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诗梦并没有发现路灯杆子被撞变形了,所以她脸上还是一副取笑我主人被保镖打的样子,但是我心中的震撼,却是无法估量的。

  这小点点是个高手啊!

  怪不得当初我和易湿说不需要的时候,易湿还对我说小点点很厉害,当然,从外表这么看上去,谁也看不出小点点厉害,我都无法相信,为什么小点点拥有如此厉害的本事。

  她喊易湿小师叔,应该是易湿的师侄女。

  那么易湿的师兄,要比易湿更牛了?

  我脑子里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就把高诗梦送到了静安区的别墅,高诗梦笑了我一路,拎着车子下了车之后,她对我招招手,要我路上小心,我心里想着小点点的事情,所以随便应了一声之后,就开车离开了。

  我离开之后。

  高诗梦脸上的笑意慢慢消散。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风衣的男子突然从一个转角位置那里冒了出来,缓缓走到高诗梦面前。

  高诗梦眯着眼睛,开口道:吴叔,刚才在黄浦江边发生的一幕你都看到了吧?

  酷7X匠网t正lN版G“首发C9

  风衣男子吴叔点头,说:看到了,当时我一直都在暗中观察。

  高诗梦点点头,一边走进别墅,一边问风衣男子道:吴叔,看得出来那个人妖和他师兄是什么人么?

  吴叔皱着眉头,说:小姐,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那两个人应该是东北夏家的人,夏家有风雨雷电四门,其中电门门主闪电的大徒弟以鹰抓功而出名,据说超出同辈高手不少,所以那个大师兄和人妖应该就是闪电的两个徒弟,还有,属下接到消息,夏家派人来协助夏青,一起打压张家小子,不出意外,我想应该就是电门的人南下魔都,配合夏青一起对付张家。

  高诗梦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接着她又脸色凝重的问:那个三千青丝长发都快拖地的小姑娘呢?看样子,那个小姑娘应该很厉害吧?

  高诗梦这么说,吴叔也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凉气,声音凝重道:小姐,那个小姑娘很厉害,年纪轻轻就有这等造诣,是不出世的练武奇才,我想,她应该和易湿有些关联。

  高诗梦看了一眼吴叔,道:吴叔,要是你和那个小姑娘打,你有没有把握赢?

  吴叔摇头,说道:没有把握。

  听到吴叔这么说,高诗梦笑了,笑得格外迷人,一边笑她一边自言自语:魔都风云涌动,各大势力相互逐鹿,看来,未来一两年之内,魔都不会平静了,还是真是有意思。

  吴叔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高诗梦看到他这样,笑道:吴叔,有什么话你就问吧,你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不必这么拘束。

  吴叔看了高诗梦一眼,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说:小姐,最近你和张家小子走的有些近……而且,好像是你……是你……

  “是我故意贴上去的对么?”高诗梦美眸眯着。

  吴叔点了点头。

  高诗梦笑了笑,说:吴叔,有些事情你不懂,女人的心思,有时候是很复杂的,你们男人不会懂,闺蜜也不会懂。

  送了高诗梦回去之后,我就开车返回汤臣一品。

  在路上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阿丘。

  阿丘没一会就接通了,问我有啥事,我就问他在哪呢,阿丘说在昆南处理颜麝年代的一些事情,估计再过不久,就要来魔都了,听到阿丘要过来,我脸上忍不住有些激动,问他是不是过来帮我?阿丘愣了下,说到时候看颜小姐的意思。

  我知道,阿丘是我表姐的人,他要做什么,应该只会听表姐的话。

  我问了一下阿丘的近况之后,就开始切入主题,问他知不知道小点点?

  阿丘听到我说小点点三个字的时候,脸色震惊,问我:张成,你怎么知道小点点?

  听着阿丘的语气,他和小点点是认识的,所以我就问他小点点是不是他的师妹,阿丘听后,就解释说应该是他的师姐,阿丘告诉我他跟师父学艺的时间不长,而且他属于外门弟子,不属于真正的那种关门弟子,而小点点自幼就跟着他的师父,属于真正的关门弟子,接着,阿丘还说他师父说过了,小点点是练武奇才,百年难得一遇。

  给我说完之后,阿丘一脸好奇的问我为啥突然说起小点点,我苦笑着给他解释说小点点现在是我的保镖,当然,解释的时候我也是有些心虚的,毕竟小点点和我的关系哪里像保镖和主人啊,简直就是位置倒换过来,我是她的下属,而且是她随便都能打的下属。

  阿丘听到小点点是我的保镖,语气里有些吃惊,就问我小点点在魔都?

  我告诉他是,阿丘就笑了,说那他得赶紧来魔都,到时候可以和师姐请教一下武功,让她教几招绝技。

 阿丘怎么也这么不争气,知道小点点后马上要跪舔了?

  我哭笑不得的挂了电话,心里寻思起来,小点点武功这么高,我是不是也可以和她请教武功呢,但是想到她对我一副爱理不理,看不起我的样子,我就一阵蛋疼。

  其实小点点这保镖我用起来也是憋得难受。

  我的性格属于那种不喜欢热脸贴冷屁股的,小点点对我的态度,就算她武功再强,我也不会拉下脸皮求她指点,我这人死要面子。

  等我回到汤臣一品的时候,表姐还没睡呢,她告诉我那些证据她已经送出去了,下面就等着刘德强被纪委找谈话就成,现在的官员,最喜欢的是被组织部的人找谈话,组织部的人找谈话,说明是要升了,而最怕和纪检委的谈话,和纪检委的谈话,那就是出大问题了。

  回屋睡觉的时候,我拿出手机玩,QQ上看着蒋晴晴黑暗的头像,我心里想着既然你这么无情,劳资就把你给拉黑,可是想了半天,我最终还是没点下拉黑。

  闭上眼睛,我的脑子里还是情不禁的浮现出蒋晴晴的影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