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郑洁聊了一会,彼此之间也算是有了个相互了解。她是来自贵州的女孩,贵州距离湘西是格外近的,所以她能来新城大学就读也不算很稀奇,何况学校里的贵州学生本来也是很多的。其实第一眼看见郑洁的时候,觉得她应该是属于艺术系的,但是却丝毫没有艺术生的那种傲慢和张扬跋扈。其实在这个年龄阶段,很多女孩长得稍微有几分姿色就会沾沾自喜,莫名其妙的增添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实际上我和王雷都比较讨厌这种类型的女孩,除了一个脸能看,几乎没有哪一点讨人喜欢的。坦白到这里,我其实有时候也在心里恶毒地咒骂过王雷,完全是出自嫉妒心,简直毫无是处,却是一副人模人样!

  和郑洁聊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她选了个和我对床的位置,我帮她一起把行李整理了出来,可是等了好久,和我们同寝的另外两个女生却一直都没有出现。眼看就6点了,估计今天她们是不会出现了。王雷打了电话过来说已经在女寝楼下等着我了,我挂了电话就问郑洁说“一起去吃饭吗,还有一个小伙伴,和我们一个班的。”郑洁看着我,犹豫了一下,好像本来愿意和我一起去吃饭,可听说还有一个人便面露难色。我看她半天没做声,又热情地拉了她一下“一起去吗?”她迟疑了一会,有些不好意思地拒绝了我“不了,我有点累了,还是在床上稍微躺一会吧。”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作罢。

  刚准备关门,我还是于心不忍地回头来问她“那你要我帮你带饭吗?”

  “不用了,谢谢。”郑洁已经闭上了眼睛。几缕黑色的头发从她前额往两侧耳朵慵懒散落着,在这样的映衬下显得皮肤更加白皙了。看来是个比较内敛的姑娘,不过换成我的话也可能不会选择一起吧,毕竟这是开学的第一天。

  和王雷在偌大的校园里找到食堂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本来爸爸早上的时候提出过下午早一点可以载我们回来吃个晚饭,我和王雷统一阵地一起拒绝了。这可是我们离开家里的第一天啊,怎么能轻易就回去了呢。到食堂找到座位的时候我已经要饿晕了,完全不想去窗口点餐,王雷也拿我没办法,只好留我在这里自己一个人去点餐窗口了。从高中开始我就已经习惯这样使唤他了,我相信以他的美色打来饭菜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今天王雷的打饭行动貌似不太顺利,自从我看见他消失在了人山人海就没看见他出来。看来他的美色在大学里面是不管用了,还得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我轻声叹了口气,用手撑着餐桌站起来,一个白色衬衫挡在了我的面前,“肖寒”。

  这不是新生大本营的学长吗?我和他对视着,对他微微一笑,可是他叫什么来着,我却想不起来了。他看我的笑容一直僵持着,便主动打破我的尴尬,“我叫谢明安。”我这才想到在大本营的时候根本也没问他叫什么名字,真是有些迷糊了。他放下手里的餐盘,坐在了我对面,“和你一起的那个男生呢?”我用朝王雷消失的方向望了望,带着对王雷倍感失望的语气说:“点餐点得人影儿都不见了!”

  一说到王雷,谢明安又噗嗤一笑,然后把面前的饭菜往我这边推了一推,“你饿了的话就先吃我的吧”他看我没什么反应,摊开双手真诚地说“你看着的啊,这我可是还没动过的。”“这不太好吧,我还是等王雷吧。”我盯着面前的两荤一素,嘴上推迟着,可是我的胃已经不听我的话了,王雷要是再不来,我可是要吞食别人的食物了。

  “喂喂喂,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王雷从人群里面挤出来,远远地就朝我大喊“这么不矜持啊,自己的饭不吃要去盯着别人的饭看!”谢明安听见王雷的声音,又是噗嗤一笑,把推到我面前的饭菜又拿回去,开始吃起来。

  王雷一放下饭菜,我就饥不择食的吃起来了。倒是王雷的动静格外小,一点儿一点儿慢慢的吞咽着。

  “你不饿吗?”学长抬起头望着王雷。

  “还,还好啦。”王雷脸色微微泛红,埋着头专注地小口吞咽着。

  《:酷r匠$网29唯一☆K正M;版,J其h他g@都1是@盗hK版B)

  我也觉得很奇怪,眼看着我的米饭已经被我狼吞虎咽地吃了一大半了,王雷那儿才吃了一小口,这完全不是他的作风啊。何况,他不是最喜欢吃红烧肉了吗,在他餐盘里的红烧肉居然还没怎么动过。“你不吃我吃!哈哈”我伸手就要用筷子夹走王雷餐盘里的红烧肉。当然我也做好了十全的准备他会挪动餐盘,不让我偷吃他的菜,我心里默想着王雷会把餐盘往哪边挪,就胸有成竹地先伸手过去。他肯定不会想到我有如此预判能力!

  可是我失策了,王雷居然根本就没想移动他的餐盘,而自作聪明的我把手往前伸了一大截,两只筷子“啪”地一下落在了另外一个餐盘里面。那餐盘不是王雷的,也绝对不是我的。我从来不知道心如死寂这个词应该安放在何处,可是我听到对面的谢明安用笑王雷的方式,发出了“噗嗤”一声。我就觉得我再也没有比这件事更丢脸的了。

  这似乎是王雷预谋好要看我出丑的,一看我这般举动,王雷便恢复正常“你看看,你看看,我都说了你不矜持,你非要装,自己暴露了吧。”然后他就十分神气地把我的手从谢明安的餐盘上方拿开,连看都不带看我的,就对谢明安说“她这种女人简直不要太可怕,我们还是要离她远一点。”

  这回该是我脸红了,我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谢明安倒是一点也不介意的样子,只是一直在笑。

  “肖寒,你在吃什么呢?”一声幽邃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同时让我在这食堂的饭菜味道里闻到了一丝清新感。我没有回头,我知道是他。在人这么多的时候突然回头和他说话,岂不是要被人当成神经病,王雷就算了,本来我也想和他说这个事,可是谢明安也在这里呢,我可不想刚开学就被人谣传中文系大一新生肖寒神经兮兮的。

  顾新城似乎也没有着急我的回答,而是自顾自地在对面的谢明安旁边坐下来。我依然是不敢正眼看他,这种千万人中只有我能看见他的感觉还真是不太好,明明他是和我说话,而我却必须要视而不见,还得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继续吃饭。

  谢明安还在为我之前不小心一筷子戳进他餐盘里的事情面带微笑,可是有一瞬间我却瞅见王雷朝顾新城瞟了一眼。顾新城也朝王雷的方向微笑着,他们俩分明是对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俊子说:

  今天先更一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