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的一包烟都被我给吸完了。

  可是不着调为啥,我的心里还是仿佛被什么给堵住了一样,堵得死死的,特别难受,就连上次蒋晴晴不辞而别,我心里也没这么难受……这一次的难受,就好像是呼吸一口气,心都会疼痛那一种。

  我缓缓发动了车子,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这么开着。

  也不知道开了多长时间,不知不觉,我竟然又开到了和蒋晴晴一块跳黄浦江那里,我情不自禁的下车,看着滚滚江水,无聊的靠在栏杆那里发着呆。

  中午的时候我都没吃饭,一直呆在那里。

  脑子里都是上次和蒋晴晴一起站在这,两人这样胸贴着背,一起感受黄浦江边徐徐清风的情景。晚上的时候,我表姐打电话给我,问我晚上回去吃饭不,我告诉她不去了,挂了电话之后,我去买了一包烟,然后找了个快餐店吃了些东西,接着夜幕降临之后,我就在静安区找了一家夜总会,接着我叫了两个小姐过来陪酒。

  两个小姐都是浓妆艳抹的,长相还算不错,都喷着香水。

  坐下之后,就主动抱着我的胳膊,一人一边,然后一口一个老板的喊着,夜场里面,小姐都是不唱歌的,一般妈咪都不准小姐唱歌,要是客人硬要她唱的话,她才会随便唱一首,小姐的最主要的任务是劝酒,今天这两个小姐也不例外,在她们的劝酒下,我喝了不少酒。

  可能是觉得我点的酒都贵吧,所以这两个小姐就打我主意了,告诉我要不要她们待会一起陪我离开,价格好说。

  也就是这个时候呢,我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我这一看是高诗梦打给我的,我直接挂断了,后面高诗梦又连续打了几个,我才接的,接了电话之后,发现高诗梦就问我在哪呢,我由于心情不好,所以对她的态度自然不好,索性就说我在哪关你屁事,接着我咒骂了几句脏话。

  高诗梦听到我语气不好,她估计也挺火的吧,打个电话给我,平白无故被我骂了一顿,是个正常人都得气一顿。高诗梦骂我是不是疯了,我告诉她我就疯了,然后直接挂了电话,可没想到过了没一会呢,我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还是高诗梦给我打来的电话,我忍不住接通,问她你真够贱啊,明知道老子心情不好还要找骂?

  这一次高诗梦声音挺平静的,问我在哪,她过来找我。

  既然她上来找骂,我也就不客气了,直接告诉她在静安区某某夜总会某某包间,接着我就继续和两个小姐玩骰子喝酒,至于那个公主,则自己唱着歌。

  估计两小姐和公主都挺奇怪的吧,我一个人进来开了个包间就是喝酒。

  接下来我又喝了一些酒,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左右吧,打扮入时的高诗梦拎着个包走了进来,看到我左右各一名小姐之后,她的眉头一皱,脸色也变了,直接走过去把音乐给关了,然后对两个小姐和公主摆摆手,让她们出去。

  两个小姐和公主估计认出高诗梦来了,嘴巴惊讶得老大,都不会动了,后面高诗梦又语气严厉的说了一声之后,那两个小姐和公主才离开了包间。

  包间里就剩下我和高诗梦之后,高诗梦环抱着双手站在我面前,冷笑道:张成,独自过来找小姐,你可真会享受啊?

  我看着她,说:老子找小姐关你啥事?

  高诗梦冷哼了一声,一把拉着我说走吧,我带你离开,虽然我喝了不少酒,脑子有些晕乎,但我还是知道高诗梦是个大明星,不适合出现在公共场合,所以离开包间之后我就情不自禁的将她搂住,而高诗梦也是怕被发现,所以直接把俏脸贴在了我的怀里。

  一直等我们离开夜总会之后,高诗梦才从我的怀里离开,她饶有兴趣的盯着我,问:发生了什么,让你心情这么不好。

  我看了她一眼,摇头道:和你没关系。

  高诗梦哼了声,说道:其实我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唱歌,放大声音的唱,等唱不动了,发泄出来了,也就畅快了。

  说完,高诗梦就盯着我,说:你想怎么发泄,我陪着你。

  我看着她,讥笑道:我想打架,你让我打?

  高诗梦听我这么说,直接瞪了我一眼,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对我一个弱女子动手,好意思么你?说着,高诗梦想了想,说道:行,既然你想打架,那我就带你去打架,让你打个痛快。

  后面高诗梦直接拉着我就走,上了我的车之后,高诗梦就充当指路者,我心里正难受呢,看着高诗梦说的让我打个痛快,我心里也挺好奇的,就按照她的指引一路往前。

  我们跨越了黄浦江,一直往浦东新区开,我开车的速度很快,我也不管什么限速了,反正扣分或者罚款之类的直接要我表姐帮忙搞定就成,仅仅一个小时,我就开到了川沙。

  按照高诗梦的指引,我们的车子在一处会所面前停了下来。

  高诗梦带着我进去,里面别有洞天,上面是正常的会所,可是下面竟然是个地下拳场,占地面积还挺大的,观看席的座位能够容纳五六百人之多,而在正中央,则是一个擂台。

  高诗梦在下去之前就带上了口罩,做好了遮掩。

  看正版wY章√节A上Z-酷80匠s网

  等我们进去的时候,两个拳手正在擂台上剧烈的打着,对于打黑拳的,我了解得也算多,昆南也有几处地下黑拳场,当然,我并没有打过,只是去看过。

  不过我知道,打黑拳可不像一般的拳击比赛。

  一般的拳击比赛有专门的裁判,而且是透明公开合法化的,所以一般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打黑拳没有什么规则,基本都是按照打倒或者一方认输位置,有些拳手为了钱,不甘心认输,所以最后只能被打伤打残,甚至打死的也有。

  黑拳场的气氛很浓重,观众们都拼了命的吼着打打打。

  可能是被这股子气氛感染的关系吧,所以我竟然感觉自己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