口气,然后抹了一把汗之后,说道:“行了。”

  “看出啥来了啊?”易湿这个满头大汗的反应,让我忍不住看着他问道,宋思思和表姐还有武舞也把目光落在了易湿的身上。

  “嗯,看出一些来了,你们会生一对儿女。”易湿抠着鼻屎说道。

  我忍不住瞪了易湿一眼,说道:“这概率问你你也能算出来,我信你是傻子。”

  可是,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而武舞脸上的表情显然比我更开心一些,她抱着我的双手都紧了一些,然后指了指舞池,说要我抱着她去里面跳舞。

  我说成,就抱着香软的武舞进入了舞池。

  等我进入舞池之后,表姐一脸盯着易湿,问道:“易大师,你还看出些什么来了?”

  易湿看着表姐,微微叹了一口气:“她的命里,注定有一劫啊。”

  “注定有一劫?”表姐眉头紧锁,问道:“易大师,能否说得清楚一些?”

  “张成那小子的命格紫微星,不然,他妈妈也无法安稳的葬在紫微山上。而武舞的命格属天煞,天煞孤星和紫微星大帝结合,违背了法则,不过,由于紫微星命格硬,所以张成那小子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是,天煞的劫难很大,她或许会因为紫薇大帝而陨落。”易湿一边摇头,一边说着。

  表姐听到这里之后,脸色一边,说道:“易大师,你的意思是说,武舞可能为了表弟而死?”

  易湿点点头,说道:“从她的手相看,情况应该是这样,她的这辈子都会献给紫薇大帝,不过……也不排除其他情况发生。”

  “有什么情况能化解么?”表姐脸色难看的盯着易湿。

  “颜小姐,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从张成出生,武舞出生的那一刻,他们的命运已经定下了,所以,他们结合之后最终的结果会如何,一切还得看天意。”易湿一边感慨,一边说道:“像颜小姐这样的南斗之主天府命,也是冥冥之中有了注定,我只能推算,改变不了。”

  表姐脸色凝重,她看了旁边的宋思思一眼,说道:“思思,这件事保密,不要对张成说。”

  宋思思点头,说:“我知道。”

  在舞池里面和跳舞的我还有武舞并没有听到表姐和易湿之间的对话,我们跳得正开心呢,跳了会之后,我的额头上也开始冒出了汗水,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实在热的厉害,高诗梦和楚莎跳出了一身汗之后,也离开了大舞池,走到表姐她们所在沙发那里坐下休息。

  我和武舞从舞池里面出来的时候,易湿那货就站起身子,对我招了招手,我跟着他一起出去道凤凰商务会所门口那里之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小子,明天我就走了,过年再见吧,记住那天我和你说的事情,缠着你的女人你一定要小心,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陷进,男人最容易陷进去的就是女人的陷进,懂么?”

  我点点头,说:“放心吧,我会小心。”

  易湿嘿嘿了一声,径直离开了,没一会呢就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好了,今天更新到此结束。关于水的问题,各位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要是我结尾写新书的话,价格肯定比现在的这本高,可是我也对书里的人物产生感情了,书里的角色都是我写出来,我对他们的感情比你们要深得多,所以我希望结尾时每个角色都圆满,偷腥年代被封是永远的痛,我也一直怀念小莫谦,怀念长腿妞,疯女人等等。

  下面推荐朋友的一本书,《我比天狂》作者独醉雅的新书《邪无罪》,绝壁好书,大家书荒的可以看看,下面直通车

《邪无罪》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