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凝是直接来小区门口那里接我的,她穿着一套成熟性感的女装,我过去把车子停下之后,就下了车。

  “真不好意思,要你亲自过来。”潘凝客气的和我说道。

  我摇摇头,说:没什么,反正我闲着也没事,正无聊呢!

  我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有些奇怪,潘凝经常带着她的儿子王秋实在复旦大学打篮球,按理说她应该就住在复旦大学的附近啊?难道她每次带着儿子去打篮球,都要开车从这边跑到复旦大学那边?这么远,也不嫌麻烦,而且这个小区不远处那里就有篮球场,刚刚我开车过来的时候都发现了。

  我这人嘴巴藏不住话,和潘凝上楼的时候,就把心中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潘凝听我这么问,就解释说秋实在杨浦区那边上学,基本上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时间她们都住在杨浦区那边,而到了周末的时候,才来世纪公园这边住的,听到她这么解释,我才点点头,说怪不得呢!

  潘凝身上很香。

  味道十分迷人,她身上的味道和高诗梦周晓晓啊赵秦啊她们都不同,潘凝的年纪大约三十岁,正处于女人最成熟,最性感的时期,所以,她的身上的味道,都带着一股子迷人的成熟气息在里面,这种少妇的气息是赵秦她们身上没有的。

  而且,潘凝这种三十岁左右的迷人少妇,对我这个年纪的男生来说,就像迷人的罂粟花一样,令人完全抵抗不住诱惑。

  和潘凝一起坐在电梯内,闻着她身上的那股子成熟香气,我情不自禁的来了感觉,要不是今天我穿了个外套,刚刚遮住之外,估计要出丑,我也怕自己扛不住,所以故意距离潘凝一段距离。

  到了潘凝的家里面之后,我就听到了王秋实的声音。

  王秋实在客厅里面的沙发上,他见我之后,小脸上就露出激动的表情,问我哥哥你咋来的这么慢,我对他笑了笑,跟他聊了两句之后,就坐下看起他的脚来,王秋实的脚肿得厉害,看样子是扭得不轻,潘凝坐在我旁边,给我说王秋实是在学校里下楼梯的时候打闹,不小心扭了脚,已经去医院看过了,不过那个医生替王秋实揉捏推拿的时候,疼得他差点哭了,她也就没敢让那个医生揉捏,而是把我喊了过来,说着,潘凝还说上次我帮她捏的时候,她没有感觉到太疼。

  W酷。*匠%x网正版O首发5《

  可能是说到我给她捏脚的关系吧,她的俏脸情不自禁的红了起来。

  我点点头,说现在有的医生医术不精,确实对推拿这些不精通,说着,我就把手放在王秋实的脚踝位置,开始给他揉捏起来,看得出来,王秋实的脚伤成这样,把潘凝心疼的不行。

  我是按照易湿的交给我的手法进行推拿,虽然有些痛,但还在王秋实的承受范围之内。

  大约推拿了二十分钟左右,我就放下了手,说:秋实脚伤得有些重,等中午和下午分别推拿一次,好好休养两三天,差不多就能恢复。

  潘凝点点头,看着我说:那真不好意思,不会耽误了你吧?

  我摇摇头,说今天我没啥事。

  接下来的时间,潘凝就出去买菜了,我呢,则陪着王秋实在客厅里面用手柄在电视上打起了游戏,还真别说,和王秋实打着游戏,让我回想起来小时候的事情,那个时候游戏还没这么先进,基本上都是去电子游戏室里面打游戏,五角钱两个牌。

  和王秋实打着游戏,我也注意着房间里面的摆设。

  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房子里面没有男人的气息,当然,王秋实这个小屁孩不算,我说的是成年男人的气息,因为从进门那里的拖鞋,还有茶几里面上面的摆放,以及阳台上那里晒着的衣服,全都是潘凝和王秋实用的,我不由得想到了高诗梦给我说的话,难道……潘凝的老公常年不在家?还是两地分居?

  潘凝回来之后,就开始系着围裙做饭了。

  我和王秋实继续在客厅里面打游戏,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没一会饭就熟了,闻着饭菜的香味,我就知道潘凝做菜肯定是一把好手,果不其然,坐下吃饭的时候,尝了一口,味道果然很棒,尽管我知道在别人家里要注意吃相,我已经刻意的去控制了,但吃着吃着,还是习惯性的狼吞虎咽起来,期间还被噎到两次,丢死人了!

  吃完饭之后,我又给王秋实推拿了一次。

  后面王秋实困了,就被潘凝带去房间睡觉了,王秋实睡下之后,潘凝就来客厅里面和我聊天,可是我们孤男寡女的,特别是潘凝身上那种成熟的女人味道,就像一颗熟透的水蜜桃,咬一口都是一脸汁液,在这个充满成熟味道的女人面前,我发现自己不知道聊什么话题,要是王秋实没睡下的话,多着一个人我倒是不会这么尴尬,可是现在剩下我和潘凝面对面,特别是想到在东极岛上高诗梦家庄园沐浴间里面的暧昧一幕,我发现自己心跳得厉害,而潘凝呢,估计也和我一样,这样单独相处之后,很是尴尬,不知道说啥话题好。

  潘凝大概也是不想希望气氛一直这么尴尬,就问我会修灯不?她说厨房里面的灯不会亮,不知道是开关的问题还是灯泡的问题。听到她这么说,我就说会,于是她就带着我去厨房里面看,这么看了一眼之后,我也分辨不出来,就说我车里有工具包,里面有电笔,等我下楼拿电笔来测量一下就知道了。

  接着我就去车子的后备箱里面把我的工具包拿了上来,测量了一下,我就发现其实灯泡还是好的,是厨房那个暗装开关坏了,还真别说,这样干着活,尴尬的气氛消散了不少,潘凝听到是开关的问题之后,就问我能修好不?我摇头,说得把暗装开关都换掉,接着我就说我开着车出去买,潘凝就拿钱给我,我摇头说不用,她硬是递给我,说我家的开关哪要你掏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