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学

  手上冰凉的触感如蜻蜓点水般,但是这只手并不粗糙。我身体僵硬着不动,眼泪已经在眼睛里打转了,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种被平复的感觉。如果世上存在极限中的重生,存在万丈深渊托起你上升的浮云,存在烈日炎炎中的清凉护体,存在千里冰封里的温暖。我确确实实感觉到心里的恐惧感和害怕被平复了。抓住我的手指肚软软的、富有弹性,似乎并没有恶意。我胆大地回过头,仿佛在这个阴暗的小屋里看见了万丈光芒,这光芒并不刺眼,让我感觉被温柔包裹。可是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抓住我的那只手也消失了,我迷迷糊糊听见王婆失声叫了一声,就在这光芒里失去了知觉。

  、g酷匠网、}首@3发#h

  时隔多年,我对当初在王婆的古宅里看见的事已经十分模糊了,也不明白当时王婆为什么会突然失声叫起来。只是那之后王婆就开始神神叨叨的,总是说我是新城唯一一个见过守护神的普通人。实际上新城人民也是很现代化的,孩子们都会上学,城市发展也如同其他地区的三线城市一样,学校和政府也强烈给我们灌输着八荣八耻,抵制迷信和封建。

  我叫肖寒,父母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母亲是初中语文老师,父亲肖裕是新城大学的教授。对,在我们这样的一个小城里也有大学。听人们说是一位一夜暴富的土豪回到家乡为新城的孩子们创办的,虽然没有得到国家的认可,也不被列入本科学院的队伍里,但是新城的孩子拿着高考成绩证明去新城大学进行综合面试,通过了即可入学。由于父亲是该校教授,而我也不想离开新城,高考结束,我顺利地留在了新城大学,选择了中文系。而王雷是赶鸭子也不上架,压根不是读书的料,高考成绩连三本线都没过。我们两家的交情深厚,父亲动用了些关系也让王雷成功入学了。其实我不想和王雷在一个班的,我可不想读大学的时候被王雷给人到处说我小时候的囧事,揭我的短。可是他天生的厚脸皮,来我家陪我爸下了两把象棋就把我爸哄上天了。如他所愿,开学第一天我们俩又肩并着肩,顶着烈日炎炎拖着两个行李箱去新城大学中文系的大本营报道了。

  学校里的学生多数是新城本地的孩子,还有一些贵州的学生,也会有香港、福建和广州那边的人来这里就读。这个学校的名气到底有多大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所私立学校的环境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寝室分为四人间和双人间,校园里的其他设施一一俱全。重要的是学校为了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在校的所有经营都是学生管理,超市是学生管理、食堂是学生管理、药房以及图书馆等等都由全权交给学生负责。如果要问这是不是贵族学校,我作为一个大一的新生都可以负责任的回答不是。学生缴纳的学费和普通高校一样,学生在学校管理经营的收入除去应该给学校的固定金额以外,是可以归为己有的。投资方还和新城政府达成协议,联合新城银行在校建立了固定点,提供学生贷款,为想要创业的学生提供资源。在校表现优秀的学生会得到奖学金,还能根据其情况减免部分贷款金额。

  我已经不能冷静地介绍学校情况了,自从和王雷走进学校,我已经被那些垂涎王雷美色的花痴们恶毒的眼神杀死了。长得好不是错,长得好还不自知就是一种犯罪了,面对女同学们百分百的回头率还呆如木头的王雷简直已经罪不可赦。更何况根据正常人的审美来看,我站在他身边是十分不合适的。所以就会有“那个灰头土脸的女的是谁啊?”“不知道,难道是他的女朋友吗,真可怕。”诸如此类的话传到我的耳朵里来。作为一个正常的女孩都知道女生的对比心理,一些长得不错的女生身边总会带一个美色不如自身的闺蜜在身边,以衬托出自己的美丽。如果我身边站着的不是王雷,估计我也会觉得清静了。我很想问问她们我至于那么丑吗,我又不是明星,需要美若天仙吗。我承认我被王雷比下去了,我不想要和他呆在一个班的原因这也占了很大一部分。他是祸水,会连累到我也得不到消停。

  “小时候都是你追着我跑,我去哪你就跟到哪。”王雷似乎得到了王婆真传,能一眼看穿人的心思,“这下还不喜欢跟着我了,那没办法,我只好跟着你了。”听完王雷的话我又开始感到沮丧,有时候我就开始怨天尤人为什么要和王雷一起长大,总觉得自卑这种行为是可耻的,有时候看到王雷俊俏的脸庞就隐隐觉得自卑。王雷见我半天不说话,就戏谑地拍拍我的肩膀“其实你很漂亮的。只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都看不到你美丽的内涵。哈哈哈。”他不拍我的肩膀不要紧,一拍我的肩膀我感觉四周传来的杀气更重了。我火气不打一处来,从他手里一把抢过我的行李箱,风风火火地往前走,把他甩在了后面。

  王雷不费力气就追了上来,走到我旁边,把脸凑过来,对我天真无邪的“哈哈”一声。我瞪了他一眼,加快了步伐,穿过众多拖着行李箱的新生寻找中文系大本营的牌子。没过几十秒他又出现在我的左侧,“哈哈”。我顿时觉得无语,使足了劲把他甩在后面。我看见几个学长学姐举着新城大学中文系的拍子迷茫地朝着新生们摇晃,终于找着了!还剩两米就抵达中文系新生大本营,我感到我左侧又出现了一个人影,脸正朝我靠近过来,这王雷这真是瘟神上身了啊。我忍无可忍,转过头就丢了一句“神经病”。却迎上一副陌生的面孔,他明显被我这句“神经病”愣住了,支支吾吾地“同,同学,你是中文系的新生吗。我是你们的学长。”

  “哈哈”迟到声音在身边响起。王雷你特么是在逗我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俊子 说:

  哈哈。前面抓住肖寒的那只手是谁呢。呢。呢。呢。呢。呢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