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寝室,我和郑洁躺在床上,看着旁边两张空荡荡的床。郑洁慵懒地告诉我,从我走后她一个人在寝室等到了天黑都没等到我们的另外两个室友,她去楼下宿管一查就寝名单,才知道由于人员安排都已经到位,我们这个四人间暂时只有我们两个人住。虽然有点空旷,不过属于我们俩的私人空间就比较大了。郑洁显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这个丢三落四的人这下可以把东西随便乱放了,这房间里的物品不是郑洁的就是我的,就算我找不着东西,郑洁也很容易帮我找到。不过一看郑洁整整齐齐的床,很明显是一个爱收拾的好姑娘了。

  之后的一个星期是学校安排的军训活动,不过天气预报显示有几天是下雨,这倒也十分容易渡过。男生觉得无所谓,但是对于女生来说,阴雨天气是最好不过了,这样的天气军训就不用把皮肤晒得太黑了。前面几天由于天气原因都一直在室内运动场进行集体活动,不算太累,也帮助了同学之间相互了解和认识。虽然活动内容较为轻松,但是时间安排的十分紧凑,我和郑洁每天都是宿舍、食堂、室内体育场三个场所不断的穿梭。有时候连晚饭都省了,直接回宿舍倒头就睡。

  一转眼,军训就要接近尾声了。我和郑洁把灯关了,辗转反侧却怎么也睡不着。郑洁本来睡意十足,听见我翻来覆去又不断拿起手机看的动静,也睡不着了。于是在没开灯的夜里,我和郑洁你一句我一句地小声嘟囔起来。

  “肖寒,你倒好,这下我也睡不着了,明天怎么早起啊。”

  “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都睡不着。”

  !"酷j.匠C网Tv首{发

  “我看你这几天都没和王雷一起吃饭,难道你们俩闹矛盾了吗?”

  听郑洁这么一说,这几天军训时间安排的晕头转向也没怎么注意和王雷联系,还是开学那天一起吃过饭,去过操场,后来就没怎么在一起了。不过他天生的乐天派,早就一起和我们班的男生打成一片了。都在一个班,由于我和王雷从小就认识,男生们也总看见集体活动的时候王雷也顶多和我这个女生搭两句话,班里的同学都以为我和他有点什么。只有郑洁听我天天解释,终于能在别人唏嘘的时候替我说个清白话。

  “他哪里还记得我啊。”我有气无力地回答郑洁。

  我看着外面的月光从阳台打到了房间里面,在地上映射出冷黄色的光芒。我不知道连续几个晚上都这样看着外面的月光想到顾新城,总以为再过一会他就应该会出现了,要不然就觉得等我再闭眼等一会他肯定会出现在阳台栏杆上坐车吃棒棒糖。但事实证明是我想太多了,从那天晚上我生气说了他几句以后就一直没有出现在我面前了。而唯一能证实顾新城存在的王雷最近也没有谈论过他,这让我很容易出现一种半模糊的状态,又开始怀疑他的存在感了。外面的月光越来越明亮了,让我想到那天晚上顾新城把我悬浮在几层楼高的空中,看着下面的人影变城手指般大小。我只是随便说了一句想要飞,他就真把周围的事物定格住,送我上天了。“我只是觉得你的愿望我都想帮你达成。”他轻柔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一次又一次地形成回声,反复游荡着。

  “肖寒,你睡着了吗?”才闭上眼没多久,就模模糊糊的听见有声音。

  “马上了。”

  我以为是郑洁在叫我,就挺尸般吐了三个字出来。可料闭着的双眼却感觉眼前明晃晃的,就像已经天亮似的。一睁开眼,发着光的顾新城正如同索命僵尸一般直挺挺的站在我床边看着我。我浑身一抽搐,被他吓一大跳!

  “干嘛啊你。”他这一身会发光的古代长袍在这夜里就已经很吓人了,更何况他正面无表情的俯视着我,那眼神直勾勾的,简直是要勾魂啊!

  新城保持着他这副表情一动不动,倒是郑洁在旁边半睡半醒地回答我“睡觉啊。”

  我立马闭上了嘴,这时候郑洁醒过来可不好了。一到关键时刻,就会忘记别人看不见他这回事,可是我说话别人听得见啊,难道要我给他打哑语吗?

  新城看见我这幅样子,终于咧开嘴,发出轻微的笑声。他抬起手在我和郑洁的床中间划了一道弧线,我看见一道冷黄色的光随着他的手一起在空气中形成一道光弧。“我把她隔开了,你现在可以随意大声说话了”新城从他会发光的衣服里又掏出一个草莓味棒棒糖,剥开了糖纸,把糖含进嘴里。今晚他的样子看起来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你这么晚了,突然出现在这里干嘛啊。”我紧张地看着他,还好我衣冠整齐。这个神仙不但能够看穿人心里想什么,还能随意行动门墙无阻,这个技能简直有点可怕啊。

  “你不是想见我了吗?”顾新城理直气壮地说,“你刚才就想到我怎么好几天没出现了,难道不是吗?”说着他就在旁边没有人睡的床上躺下来。

  手机突然响了,是王雷发来的短信:他是不是跑你那去了?他今天把头发剪了,刚才跑我这里来给我看,吓我一跳!

  我这才仔细去看躺在旁边床上吃棒棒糖的顾新城,我说刚刚看着他就是有点不太对劲,我还没注意,原来是把头发剪了,特意跑来找我和王雷秀发型的啊。之前觉得他是个古代人,这会他没有了长发也倒把五官更加突出了,比之前少了一丝阴郁,看起来比成熟了不少。更重要的是,除了他一身发出的光芒不太正常,已经很接近现代人了。

  我终于忍不住笑起来,“哈哈哈哈哈,你还小啊,换个发型也要来秀吗?”

  他听见我的声音侧过头用两只眼睛偷偷的斜视我,但又好像良心发现不能用这样的眼神来对待一个女生一样,脸上开始微微泛红。他越是这样我就更想笑了,就好像王雷小时候买了新鞋子就要去我们年级每个班都蹿个遍,表面上是用这样那样的借口找同学说话,实际上就是为了去炫耀自己脚上的新鞋。

  顾新城好像被我笑得不乐意了,在那呆了一会就自己离开了。他走以后我的脸居然依然是保持着刚才的笑容,睡意全无。

  拜他所赐,我一夜未眠。早上起床我顶着两个黑眼圈,照镜子看到自己的样子,连洗脸刷牙都没兴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俊子说:

  唉今天有点卡情节了。好讨厌的感觉啊~就发一章吧。只写了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