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大学开学的第一天,对有些人来说是烦闷的,对有些人来说是朝他们理想的一个美好的开始。

  开学典礼上,光头校长正兴致勃勃地演讲他那长篇稿子,他幻想我们都是挺直了腰杆,每个字都认真听清并从他的演讲中收获道理,但现实中的我们都讲话的讲话,该睡觉的睡觉反正“忙”得不亦乐乎。

  “雨馨,那光头佬烦不烦,每次开学都讲这么一大堆。”陈沁说完还打了个哈气。说起陈沁,其实她这人挺好的,长得漂亮,为人很大方,我们三人出去吃饭基本都是她买单。但她就是有个坏毛病,那就是不爱学习,她能有今日考上大学之成就,莫过于她老爸陈忠国,要不是她老爸,她呀现在也就是个初中文凭,但她对此毫不感冒,她经常说“文凭只是人自己亲手造的一张纸而已!”

  “听就听了,不要那么多废话了,这学期都要毕业了,毕业以后谁还会让你听”我不耐烦地回答道,其实我对她这样的话早已习以为常了,因为她每次开学典礼都会说类似的话。

  “说的有道理,但我还是感觉烦……”陈沁之后的话我没理她,也懒得理。

  相比较于陈沁的啰嗦,齐吟像是处在属于她自己的世界,认真得对待人生的每一刻,使得我都不好意思去打扰她,但最后实在无聊,又不想面对陈沁的啰嗦,于是就碰了一下齐吟,齐吟的小世界被我打破,她如同触电了一样缩到了座位的一边,惊恐地看着我,我被弄尴尬了,连忙赔不是,齐吟慢慢地从自己的小世界回到了现实。

  “你在想什么呢?”好奇心趋势我问了这个问题。

  “我在听校长讲话呀。”齐吟回答地很自然。

  “什么?”我不太敢相信我的耳朵,“你在听他讲话,拜托!你无不无聊?”齐吟的回答让我感觉她好像来自星星。

  “无聊吗?”齐吟惊讶地问道,“他的演讲蛮有意义的,能让我学到很多东西。”

  “哦,天哪!”我的世界观彻底被齐吟给颠覆了,不过这不能全怪齐吟,这跟她身世有关,她六岁的时候,爸妈离婚,她被判给父亲,不久后她父亲给她找了个继母,但她继母总是对她冷冰冰的,所以她只能通过读书来充实童年的欢乐,十三时,她爸爸死了,据说是被汽车撞死的。她爸死后,继母就把她给了她奶奶,可她奶奶患有心脏病,只有微薄的养老金度日,张大后的她想找份好工作来孝敬她奶奶。

  就在我快被齐吟的世界观雷得外焦里嫩之时,突然那舞台上的光头佬故意很大声地咳嗽了两下,接下来便拉大了嗓门说“我的演讲讲完了,但我还有一些话要对你们说。你们过了这学期就毕业了,一毕业你们就得踏上社会,可是这社会不是你们想象地那么简单,它充满机遇,同时也存在着诱惑,你们一不小心就会掉进陷阱里,运气好的人可能有机会爬出来继续前进,那如果运气差的呢?所以说社会是一个可以实现梦想或者失去梦想的地方,但我们必须去,没办法不得不去,那我们怎么办呢,只有冲!只有冲,你才有可能生存下去,反之不冲!那只有等时间来腐蚀你,冲淡你!所以我想问你们准备好了吗!?”

  酷zx匠\网唯/一正js版,O其他eK都1是d'盗版rL

  这一次我被震撼了,一旁的陈沁也听得非常认真,整个过程没出一声,在光头佬准备下台前,前场人都站了起来,拍起了一生中最热烈,最富有感情的掌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