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很认同表姐这句话。

  要想做真正的朋友,就不要有任何的利益纠葛,这样才不会影响关系。

  表姐笑眯眯的看着我,说:表弟,姐希望你的化妆品大卖,大赚钱,不过,你想要诗梦帮你代言,还得靠你自己去争取,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别看诗梦水火不侵,可是她也有自己的弱点。

  我点点头,说:姐,我会努力的。

  表姐嗯了一声,说:那行,这件事就看你自己的了,要是搞定不了诗梦,到时候我会让我旗下的明星们给你推广,不过,表弟,我知道你虽然平时有些玩世不恭,可是认真做事的时候,有一股子狠劲,相信肯定可以说服诗梦,让她帮你代言的。

  晚上九点钟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个消息。

  是宋思思给我打来的电话,说王一他们三兄弟已经开始行动了,暗地里给一些心腹开会,说准备一起折腾离开黄浦区的事情,王一他们的意思,是想带着人手转移阵地,离开黄浦区,到时候短时间内我无法召集这么多兄弟看守场子,这样的情况下,只要夏家的人或者蒋家的人稍微来黄浦区闹一下,我都照应不过来。

  王一他们三兄弟没想到的是,他们认为的心腹,其实是我爸爸当年留下来的棋子。

  所以,他们刚刚一开会,我们就受到了消息,宋思思果断采取措施,派出天地玄黄四人,直接把王一王二王三他们三兄弟给抓了。

  由于地虎曾经在黄浦区混了很长时间,所以黄浦区一些老一些,资历深的人都知道地虎,事情并没有按照想象中的发展,王一王二他们三兄弟捞了不少油水,让他们吐出来,利用金钱和心理安慰等战术,当晚稳定了暴动。

  说白了,出来混的,为的就是钱。

  所以没有绝对的忠诚,一些王一他们的心腹见到王一他们三被抓了之后,也都规规矩矩的,没有任何小动作。

  我开车过去的时候已经十点多。

  王一他们三兄弟已经被囚禁了起来,我去见的时候,地虎亲自看守,他们三都带着手铐和脚链,关押在房子里面,见到我之后,王一冷笑连连,说:张成,我们跟你爸爸打江山的时候,你还没生出来呢,现在翅膀还没长硬,就来收拾我们这些老功臣,是想过河拆桥还是咋的?

  我看着王一,笑了笑,说:没错,我承认你有功劳,不过,你没有珍惜你这份功劳和我爸爸给你们的信任,你们这样,我相信我爸爸也很痛心。

  王一他们三兄弟都有江湖草莽气息,直接就问:要杀要刮?

  我冷笑的看了他们一眼让地虎看守好,然后我就出了房间,想了想之后,我拨通了我爸爸的电话,我和我爸爸的话题很少,所以有的时候,尽管我很想和他打电话,听听他的声音,可是每次都鼓不起勇气来。

  现在打通了电话,听到了我爸爸的声音之后,我心里一酸。

  和我爸聊了几句之后,我就说到了王一他们三兄弟的事情,说了他们三人叛变,该怎么处理的事情。我爸在电话那端沉默了很长时间,后面说:暂时关上,好吃好喝伺候着,等稳定了黄浦区稳定,你可以掌控之后,再把他们放走。

  我点点头,挂了电话。

  我爸爸的这个处理结果,也是我心里的真实想法。

  明显,现在要想放掉他们三兄弟是不行的,黄浦区被他们经营这么多年,他们要是离开之后,肯定会暗地里鼓动其他兄弟弄些小动作,要想放了他们,至少得等我彻底掌控了黄浦区,将黄浦区的人马大换血之后才行,等那个时候,估计夏家的人也看不上他们三兄弟了。

  我吩咐地虎一定让人看管好之后,我就离开了黄浦区。

  我本来要返回汤臣一品的,不过在路上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辆宝马五系上坐着很熟悉的人,好像……是勾毛?由于对方的车窗是开着的,所以我看到了面容。

  勾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坐着宝马五系?

  我心中百思不得其解,记得在高中的时候,勾毛好像没给我说过她在魔都有什么认识的亲戚啊之类的,他是土生土长的昆南人,亲戚啥的也都在昆南呢。

  qW更新最j…快上o酷1,匠U网

  我心里带着疑惑,慢慢的开着车子跟了上去。

  勾毛应该没有发现我,因为我刚刚车窗是关着的,我一路跟随,慢慢的,我前面的宝马车网闸北区那边开了过去,而我一直偷偷的跟在后面。

  一直到闸北区的一家夜总会门口的时候,宝马车才停了下来。

  接着,我就见里面的人下车了,果然是勾毛!

  世界上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人,就算是一模一样,可是走路的姿势啥的肯定不一样,我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人一定是勾毛!

  勾毛为什么来这里?

  我下了车,偷偷了跟了进去,接着,我发现了一个更奇特的现象,那些小弟竟然将勾毛围绕在中间,貌似勾毛是这个场子的负责人?

  看着勾毛上了楼之后,我知道跟上去估计要被他发现,也就离开了夜总会。

  返回去的路上,我给小狗打了个电话,让他帮我调查一下勾毛。

  这一晚我都是带着疑惑睡觉的。

  不过,我知道估计等不了多久,小狗就能给我消息。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陪着表姐去跑步,大黑最近在魔都都长胖了,汤臣一品那里有独立的阳台,正是大黑的好住处,每天早上我下楼练拳的时候,它也会跟着我下楼跑步锻炼。

  今天没课,表姐也离开了,大黑一直汪汪叫个不停,我也知道,它估计是憋久了,毕竟作为一条成年狗,哪方面的需求是很强烈的,所以吃了早餐之后,正准备带着大黑去乡下,找条母狗让它配一配,这才刚刚出门,离开汤臣一品呢,高诗梦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干啥呢?

  我回答她几个字:去配种的路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好了,夜班去,今天七更结束,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