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诗梦今天心情似乎不错,主动打开我的车载CD,放着音乐,然后肆无忌惮的哼了起来。

  不愧是歌星,哼得挺好听的。

  没一会,我们就到达了外滩那家面馆。

  还是和上次一样,怕高诗梦被认出来惹麻烦,所以她坐在车上,我进去给她卖面条,由于我在家里和表姐吃过了,所以我就买了高诗梦的那一份,我回来之后,就让高诗梦在车里吃,谁知高诗梦说想到黄浦江边那里吃。

  我直接就骂了,说要遇到危险咋整?

  高诗梦瞪了我一眼,说那个杀手又不是死的,天天在黄浦江边啊,再说了,她告诉我已经让家里人在调查这件事了,不用担心什么杀手。

  我无语,看着她执意要去,我也没办法,就开车过去了。

  我们一起下了车之后,到了黄浦江边,找到长椅坐下之后,我点燃一颗烟吸了起来,高诗梦则打开我给她买的面条开吃,一边吃着,她还一边说:真香啊这面条。

  我抽完烟之后,把烟头扔掉,高诗梦吃东西挺慢的,所以我有些无聊呢,就掏出手机玩起了游戏,玩了没一会的时候,高诗梦就让我张嘴,我一愣,问她怎么了,高诗梦瞪了我一眼,说你张嘴就是,我当时没想这么多,也就听她的话张开了,等我张开嘴巴之后,高诗梦就突然用筷子夹着一块牛肉给塞进了我的嘴里,接着她问:好吃不?

  我眼睛瞪大了!

  这些牛肉面高诗梦都吃过了,筷子上也沾了她的口水,她这么喂我……不就等于间接接吻了?我喊着牛肉在嘴里,想吐出来吧,可是又怕高诗梦骂我,只好嚼了几口,然后咽了下去。

  还真别说……挺好吃的!

  “哎,你这人,问你话呢,好吃不?”高诗梦美眸瞪着我。

  我点点头,说还行。

  高诗梦咯咯笑,说谁让你只卖一份的,不给你吃了,馋死你!

  说完之后,她又继续低着头吃了起来。

  我突然觉得,高诗梦这女人咋这么随便呢?我们虽然认识,可是认识时间并不长,而且就算我们是很熟悉的朋友,毕竟是异性啊,她用过的筷子喂我,也不嫌暧昧?

  等高诗梦吃完之后,她喝了点水,啪啪肚子,说:好饱!

  我站起来,说:行,那我送你回去吧!

  高诗梦却坐在沙发上不动,说:陪我看会夜景。

  我蛋疼,说:你要看夜景,让你未婚夫来陪你不更浪漫?靠,行了,快走吧,我还要回去睡觉呢。

  我这么说,高诗梦就重重的推了我一把,说:张成你发啥火啊?是不是你看我很不爽?我知道,你们张家和蒋家有仇,将来你和蒋明鑫是对手,是不是你觉得我是蒋明鑫的未婚妻,所以就把对蒋家的怨气都撒在我的头上?

  看着高诗梦这样,我哭笑不得,说:我没你说的这么小心眼。

  高诗梦哼了声,说:那就陪我看夜景。

  无奈,我点燃一颗烟吸了起来,高诗梦看了会夜景之后,她终于说回去了,于是我就开车送她返回静安区的别墅,到达别墅之后,高诗梦下了车,站在门口那里给我挥手再见。

  等我离开之后。

  高诗梦那双漂亮的眸子瞬间眯了起来,这个时候,那个穿着一袭风衣的吴叔不知道啥时候从别墅里面走了出来,走到高诗梦身边之后,他问道:小姐,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看}正*。版QQ章!T节上gl酷e匠网

  高诗梦摆摆手,说没什么。

  她走进了别墅之后,直接就进了二楼,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之内。

  回到她的卧室之后,她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景自语道:我不甘心啊!

  这一天我逃课跑去复旦的时候,又遇到了那位美少妇和小男孩,我陪着他们打球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所以我也知道了他们的名字,美妇人姓潘,单名一个凝字。至于那位小男孩,则叫王秋实,取名的时候大概是誉为秋天的果实吧!

  不过今天我配他们打球的时候却有些奇怪。

  在平时的时候,他们那两个黑衣保镖都是把车子停在不远处,然后看着他们打球的,不过今天黑衣保镖们却不在,车子也不在,而且日子也不对,平时他们是一三五打球的,不过今天星期四啊?心里虽然奇怪,但我知道这没准是人家的隐私,也就没问,而是陪着小男孩王秋实打球。

  美少妇潘凝则站在一旁看着我们打。

  时不时篮球滚道她所在方位的时候,她也会捡起篮球来投篮,美少妇潘凝的投篮姿势带着一股子优雅在里面,而且她投篮的时候很准,估计学生时代也是玩篮球的一把好手。

  我们玩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时候吧,我正投篮呢,就听到王秋实大声喊:妈妈,你怎么了?妈妈,你怎么了?

  听到王秋实的喊声,我转过头一看,发现美少妇潘凝脸色苍白的蹲在地上,额头上都分泌出了汗珠,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也有些发紫,看到这一幕,我赶紧跑了过去,问她怎么了?

  美少妇潘凝皱着眉头,有些虚弱的说:我也不知道,刚刚还好好的,站着站着,眼前就有些发黑了!

  我眉头一皱,问她说早上出门的时候吃早餐没有?

  潘凝摇头,说今天没吃。

  我大概知道她怎么了,可能是没吃早餐,血糖过低,所以出现了现在的反应,说着,我就把她搀扶起来,问她能走不?潘凝在我的搀扶下还没走两步呢,脚就软了,看到这一幕,我也不敢耽搁,就主动把她软软的身子给背在了身上,然后对王秋实说:秋实,咱们走,送你妈妈去医务室。

  我背着潘凝跑到复旦大学的医务室,给医生看了之后,医生做出的判断和我是一样的,就冲了葡萄糖给潘凝喝,喝过之后她就躺在床上休息,小男孩王秋实看到妈妈这样,就一直站在床边看着潘凝,我则是跑到医务室门口那里蹲着抽起烟来。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吧,我就听到王秋实的奶声奶气,说:张成哥哥,我妈妈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