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觉得世界很小,以为新城就是整个世界。其实新城只是湘西的一座小镇,被一条大河分成了城东和城西。这条大河叫舞水河,河上驾着一座龙溪大桥,龙溪大桥上每3米都有一盏昏暗的灯光泛黄的照明路灯,而我和王雷就一直在这桥上奔跑。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老是要奔跑,好像人没长大的时候就会有很多用不完的力气动不动就要追追赶赶跑跑跳跳,而且还总是不明原因地乐此不疲。王雷两条长腿特别能跑,如果用“撒腿就跑”来形容他的奔跑姿势的话,那只能用“小鸭子逃命”来形容我了。我们总是从城东跑到城西,通过这龙溪大桥跑到我们的学校,或者又从大桥往西跑到宋街的巷子里去。

  说到宋街,那是新城最古老的地带了。这是由各种小巷子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的老居民区,每条巷子都铺着青石板。据说这里是古时候最繁华的商业街,当时整个新城的商人富豪都住在宋街一带。实际上每个巷子只有三米左右的宽度,而且巷弄特别多,非本地人闯进来没有人带路估计也要迷路。在宋街还保留着以前的商行和港口,有少部分居民也还在继承着几百年来的祖业,比如王雷的婆婆就是宋街最出名的“师傅”,(当地人把八卦、迷信、占卜等等有关的业内人士都称为“师傅”)在宋街一打听“王婆婆”都知道她。

  `我和王雷是门对门的邻居,住在龙溪大桥和宋街之间的那一片新起的白色小区里面。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在宋街长大的,老人们不愿意离开宋街,而年轻人们追求现代化。这也是新城整个大观图里距离最近、对比最明显的两个建筑群。我从小跟着王雷在宋街的巷子里面东奔西走,也一起围观过王婆给千里寻来的人卜卦烧蛋。王婆已经上了年纪,还穿着年轻时候苗家人自己手工缝制的麻布衣服。她给人烧的蛋总是能烧出形状出来,有时候是一个人形,但是人形也有好有坏。我和王雷是分辨不出来的,但王婆就能看出来那人形是鬼魂还是土地公公。除非是卜卦烧蛋之类的活动,王婆很少给人说这些非科学的话,但每次看见我和王雷来了,都会摸着我们俩的小脑袋神秘地给我们说,“你们有遇见贵人的命。”

  时代在不断的发展,新城也在跟着现代化的节奏,不过湘西苗族侗族特有气息也从来没有从新城消失。宋街就是新城民族气息的标志。逢年过节的时候就会有锣鼓队和舞龙灯的人从宋街南巷出发舞到宋街东巷,东巷口有一个年代久远的剧场,以前是给南来北往的商人们看戏表演的场所,那家人的后代继承了祖业依然在那里说书讲故事。舞龙灯和敲锣打鼓的队伍会在那里逗留一会,然后穿过我和王雷居住的那片白色居民楼在龙溪大桥两头的亭子里连夜通宵地舞龙灯。很久以前就流传新城是有一位守护神关照的,不管是才几岁的小孩还是年过半百的老人都知道这个传说,而舞龙灯和锣鼓声响彻据说也是为了传递守护神给新城的福运。

  由于都是邻居,父母也总是和王雷的父母一起进行家庭联谊,叔叔阿姨也待我如自己女儿一般,有时候父母因为工作原因要出差也会把我托付给王雷家。王雷去哪儿我就跟去哪儿,小时候就觉得他鬼主意特别多,总是带着小区里的小伙伴们一起宋街那些空着的老房子里面去探险。王婆觉得王雷对鬼神不敬呵斥了他几次,还警告我们说如果总是想去抓鬼什么的会让鬼上身的。对于我这样一个胆小怕事的小女孩来说,这莫非是不能更可怕的了,但是王雷却不以为然,有时候还没大没小地教育王婆说现在崇尚科学了。王婆觉得对自己的孙子没什么说的,倒是极喜欢和我说,其实这也是因为王雷不信这些,而我听到这些鬼神传说就害怕得要死。人上了年纪以后话就会变得多起来,随着我和王雷的年龄不断增长,王婆一看见我和王雷进小院就眼睛一亮。王雷不怎么理会她,她也不搭理王雷,却是越来越喜欢我了。

  我也在电视上听别人说过湘西赶尸,会巫术放蛊什么的,我自己身在湘西倒是从来没见过这些东西。我觉得王婆应该知道,就跑去问她是不是真的有这些东西。王婆粗糙的手捧着纺织绣布,一只手拿着绣花针在她苍白的头发上蹭了几下,“赶尸倒是确有其事,不过现在有能力的师傅越来越少了,大部分都只会一点花拳绣腿,有些全是靠糊弄人。”我心里想,那王婆到底是有能力的师傅呢,还是只会一点花拳绣腿糊弄人的呢,不过还真不好意思开口去问她。王婆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眼睛盯着手里的刺绣活,嘴里不急不缓地说“其实我也不想干这行,窥探天机是要遭报应的啊。我们家的巫术世代只传女,这是新城守护神给予我们祖先的一些自保和防御能力,可是不能过于钻研和学习,一旦能够侦破天机有了洞察事物的能力就会相应地遭到报应。”说着她就放下了手中的刺绣活,走到木雕花矮柜旁边,从木匣子里取出一张黑白老照片出来。王婆用手轻轻抚摸着照片上的人,目光变得温柔起来,“你看,这是雷雷他爷爷。”由于保存的不太好,照片上些许地方已经变得斑驳了,照片上的男人显得十分伟岸,双手抱坏斜靠在一棵树下,咧开嘴笑的十分晴朗。“他走得早,却全是因我而起。如果不是我违背祖训想要深入钻研巫术就不会惹来是非,而他也全是为了我,是替我还报啊。”王婆布满皱纹的脸上变得柔情似水,望着照片却没有一丝悲伤。“再等些年我下去了,就能和他一起去投胎了,真是苦了他一直在等我。”

  听到这句话我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古宅子的光线不太通透,就算是晴天屋里也总是阴阴暗暗的,更何况王婆是这里出名的师傅,家里摆放的都是一些神像,门方上和墙上也四处能看见些符咒。屋子里整天弥漫着香纸的味道,以前我觉得这味道很是香,可是这会儿我却被石化了。这么说……王婆是一直能看见王爷爷了……那么王爷爷会在这个屋子的哪个角落呢……这么想着就更是让我毛骨悚然,而王雷在对面的房间里面看电视,他根本就不想听我们这些所谓的“女人”聊天。我轻轻地移动双脚,慢慢的往后退,想要离王雷更近一点。一步……两步……

  我看王婆的注意力还在照片上,悄悄地转过身,想要不声不响地逃离这个房间。真是好奇害死猫,知道的太多真不是件好事情,这下好了,觉得这屋子可怕了就满意了。我一边默默向门口移动,一边在心里不住地埋怨自己。王雷看电视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了,这让我感觉到稍微的心安。马上就要成功了,忽然我手心一凉,整个人都一颤。

  #酷){匠网4o首发

  因为我的手正被一只冰凉的手抓得紧紧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俊子说:

新手哈。这是我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